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59章:你镇格门的內务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59章:你镇格门的內务事

    柳域一时很羞愧,自己小人之心,倒是险些狗咬吕洞宾了。

    人家好心好意给相府送还孩子,他们却恩将仇报,还与之动起手来。

    这么一想,向来书生意气的柳家大少爷,便涩然了。

    柳域上前,微微拱手,对柳蔚道:“方才鲁莽,还请先生恕罪。”

    柳蔚凉凉的看柳域一眼,又瞟了眼还满脸不甘的柳琨,对柳城道:“既然令郎已经归家,在下便告辞了。”

    “此时正是晌午,先生奔波劳累,想必还未用膳,若不嫌弃,先生在相府用些再走?”柳城忙挽留。

    柳蔚拒绝,执意离开。

    这时,柳丰却叫了一声。

    柳蔚停下脚,看向柳丰。

    柳丰伸手,要柳蔚抱。

    柳蔚看了柳城一眼,柳城犹豫了一下,还是将柳丰递给柳蔚:“一路相伴,想必先生对丰儿照料有加,丰儿这是舍不得先生。”

    柳蔚微笑着,接过柳丰。

    柳丰搂住柳蔚的脖子,蹭上去,在柳蔚脸上亲了一口。

    柳蔚一愣,低头看这孩子。

    柳丰却不好意思了,磨磨蹭蹭的抓抓脸。

    柳丰低笑,将孩子还给柳城,再次告辞。

    眼看着马车缓慢离开,柳城看着怀中的柳丰,柳丰也看着柳城,半晌,软绵绵的喊了一声:“爹……”

    柳城鼻尖一红,搂着柳丰,用胡子蹭着儿子的小脸,舍不得放开。

    柳琨还想说什么,走上前,柳丰却身子一颤,捏住柳城的衣服,抽泣一声。

    柳城看向柳琨,眼神冷得吓人:“你可知方才,你险些伤了你弟弟?”

    柳琨不甘:“父亲,我……”

    “自去领五十棍家法!”

    “父亲——”柳琨咬牙。

    柳域劝道:“父亲,阿琨也是一时情急,丰儿……丰儿也没受伤……”

    “你还盼着你弟弟受伤不成?”

    “儿子不是这个意思……”

    柳城冷言:“你也去领三十棍!”

    柳域抿唇,低下头,半晌应了声“是”。

    柳琨捏紧拳,看着柳丰小小的身影,只觉得眼睛都赤红了。

    柳域和柳琨被执行家法一事,府中知道的人很多,但在意的人却没有。

    只因,柳丰回府了。

    柳城亲自将柳丰抱回府,小少爷脱险归家的消息,顿时传遍整个相府。

    吕氏听到消息,手中的账本险些掉落,跄踉的起身,提着裙子便往外面走,后面的丫鬟妈妈跟了一路,惟怕吕氏跑得太快摔着了。

    老夫人原本在小佛堂念经,闻言也顾不得其他,拄着拐杖,亲自走向前院。

    府中都炸开了,姨娘小姐们,全都出动,等到看到柳丰时,一个个嘴里都念叨着谢天谢地。

    而同样的情况,在同一时刻,还有许多家也在上演!

    柳蔚离开后,便带着小黎去了镇格门,此时镇格门门口站满了人,一辆辆华贵的马车,更是险些将路都给堵死了。

    柳蔚看了看前门,估计进不去了。

    便带着儿子从后门进去,一进去,就看到仆人忙来忙去,门内到处都是人,有的是哪家的丫鬟,哪家的小厮,有的是哪家的少爷,甚至还有哪家的夫人都亲自前来了。

    因为来的人太杂,倒是逼的镇格门内原本的侍卫士兵,一个个只能避道而行,免得冲撞了哪位富贵大官,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柳蔚走到大厅门口,就听到里面传来哭泣声:“容都尉,我的女儿到底是不是还活着,若是还在,您就叫她出来,算是妾身求求您了。”

    柳蔚走进去,便看到容棱一脸不耐的坐在首位,他怀中抱着容耘,而下头,一位娇滴滴的夫人,哭的满面泪痕,若不是正由人搀扶着,只怕已经摔到地上去了。

    柳蔚不明所以,问了问旁边的人:“怎么了?”

    那人也很无奈:“知道姓名的孩子,都尉大人都派人亲自送回各家了,不知道姓名的,便派了人去通知所有丢了孩子的人家过来看看,但是人太多,孩子们怕生,还没放出来,这些人,这不就哭开了。”

    柳蔚摸摸鼻子,看容棱面色漆黑,显然已经被烦得受不了了。

    柳蔚没心没肺的笑了一下,然后转身,牵着儿子的手,往外头走。

    还没走出门,肩膀便被人捏住,柳蔚转身,正好对上容棱铁青不悦的面色。

    柳蔚咧开一个笑:“容都尉。”

    容棱眯起眼:“见死不救?”

    柳蔚说:“没那么严重,再说这是你镇格门的內务事,我一个外人,不好过问。”

    容棱不做声,就这么看着柳蔚。

    柳蔚无奈道:“我也帮不上忙……”

    见柳蔚软化,容棱直接握住她的手,把她牵到那哭得肝肠寸断的妇人面前,道:“带此人去见孩子。”

    那妇人一听要见孩子,顿时来了精神,也顾不得男女之防,伸手就抓住柳蔚的衣服,哀求道:“公子,我的女儿到底是不是还活着?求求公子相告,妾身感激不尽……”

    柳蔚尴尬的想扯回自己的袖子,却看到的连那妇人的相公都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

    容棱在柳蔚耳边道:“这位是都察院崔总督的长子,与其内人。”

    也就是说,他们要找的,是崔总督的嫡孙女……

    柳蔚瞄了容棱一眼,容棱却已经回到他的位子,正与旁边的齐副将说着什么话。

    柳蔚被迫无奈,只得带着崔家两位去了旁边的侧房。

    房间里,容矜東还陪着三十几个孩子玩,看到柳小黎和柳蔚来了,就上前打招呼,眼睛却好奇的看着两人身后的一男一女。

    “女儿……”年轻妇人瞧见坐在椅子上,正捏着糖葫芦在舔的小女孩,顾不得其他,匆忙跑过去,将其一把抱起。

    妇人的相公也紧随其后。

    小女孩懵里懵懂的握着糖葫芦,看着两人,眨了眨眼,又看向容矜東。

    容矜東眼神询问柳蔚,柳蔚走过去,捏捏小女孩的脸蛋,道:“十七,这是你爹娘,不记得了吗?”

    这个小女孩属于现在完全记不得自己名字的,柳蔚给小女孩的编号是十七,这几天也一直这么称呼小女孩。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