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52章:这是妖法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52章:这是妖法吗?

    柳蔚曾经被绑架过。

    那是很小的时候,但柳蔚被绑架的时间并不长,只有五年。

    但是,在那五年中,柳蔚失去了一辈子最重要的东西……

    亲爱的弟弟。

    小令……

    原本以为,永远不会再见到小令。

    柳蔚想到之前的木头走廊,想到柳丰瑟缩着身体,站在黑暗中,徘徊着,露出一张与柳令五六分像的脸。

    明明知道柳丰不可能是柳令。

    明明知道这个时代有很多东西和现代重叠。

    明明知道柳丰是吕氏的儿子,明明知道柳丰恰好和柳令像,这种种,顶多证明,柳蔚自己真的是回到了前世,所以不仅自己长得跟这里的柳蔚一模一样,连柳令也跟这里的柳丰如此相似。

    明明知道这种相似根本不能说明任何问题。

    但柳蔚还是忍不住多想,甚至连那个好几年没做过的梦,都再次做全。

    天亮的时候,柳蔚很快就睁开眼睛,看到身边两个孩子还在睡,柳蔚动作轻缓的放开他们,下了床。

    打开门扉,外面,天色还早。

    院子里已经有士兵来来往往,柳蔚看到隔壁的房间,瞧见隔壁房间门是开的,便走过去。

    房间里,容棱也刚起床,正在洗漱,看到柳蔚过来,他起身,一边优雅地擦脸,一边走过去。

    走到门口,男人抬手,摸了摸柳蔚的额头。

    柳蔚愣了一下,后知后觉的稍稍退开,问道:“你做什么?”

    “身体不舒服?”

    柳蔚摸摸自己的脸,摇了摇头。

    容棱才道:“你的眼睛看上去很红。”

    柳蔚摸了一下眼睛,无所谓的道:“充血而已。”

    柳蔚说完便是转身,走向前院,自己给自己打水洗脸。

    容棱跟在柳蔚身边,看柳蔚卷着袖子,不拘小节地蹲在地上拿水扑脸,但因为动作不方便,溅得袖子和前襟都湿了。

    容棱不禁弯腰,替柳蔚把水盆端成她方便洗脸的高度,让她站起来洗。

    柳蔚从善如流的站起来,继续洗脸,随口问:“我要的东西,你都准备齐了吗?”

    “嗯。”男人道:“连夜搬来,放在外面的堂屋。”

    “一会儿小黎当我的助手,你带小矜去轮流陪那些孩子。”

    “本王?”容棱问了一句,便抿起唇。

    柳蔚洗好了脸,抬起湿漉漉的白皙小脸,揶揄的看他一眼,笑了:“怎么,你也知道自己不讨小孩子喜欢?”

    男人用自己那块带着檀香味道的好闻干布,叠了一面,为她擦脸。

    柳蔚也不讲究,顺手将干布自己拿过来,囫囵的擦擦脸,又擦擦手,才说:“多跟这些孩子培养培养感情,回头孩子回家了,才记得你的好。”

    男人不解的看着她。

    柳蔚瞥容棱一眼:“别告诉我这么好的收买人心机会,你打算放弃?”

    容棱想了一下,才想到柳蔚的真实意思。

    孩子们回家若还记得一位“容叔叔”,那无形中,也是再次提醒那些大臣官员,他们的孩子获救,多亏了镇格门容都尉。

    的确是个收买人心的好法子。

    不过容棱并不打算去做。

    他并不太需要这些官员的感激,若他有对那皇位的野心,还能借此招揽势力,可是他完全没有,因此,便无所谓。

    不过既然柳蔚这么为他着想,他打算领了她的一番心意。

    柳蔚擦好了脸,就看到容棱双眼深刻的注视自己,她一脸狐疑,完全不知道,自己又做了什么,让他平白露出这种眼神。

    孩子们陆续起床后,柳蔚便对孩子们一个个的抽血,把脉,针灸。

    抽血的过程,孩子们比较害怕,但听说是为了自己好,就咬着牙同意了。

    柳蔚用针在孩子们的指尖上取血,然后放在特定的药汁里,进行融合检验。

    这是一种细菌检测法。

    是柳蔚运用偏门药材,按照分量熬制。

    这些药汁和血液触碰会产生化学反应,柳蔚从而再进行分解研究,就能看到孩子们体内的变异细菌。

    柳蔚怀疑那只叫做“宝宝”的变异蜘蛛,能使孩子病变,应当是有变异细胞在人体内再生的,但人体和其他动物,毕竟是两种类别,在人体内,这种外来细胞,就被合理形成为细菌种类。

    柳蔚这种方法也不能鉴别太多,也就看看那些细菌的强度到什么位置,之后才能配制药物去针对性的抑制。

    按理说,柳蔚只要对那些被蜘蛛咬过的孩子抽血就行,但柳蔚怀疑,沼泽地里的空气里也有强烈细菌。

    那种细菌进入人的身体,致使人不定性的发病,造成呼吸堵塞。

    所以这些年纪大的孩子,同样也需要取血化验。

    孩子一共有四十六名,但是试管却只有八根,柳蔚不得不八个八个的进行现场检测。

    因此,孩子们把脉,针灸,抽血结束被带走后,堵在门口好奇围观的镇格门士兵们,就眼睁睁看着那一身白衣的翩翩柳先生,从滚烫的褐色药汁中,舀了一勺,兑进试管里。

    褐色药汁跟某个孩子的血液融合,然后柳蔚搅了搅,把那木质的试管放在一个铁板上。

    铁板下面,烧着形状古怪的蜡烛,蜡烛烧热铁板,铁板再传递热度到试管里。

    接着,试管冒烟,最后……令人惊恐的一幕出现了……

    那些原本白色的烟气,慢慢的,慢慢的,竟然便成了绿色……

    众人瞪大了眼睛,有个靠的近的士兵,随即大呼:“那个水……管子里的水……变成绿色了……”

    “怎么会?那不是褐色的吗?怎么会变成绿色?”

    “这是妖法吗?”

    “这烟会不会有毒?”

    此起彼伏的议论声不绝于耳!

    “咚咚……”捏着木勺,敲敲铁锅边缘,正在熬药汁的柳小黎板着脸,对着外面的人道:“安静!”

    士兵们平白被一个小孩子教训,有些不服,但看看这里古古怪怪,阴阴阳阳的气氛,又老实的闭起嘴了。

    柳蔚将那冒着绿烟的试管取下来,捏着,再嗅了嗅,又用银针试探一番,最后拿起桌边上的毛笔,记录下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