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61章:许给你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61章:许给你了

    “重文轻武?”

    “武将不如文臣谋略。”

    柳蔚呵了一声:“我看容都尉倒是诡计多端,老奸巨猾,比之大多文臣,有过之而无不及。”

    容棱低低一笑,瞧着柳蔚:“夸本王?”

    “这是夸吗?”

    “本王当是了。”容棱显然不要脸的说。

    柳蔚嗤了一声,裹着抱枕,转过头去睡。

    容棱脸皮越来越厚,每次聊天,柳蔚都有种说不过他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柳蔚非常不爽。

    如柳蔚所料,他们抵达御书房时,乾凌帝正在上朝。

    小太监在偏殿奉上茶点,让他们先行稍等。

    而也如容棱所说,上朝可能真的上不了多久,不过两刻钟,乾凌帝竟然就回来了。

    招了他们去正殿,一进去,容棱便躬身行礼。

    柳蔚迟疑一下,跟着容棱一起行礼。

    按理说,柳蔚这种身份,是该行跪礼的,但柳蔚不愿意,便装作不知道规矩,跟着容棱浅浅躬身。

    乾凌帝坐于高位,温和的目光,瞧着下面态度恭敬的两人,没有说话。

    旁边的公公戚福,见状道:“柳先生,面见皇上时……”

    “罢了。”乾凌帝打断戚福,摇摇头:“无碍。”

    戚福应了声是,乖顺的退到了一边上。

    乾凌帝道;“平身吧。”

    两人这才直起身子。

    乾凌帝瞧着柳蔚眉清目秀的摸样,开腔道:“朕,果真没有找错人,柳先生有勇有谋,大智大勇,昨晚朕瞧见了十六了,十六看着是瘦了些,却也精神,就是让贵妃好一阵心疼。”

    柳蔚微垂着眸,公式化的道:“皇上圣明,此次案件微臣只是动了动嘴皮子,出力最多的,还是都尉大人。”

    “阿棱的功劳,朕不会亏了他。”乾凌帝说着,看向容棱:“柳先生这是怕朕忘了你,特地提醒朕。那便罢了,你想要什么,说出来听听。”

    容棱这时候若真提出要求,那就是脑子有病了,他恭敬的道:“为父皇效命,乃儿臣本分。”

    “话也不是这般说,朕赏罚分明,有功,自然要赏。”乾凌帝沉吟一下,道:“前几日你不是说,想成亲了?”

    柳蔚眼皮莫名的跳了一下。

    容棱沉默一下,低声道:“是。”

    “你这亲事,总算是能定下来了,朕也了了一桩心事,前段日子,皇后还说,你这样子看着是不想纳妃的,不成想你倒是早有打算,说来也巧,你说的那家姑娘,朕还见过一次……”

    容棱抬头看向皇帝。

    柳蔚也心口一跳。

    乾凌帝看向戚福,问道:“是那日的那个姑娘吧?”

    戚福老实道:“就是那位,在京都街口,救了那妇人,还因此得罪了月海郡主。”

    乾凌帝摆摆手:“月海那丫头,朕是太骄纵了,性子也放野了,前些天,皇后过来,说月海执意要嫁给阿棱,朕便觉得不妥,月海那脾性,哪像个贤惠的。”

    乾凌帝说着,再次看向容棱:“阿棱,朕给你推了月海,你可怨朕?”

    容棱挥开衣摆,单膝跪地,道:“父皇为儿臣着想,儿臣感激不尽,不敢言怨。”

    乾凌帝听罢,笑道:“朕知道你是个懂事的,明白朕的苦心,那好,柳家那姑娘,就许给你了。”

    柳蔚表情已经黑的快滴出墨了。

    “不过,倒是有个麻烦。”乾凌帝道:“你七弟与那姑娘,还有些渊源未断……罢了,待朕与他说道说道,定不误了你的大事。”

    容棱垂首谢恩:“谢父皇成全!”

    此事就这么轻飘飘的定了下来。

    实际上,上次面圣,这桩亲事已经说定,今日皇上翻出来再说一遍,容棱自然明白是什么意思。

    这是皇上故意说给“柳先生”听的。

    却不知,柳蔚与柳先生,本就是一个人。

    等到皇上旁敲侧击的自以为提点了这位“柳先生”,容棱无论如何与“男子”胡闹,也都终究是要成亲娶妻之后,才定下其他赏赐。

    容棱官位不可再升,赏的便是黄金白银,瓷器玉器这等杂物。

    倒是柳蔚,皇上虽然不喜其“断袖之癖”,但也知道人才不好浪费,便晋了其职位。

    五品镇格门司佐!

    通俗点来说,就是镇格门的谋士,不过是官方认证的,跟养在镇格门后院那些无品无阶的野路子,不可同日而语。

    不过就算如此,柳蔚也没办法高兴。

    当了京官,那还有回曲江府的机会吗?

    柳蔚正要拒绝,却看容棱瞧着她,对她危险地眯了眯眼。

    柳蔚知道,容棱这眼色是说,不要拒绝。

    柳蔚也知道,自己若是拒绝,就显得太不识好歹了,皇上明显有拉拢之意,倘若自己公然不给面子,只会是自找麻烦。

    但就这么答应,柳蔚又很是不爽。

    最后咬咬牙,隐忍了好一会儿,柳蔚才不情不愿的躬身谢恩。

    皇上很是满意,看着时辰不早了,又听小太监说殿外大臣求见,便招手,让他们退下。

    柳蔚一出去,便瞪了容棱一眼。

    柳蔚板起了脸色:“这下容都尉满意了?”

    容棱嘴角噙着笑,靠近她道:“你说过,你不会走。”

    “我没说。”柳蔚否认。

    容棱看着柳蔚,不做声。

    柳蔚被容棱盯得心烦,抓了抓脸:“就算我说过,那也不是这种方式,现在我成了五品官员,以后该怎么办?要和柳城柳域同朝为官?每日一起上朝,一起下朝?”

    京官,五品及五品以上,就要每日上朝觐见,虽然只是站在殿外,但也必须出现。

    这个容棱倒是不担心,解释道:“镇格门是特例之地,只由皇上统管,不涉入正朝。”

    “嗯?”柳蔚一愣。

    容棱带着柳蔚边往外走,边说道:“镇格门内,除了本王,他人都不需要上朝。”

    柳蔚眨了眨眼:“所以我的行政,就是你管?”

    “行政?”

    “就是我的一切公事的意思。”

    容棱点头:“嗯。”

    柳蔚嘴角勾起一缕微笑,方才的愁绪,一扫而光。

    容棱:“……”

    “既然如此,那往后我若是不去门内坐职,你不会给我打缺勤?”

    容棱:“嗯。”

    “我若请假,你不会扣我薪俸?”

    容棱:“不扣。”

    “我若有事外出,你会给我打外勤?”

    容棱;“……”

    “别以为我不知道,外勤每个时辰有十两银子的补贴!”

    容棱:“……”

    “那好。”柳蔚笑得露出一口白牙:“未来半个月,我会去越国候府给严裴诊病,你记得给我全算上外勤。”

    容棱:“……”

    总之,虽然柳蔚挂在了镇格门,当了五品司佐,但柳蔚除了第一天随容棱去见过门内,看了看自己的办公室,认识了一下自己的两个小厮,第二次,柳蔚就不去了,然后,再也没去过……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