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53章:天衣无缝,旁若无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53章:天衣无缝,旁若无人

    等到将八只试管都实验完毕,柳蔚捧着放试管的小盘子,递给旁边的儿子。

    柳小黎便把木勺递给娘亲,然后端着盘子,去外面水井边洗,洗好了回来,再仔细的用酒精消毒。

    完成了一系列工作,小黎才将干净的试管放到案几上,自己乖顺的走回铁锅旁边。

    “火小些,后面可以收了。”

    柳小黎点点头,低头开始抽柴火。

    柳蔚便走到桌子前,对外面道:“下一批!”

    士兵们立刻走向孩子的房间,要再去领八个孩子过来。

    孩子很快领来。

    柳蔚抬头看了一眼,便看到躲在七人最后头的柳丰。

    才两岁多的柳丰,身子圆圆胖胖的,他会走路了,但是走的并不好,所以小手还拽着前面哥哥的衣摆。

    柳蔚视线在柳丰的脸上停顿一下,低低的吐了口气。

    白日与晚上不同,昨晚,是柳蔚看得太仓促了,柳丰与柳令是像,但还不到七八分像的地步。

    大略是昨晚光线不明,令柳蔚的视线稍稍错乱。

    如今白日,再看,也就顶多两三分像。

    “一个一个过来。”柳蔚柔声说。

    八个孩子小心翼翼的在士兵的推搡下走过来,但不敢靠得太近,只敢呆在门口,有些害怕的看着里面。

    柳蔚简单擦了擦手,耐心的走到椅子前,对最前面的一个孩子招手说:“过来。”

    小孩迟疑一下,还是勇敢的走过去。

    他已经听到其他人说了,据说不会伤害他。

    他走到柳蔚面前,柳蔚抓起他的手,把了把脉,又让他张开嘴。

    小孩老实的张开嘴,柳蔚看了两眼,便道:“叔叔要在你身上扎两针,是不疼的,你不要怕。”

    小孩身子稍稍一抖,但还是抿着唇,不安的同意。

    柳蔚摸摸他的头:“真是个好孩子。”然后捻着银针,刺在了小孩手上的几处穴道。

    小孩看着那针刺进自己的皮肤,但他竟然真的没感觉到疼,他不禁好奇,想动动手,年轻的“男子”摇头,轻声道:“不可以乱动。”

    小孩赶紧不动了,乖乖的望着叔叔。

    柳蔚给他扎了两针,又检查了一番脉搏,然后才取了他指尖的血。

    小孩子指尖被刺的一下,疼到了,正要哭,嘴都张开了,但一颗甜甜的东西,塞进了他的嘴巴里。

    他愣了一下,忘记了哭,合上嘴,抿了一下嘴里的东西,随即越抿越甜,他惊讶的瞪大眼睛。

    柳蔚道:“这是糖果,还要吗?”

    小孩赶紧点头!

    柳蔚在旁边的盘子里又抓了两颗糖,塞进他的口袋里。

    小孩顿时高兴了,也忘记了手上的疼,喜滋滋的摸着微鼓的口袋,羞涩的望着柳蔚。

    柳蔚让他回去,又叫了下一个。

    检查看似简单,实则繁琐,等到七个孩子都检查完,已经过去半个时辰。

    第八个,也就是最后一个,便是柳丰。

    大概因为早有准备,柳蔚表情控制得很好,柳丰局促的在哥哥们的安抚下,走到前面,低着头,小心翼翼的望着眼前的叔叔。

    柳蔚望着柳丰胆怯的眼睛,放低了身子,软声道:“丰儿。”

    柳丰抬了一下眼睛,目光惊讶。

    柳蔚摸摸柳丰的头:“我认识你爹娘,还认识你那些哥哥姐姐,他们都很想你。”

    柳丰软糯的声音,从喉咙逸出:“娘……”

    “你很快就能见到你娘,只要你乖乖听话,叔叔答应你,一定亲自送你回家。”

    柳丰迟疑了一下,还是点点头。

    柳蔚对柳丰比对其他孩子更温柔,这样的区别对待,其他孩子没发现,柳小黎发现了。

    小黎再看柳丰的眼神,顿时有些不高兴!

    但一想到是个比自己还小的孩子,就觉得自己一个“大人”,跟小孩置气太幼稚了,小黎又强迫自己不要去在意。

    柳蔚将柳丰抱在膝盖上,正规检查着,柳丰却在柳蔚把脉的时候,小声问:“娘……”

    柳蔚问:“你想你娘吗?”

    柳丰使劲点头。

    哪怕对吕氏没有任何好感,但对于不谙世事的小孩,柳蔚生不起一丝恶感,尤其是这孩子可还跟柳令长得像。

    “你会见到你娘,我保证。”

    柳丰却摇摇头,拽住柳蔚的衣袖,说:“娘……哭……”

    “你是问,你不见了,你娘是不是哭了?”

    柳丰点头。

    柳蔚道:“哭了,哭的很伤心。”

    柳丰黯淡的垂下眸。

    柳蔚没想到,这么小的孩子,竟然已经会考虑别人的心情了,这一点,和柳令……确实好像。

    给柳丰检查完,又取了血。

    柳丰轻轻咬着指尖,不哭不闹的退回哥哥们身边。

    柳蔚还是放了两颗糖,在柳丰口袋里,尽管这孩子并不需要用糖来哄。

    四十六个孩子,分了六轮,等到六轮结束,基本上数据都有了。

    接下来的几天,柳蔚便开始针对性的,进行药物抑制研究。

    小黎在这种时候能帮上忙,所以容棱每次过来,就看到小黎抱着一堆瓶瓶罐罐,挑挑拣拣。

    柳蔚则捏着她的试管,将小黎选出来的药汁,进行发热实验。

    两人配合得,天衣无缝,旁若无人,有时候忙碌起来,甚至到了废寝忘食的地步。

    容棱从一堆孩子中回来,每每都要亲自提醒,派人将膳食准备好再亲自送来,盯着两人吃。

    不过吃饭的时候,柳蔚和柳小黎也不消停。

    柳蔚夹了一块肉吃,问道:“干菊草还剩多少?”

    柳小黎将碗放下,说道:“七八株。”

    柳蔚嘴里慢慢吃着:“后面够吗?”

    柳小黎抹掉嘴角的饭粒,点头:“如果配方二能成功,那就够,如果不成功,配方三里头,干菊草还需要五六株的样子。”

    柳蔚沉吟:“那应该够了,目前看来,应该就是配方二了。”

    柳小黎却不确定:“不过配方二和四珀汁融合,还有一点排斥现象,如果进入人体,可能也有相同现象,到时候很容易产生体内病变,可能会刺激蜘蛛细菌加速繁殖。”

    柳蔚舀了一口汤,一边喝一边说:“没事,这是一期实验,后面调整配方二的剂量份额,排斥会降低。”

    柳小黎往嘴里塞了一口菜:“有可能完全降低吗?不然风险还是有些大!”

    柳蔚将汤喝完:“可以,实在不行,用些尚羊草。”

    柳小黎想了想:“尚羊草不多了,会不会不够?”

    “不够?”柳蔚皱了皱眉,眼睛很自然地转向了身边的容棱。

    柳小黎也跟着转了过去。

    “……”

    容棱面无表情道:“本王知道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