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63章:柳小黎被问懵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63章:柳小黎被问懵了

    直到脉把完了,针灸也针灸完了,煎好的药端过来也喝完了,于文尧竟然还是锲而不舍的在问:“柳先生,你忙了这么半天,阿裴身子可是好些了?好些了吧?嗯?”

    严裴很烦:“你闭嘴!”

    于文尧却置若罔闻,只是一边轻手轻脚的帮严裴穿上衣服,一边道:“我是关心你,你少狼心狗肺。”

    严裴:“……”

    针灸是全身针灸。

    脱衣服的时候,严裴还能自己动手,但穿衣服就比较麻烦了,严裴总不好意思叫柳蔚帮他穿,然子又被使唤了出去,最后也只有于文尧帮他穿。

    但是估计不常伺候人,于文尧的手,真的很笨。

    “头发……”严裴皱眉说了一句。

    于文尧这才发现,严裴的头发塞进了衣服里,便伸手穿过严裴的发丝,指尖贴着严裴的脖子,将严裴的墨发抽出来。

    但于文尧的指尖很凉,刺到严裴的脖子猛的一冰,严裴不舒服的动了一下,觉得自己还不如等然子回来再穿,于文尧,真的靠不住。

    把严裴的衣服穿好,又给严裴绑好了腰带。

    于文尧扶起严裴,让他坐到软榻上,再看另一边,柳蔚已经在收拾东西,打算走了。

    “先生今日这么快?”才半个时辰而已,昨日和前日,可都是忙了两个时辰。

    柳蔚还是不答于文尧的话,只是整理好了箱子,对严裴道:“明日我再来,你好好歇息,静养。”

    柳蔚说到“静养”这两个字时,嫌弃的眼神,若有似无地瞥了于文尧一眼。

    于文尧自是注意到了,笑了一声:“先生是嫌弃我吵着他了?先生不知道,阿裴以前睡不好,都是我在一旁说话,耐心哄着他睡,所以,我在这儿,非但不会吵着他,对他睡眠还有帮助。”

    严裴瞥于文尧一眼,心说,明明是你的话题太无聊了,我才不知不觉睡过去,竟然成了你哄我睡了?

    但考虑到外人面前,不宜争吵,严裴还是没有把这句反驳的话说出口。

    等到柳蔚离开,于文尧望着柳蔚的背影看了好一会儿,但却没有跟上去。

    严裴挑眉,说道:“你不跟先生一块儿走?”

    前几日都是非跟着人家的。

    于文尧勾唇一笑:“跟着她也不理我,算了。”

    严裴好奇:“你究竟为什么……非要去碍着人家?”

    “你不懂。”于文尧走到椅子上,翘着长腿,一晃一晃的:“这人的秘密多了去了,不弄明白,总觉得差点什么。”

    严裴皱眉:“你若只想去打听人家,我不赞成。”

    “为何?”于文尧突然眯起眼,凑过去,问道:“你在意柳先生?”

    在意这个词,听起来怪怪的。

    严裴说道:“先生如今是我大夫,我自是尊重他,你成日戏弄人家斯文人,平白惹人讨厌。”

    “那柳先生是斯文人,而我不是?”于文尧嗤笑一声:“她啊……骨子里蔫坏,阿裴你看不清。”

    “你又知道?”严裴刺了一句。

    于文尧突然从椅子上起来,坐到软榻上,挤着严裴,变了音调道:“你今个儿是不是太护着柳先生了?怎的,被人扒了两天衣服,就芳心暗许,非君不嫁了?”

    “胡说什么?”这都什么稀奇古怪的词儿,严裴瞪着于文尧:“收起你嘴里的下三流调调,听着烦人。”

    “你烦?我才烦!”于文尧冷哼了一声,挤开严裴,自己拉直了身体睡到软榻上,再闭上眼。

    严裴被迫站起来,看了半天没地方躺了,只得自己坐椅子,端起旁边的茶,喝了一口,说道:“总之,你明日莫过来了。”

    于文尧睁开眼,看向严裴:“我妨碍你们了?”

    “嗯。”严裴就怀疑今天先生早走,是因为先生太烦于文尧了。

    于文尧翻身坐起来,抬手支着下颚,望着严裴:“阿裴,你该不会是真的……”

    “真的什么?”严裴看向于文尧。

    于文尧很是犹豫,他在想,到底要不要把这“柳先生”其实是个女人的事说出来。

    罢,还是别说了,男女授受不亲,说出来,凭着严裴的性子,指定再不肯让柳蔚医治。

    但是不说,这两人每日眉来眼去的,指不定严裴改明儿个就被那狡猾的不男不女骗走魂儿了。

    那女人一会儿男装,一会儿女装,又在镇格门这样的男人堆里乱转,更没成亲,但却有一个四五岁的儿子,一看就不是正派女人。

    若是个好姑娘,严裴对她有意,也还说得过去,可一看就不正经,那严裴这种养在深院二十多年的纯情男子,还不被她一口给吃了?

    越想越觉得不能说,于文尧叹了口气,又躺回榻上,说道:“明日我还会过来。”

    “你……”

    “大不了我明日不乱说话了,这还不成?”于文尧提出交换条件。

    严裴不太信他,但想到就算不要他来,他明日还是会跑来,最后也只能同意了,道:“说好了,不许再骚扰人家。”

    “嗯。”于文尧不耐烦的翻了个身。

    从严裴的院子出来,路过花园时,柳蔚就看到严丘正坐在草地上,拉着柳小黎在说话。

    柳蔚走过去,近了,才听到两个孩子的对话。

    严丘:“那我哥哥能好吗?”

    柳小黎:“我爹一定能治好他。”

    严丘:“我哥哥好了,我爹娘一定会很感激你们,小黎哥哥,你跟我说说你爹,他是不是很厉害。”

    柳小黎:“当然很厉害,她什么都会。”

    严丘:“真羡慕你,有个这么厉害的爹。”

    柳小黎:“你爹不厉害吗?”

    严丘:“我不知道,在外面好像很厉害,但是在家里不厉害,我祖母和我母亲说什么,我爹都听,对了,小黎哥哥,你有娘吗?”

    柳小黎:“有啊,我娘亲很厉害。”

    严丘:“比你爹还厉害吗?”

    柳小黎:“唔……都,都厉害。”

    严丘:“那他们谁更厉害?”

    柳小黎:“我爹。”

    严丘:“那你娘就不厉害。”

    柳小黎:“不是的,我娘很厉害很厉害。”

    严丘:“那你娘比你爹厉害?”

    柳小黎:“嗯……应该是。”

    严丘:“那你爹就没那么厉害。”

    柳小黎:“怎么会,我爹最厉害了。”

    严丘:“可是你娘不是比你爹更厉害?”

    柳小黎:“啊……爹?娘?唔……那个……”

    严丘:“小黎哥哥,你怎么了?”

    柳小黎:“我不想跟你说话了。”

    被问懵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