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51章:爹,你刚才哭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51章:爹,你刚才哭了

    关上木门前,教官看了眼里面,只见床上,十岁大的女孩,紧紧的拖着另一个九岁大的男孩,她将男孩拖到床脚,然后抱住男孩的头,让他窝在她的怀里,然后脸上原本惶恐的表情,慢慢变得镇定,变得安静。

    黑夜过后,是白日,白日过后又是黑夜。

    整整五天,女孩没有吃一口饭,没喝一口水,她只是木然的抱着男孩的尸体,直到那具尸体上慢慢爬满了蛆,慢慢散发恶臭,男孩的脸慢慢变烂,苍蝇盘旋在他们身边。

    女孩若不小心太用力的碰触男孩,小小的手指,甚至会直接戳进男孩的皮肤,但他的皮肤里不是血液,而是黄褐色的脓水。

    直到第六天一早,教官进来,拖走男孩的尸体。

    女孩疯狂的大叫,身上全是尸水,她却执着的要去抓男孩的尸体。

    教官眉头一皱,一巴掌扇在她脸上,提着她的后领,对她道:“今天有人来接你,乖乖跟着他走,听到没有!”

    女孩不肯,还是在叫。

    教官用老手段,将她劈晕,然后丢给营地护士。

    护士将她洗干净,女孩再醒来时,已经被换上了干净衣服,她的床前,坐着一个身穿中式唐装的老人。

    教官恭敬的站在旁边,低头道:“云老,就是这个孩子。”

    老人面容慈和的点点头,低头,捏住女孩的下巴。

    女孩条件反射的去咬他,教官正要发难,老人却摆摆手。

    接着,所有人就看见女孩咬住老人的手腕,老人却似半点感觉也没有,只是温和的笑着。

    女孩自己也发现,她咬住的明明是肉,却像是咬了一块铁,尽管她用再大的力,牙齿也无法深陷一分。

    老人含笑着道:“这叫金钟罩,以后,你也能学。”

    女孩没听懂,只是凶狠的瞪着他。

    老人却摸摸她的头,将手从她嘴里拿出来,起身,对教官道:“这个孩子,我要了。”

    教官露出笑容:“那价格……”

    “就按你们说的。”

    教官却摇头:“双倍。”

    老人眼睛一眯,瞧向。

    教官道:“这是个中国孩子,我听说,学您的那种功夫,只能是中国孩子,她年纪合适,爆发力也比之前那些孩子更充足,我有预感,她不会再是您的后备,她应该就是您一直要找的最终人选,所以我的价钱,并不过分。”

    老人静静的沉思一下,又看了看女孩,最后到底笑了:“好。”

    老人要带女孩走,女孩却死也不肯,她的目光四处搜寻,却再也找不到弟弟的身影。

    “她在找什么?”老人问。

    教官道:“她弟弟的尸体。”

    老人恍悟:“激发她的媒介?”

    教官点头。

    “那就把尸体,给她吧。”

    教官犹豫一下,还是派人去把尸体捡回来,但仅仅是这短短的两个小时,男孩的尸体再被带回来时,已经七零八落,脸几乎被野兽啃噬光了,手和脚也没有了,就连肚子,也破开了血粼粼的大洞。

    女孩却不管不顾,冲上去抱住尸体,死也不放!

    老人带着女孩,女孩抱着残缺的尸体,踏上了出林的吉普车。

    车上,女孩坐在后座上,低头盯着弟弟已经没有五官的脸,小手抓住他的眼球,仔细的将他的眼球,安回眼眶里,等到她成功了,她就会勾唇一笑,就仿佛弟弟也在对她笑。

    司机透过后视镜摸了摸鼻子,因为车内封闭,尸臭味几乎熏得他反胃。

    老人倒是老神在在的坐在副驾驶座,安静的闭目养神。

    司机再也受不了了,打开窗户,打算喘一口气。

    就在这时,一只乌鸦,从窗外飞了进来,笔直的飞向后车坐,落在了干硬的坐垫上。

    “该死的!”司机咒骂一声。

    女孩也偏过头,看向身边的乌鸦。

    黑色的鸟儿望着女孩的小脸,歪了歪脑袋,叫了一声:“桀!”

    ……

    “爹……爹……”

    细弱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绿色的可怕森林,浑浊的天空,唐装的老人,血粼粼的尸体,黑色的吉普车,终于回到父母身边的喜悦,在慢慢褪色,慢慢消失。

    柳蔚猛然睁开眼时,看到的,是两张满是担忧的孩童小脸。

    “爹。”柳小黎见娘亲醒了,终于松了口气,他捏着袖子,给娘亲擦擦汗,道:“爹,你吓死我了。”

    柳蔚从床上坐起来,揉揉眉心,却摸到自己脸上湿黏的液体。

    柳小黎坐在娘亲旁边,鼓着嘴说:“爹,你刚才哭了。”

    柳蔚手指一顿,不着痕迹的擦擦眼角,摇头:“是汗。”

    柳小黎看了娘亲一会儿,最后低下头,没有反驳。

    旁边的容矜東抿着唇没说话,他方才也看到了,柳叔叔是真的哭了。

    方才他们本来睡得好好的,不知什么时候,他突然听到身边传来辗转声,他被吵醒了,起来一看,就看到柳叔叔缩卷成一团,紧闭眼睛,眼泪一颗一颗的从眼角滚落。

    他吓坏了,赶紧叫醒小黎弟弟。

    但他们两叫了很久,柳叔叔还是没醒,直到刚才,小黎弟弟用指甲掐柳叔叔的鬓角穴道,柳叔叔才终于醒来。

    容矜東很担心,因为他从不知道,一个人在梦中,会哭得这么伤心,那种哭,不发出声音,就是辗转不安,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偏偏眼泪疯狂的滚落。

    “现在几更了?”柳蔚的意识稍微清醒了些,问道。

    小黎看了眼窗外:“三更。”

    “还能睡一会儿。”柳蔚说着,便躺下来,对两个孩子道:“你们也再睡会儿,明天会很忙。”

    两个孩子互相对视一眼,柳小黎却不再睡在容矜東怀里,而是缩到娘亲身边,黏黏糊糊的搂着娘亲的腰。

    柳蔚不耐烦的抱住儿子,看了眼还没躺下的容矜東,对容矜東拍了拍自己的另一边。

    容矜東犹豫一下,睡到柳蔚另一边,有些紧张的躺下。

    柳蔚一边搂着一个孩子,再次闭上眼睛,可直到两个孩子重新睡着,柳蔚也仅仅是闭着眼睛,再未入梦。

    梦中的情景,太过清晰,清晰得柳蔚甚至现在还能感觉离开丛林的那天,天空蓝的多么透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