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55章:几乎抱头痛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55章:几乎抱头痛哭

    越国候夫人闻言顿时哭起来:“不肯进来,莫非真是坏消息?”

    老夫人原本就沧桑的脸,顿时布上一层灰白。

    越国候夫人看婆婆如此,急忙说道:“不一定,不一定,母亲您先别着急,是我,是我胡说的,您先歇着,我去看看。”

    老夫人却摆手,执意撑起来。

    越国候夫人忙搀扶住老夫人:“母亲您身子不好,太医嘱咐了,不能乱动。”

    “我要去看看。”老夫人沉着脸说:“不管是好消息,还是坏消息,我都要去,你扶着我。”

    “母亲……”

    “快扶着我!”

    越国候夫人无法,只得扶起婆婆,在两个丫鬟的共同帮护下,搀着老人往府门口走。

    柳蔚不进府,只是因为车中三个孩子还在睡,柳蔚不想吵醒孩子,意思便是,让人出来接。

    但却不知,她这小小举动,却害越国候府人诚惶诚恐,忐忑不安,甚至连重病修养的老夫人都惊动了。

    “柳先生?”严裴听了小厮的禀报,捻了一块如意糕放进嘴里,想了想,从软榻上坐起来。

    小厮然子忙扶住严裴:“少爷,您早上才发了病,这会儿不宜走动。”

    “无事。”

    严裴摆摆手,曾经总是苍白无力的脸,这接连一个月下来,已经逐渐红润,虽依旧带着病气,但已不似以前那般难熬。

    他从榻上起来,稍稍收整一下衣裳,道:“我早该与那位先生道谢一番,若非他的良药,我这病秧子,只怕不知还要吃多少苦。”

    然子也听少爷提过,那每每送药来的乌星鸟,是一个神奇的小童养的,而那小童的父亲,好像就是那位在京都传得人尽皆知,但最近一月,却下落不明的柳先生。

    既然是救命恩人,然子也不好阻止少爷,便扶着少爷,往府外走。

    这一路过去,却恰好碰到了老夫人与侯夫人。

    瞧见儿子也出来了,侯夫人不禁蹙眉:“你怎的也……”

    老夫人却摆摆手:“丘儿的事,他这个当哥哥的,急着知道也没错。”

    严裴没说话,只安静的垂着眼,自从身体逐渐好转,父亲母亲祖母都来看过几回,但他总以身体不适的理由,拒之门外。

    说来,以前父亲母亲祖母的态度,还是寒了他的心,致使现在,他也不愿轻易原谅。

    侯夫人是担心儿子身体的,尽管从然子口中知道儿子如今体质大大变好,前阵子,还跟着于文家的那孩子进了宫,凑了什么选妃宴的热闹。但候夫人还是担心。

    毕竟儿子以前那走两步都要晕倒的样子,已经让做母亲的光想想,就害怕了。

    不过现在看看儿子的脸色,侯夫人倒真有点信他是真的好了不少了,看着气色是好了许多。

    最后,三人一起朝府外去。

    与此同时,越国候府的马车,也从街另一头,驶向了大门口。

    车厢里,刚刚下朝的严震离正在闭目养神,车夫驾着车,侍卫坐在车夫旁边。

    侍卫眼睛好,远远就看到侯府门前停着一辆官家的马车,侍卫愣了一下,就道:“侯爷,好像是镇格门的人来了。”

    严震离睁开铜眸,大手撩开车帘,朝外头看去。

    严震离眯着眼,从严震离的角度,能看到自己府门口的马车,看那样式,好像的确是镇格门的车。

    “是不是有小公子的消息了。”侍卫说道。

    严震离沉吟一下,道:“车驾快点!”

    车夫听了命令,赶紧驱赶大马,加快了车速。

    柳蔚站在侯府门口,远远的听到马车践踏声,她转头一看,就看到标志着侯府的马车,正疾驶而来。

    算算时辰,这个时间,好像是下朝的时候,车内的,多半该是侯爷吧。

    半天等不到侯府出来个能做主的人,柳蔚已经有些累了,这会儿见到侯爷,柳蔚眼前一亮,心想总算能把孩子送回去了。

    侯府的马车堪堪停下,车帘再次撩开。

    严震离跳下马车,一双铜铃般的眼睛看着前方的白衣男子,辨认一下,才道:“可是柳先生?”

    柳蔚恭敬的拱手,对越国候行了男子礼:“见过侯爷!”

    “先生怎的在这儿站着?怎的不进府去?”

    柳蔚有些无奈的道:“原想不是什么要紧的事,便不好叨扰,既然见到侯爷了,那在这里办也是一样的。”

    柳蔚说着,对侯爷又拱了拱手,才走回自己的马车前,撩开车帘,将里头正睡得甜蜜的严丘抱出来。

    严丘被挪动,不满意的嘤咛一声,然后就自然的环住柳蔚的脖子,把脸埋在柳蔚的怀里。

    严震离就看到柳蔚抱着一个孩子,那孩子穿着粗布的衣服,光看背影,看着倒是干净,就是有些简朴。

    在看着孩子的身形,四五岁的样子,因为见过柳小黎,严震离没多想这孩子的身份,只是不知这位柳先生到底想做什么?

    但就在严震离狐疑的视线下。

    柳蔚抱着严丘,走到他面前,然后撕开搂住自己不放的孩子,把孩子塞到严震离怀里。

    严震离被动的抱住这个突如其来的孩子。

    正茫然时,却听到孩子因为不舒服,咕哝一声,念叨:“困……”然后抬起白净的小脸,看着眼前的人。

    哪怕小孩子长得快,两岁时和四岁时已经不同,但严震离还是第一时间发现,这不是别人,正是他的老来子,小儿子严丘!

    严丘看到严震离,原本的瞌睡也消散一些。

    严丘张着嘴,再举起肉嘟嘟的小爪子,揉揉眼睛,然后迟疑的唤了一声:“爹?”

    严震离手脚僵硬,过了好半晌,才抱紧严丘,以往虎虎生威的大男子汉,这刻眼眶却湿润了:“唉,唉,丘儿……是爹,是爹……”

    严丘被硬邦邦的男人抱紧,只觉得呼吸都快不通畅了,他这会儿已经完全不困了,只搂住爹的脖子,眼泪一颗一颗跟着流,抽泣着:“爹……”

    “丘儿,爹的儿子……”

    父子两人几乎抱头痛哭。

    对严震离来说,儿子是否还生还,根本就是一件无法确定的事,那日开棺验尸时,虽然因为一句“尸骨不对”而升起希望,但他也怕希望再次变成绝望。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