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65章:闹什么?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65章:闹什么?

    等到柳蔚容棱离开,校场里,在久久的寂静后,突然爆发了。

    “司佐大人会功夫?”

    “司佐大人不是文臣吗?怎么可能会功夫?”

    “司佐大人竟然能接住岳副将的直剑,他是怎么做到的?我还以为只有都尉大人能做得到。”

    “难道岳副将功力退步了?”

    “你奶奶的,谁说老子功力退步了!”岳副将先还愣着,听到这句话,突然间就燃了。

    转头瞪向那议论之人,直接把人抓出来就是一顿强制性“切磋”。

    那侍卫武功平日还算好的,但是在急于证明自己肯定功力没有退步的岳副将好的这个时候,还是两三下就被岳副将揍得鼻青脸肿,最后大呼饶命。

    而不管如何,司佐大人会武功,而且目测武功在岳副将之上的消息,还是很快在镇格门内传开了。

    因此,原本还有一些看不上司佐大人,嫌其受封多日,竟然一日都没在门内坐职够半个时辰的那些人,这会儿都不敢说话了。

    连岳副将都打不过的人,整个镇格门上万人中,还真找不出十个。

    这些事情,柳蔚并不知道。

    柳蔚拉着容棱到了正殿,就把信丢给了他,利落的说:“我要请假。”

    容棱额上还有些练武后出的薄汗,他随意用袖子擦了擦额角,将那封信抖开,看了两眼,便道:“不准。”

    “为什么?”柳蔚想不通啊。

    容棱道:“太远。”

    “沁山府有什么远的?”柳蔚辩驳:“就在京都西北处,连夜快马过去,三日便能到,慢途,也只需十天左右,哪里远了?”

    容棱还是很严肃的那句,道:“太远。”

    柳蔚皱起了眉,将信夺过来,转身拉着儿子就走。

    容棱上前拦住柳蔚:“本都一声令下,京都各个城门不会放你通行,你走也没用。”

    柳蔚呼出口气,双手环胸,看着容棱:“我想走,你的人拦得住?”

    容棱沉声:“本都的人拦不住,但本都拦得住。”

    柳蔚愁了:“南芸是我的朋友。”

    “我会派人去救她。”

    “我要亲自过去。”

    “不准。”男人还是那两个字:“太远。”

    柳蔚深吸一口气,上前一步,伸手戳住容棱的胸膛,凝视着他的眼睛,问道:“我像一只金丝雀吗?”

    容棱蹙眉,握住她的手:“不是这个意思……”

    “就是这个意思。”柳蔚甩开容棱的手,眼神冷硬:“我一定要走,管你准不准。”

    话落,饶过容棱,走出厅门。

    后面小黎急忙跟上,路过容棱时,小家伙沉默一下,说:“容叔叔,我爹没什么朋友,除了付叔叔和干娘,就只有芸姨了。”

    小黎说完,又看了容棱一眼,才抬脚追上娘亲。

    接下来的两天,柳蔚在越国候府呆的时间很长,几乎每日都是从早到晚。

    而第三日,柳蔚便送来越国候府一个药方,又嘱咐了严裴一些,破天荒的还跟于文尧交代了一些注意事项,便回了西陇苑,简单的收拾几样行李,带着小黎出门了。

    相府那边,柳大小姐一时间找不到,那便是相府自家需要解决的问题。

    明香惜香急忙拉住柳蔚和柳小黎,声泪俱下的劝道:“公子,公子您不能说走就走啊,好歹等爷回来先,爷要是知道您背着他偷偷离开,非得伤心死了不成。”

    说伤心是过分了,但一阵血雨腥风是肯定跑不掉的。

    而明香惜香两个在西陇苑贴身伺候的,更是少不了一顿责难,一想到那时候爷的脸色,明香惜香两人就打哆嗦,更加不撒手的抱住柳蔚。

    容矜東在客苑陪三个还没被认领的孩子住,听到消息,也带着三个弟弟妹妹过来。

    容矜東很清楚,自己是因为小黎弟弟才能暂住在三王府,若是小黎弟弟走了,他是不是也该回到太子府了?

    一想到如此,他就难受,他不想回太子府,不止是因为动不动就会受罚,没饭吃,更多的还是舍不得。

    可容矜東一过来,还没说话,却听柳小黎道:“小矜哥哥,你也跟我们一起走吧。”

    容矜東一肚子的话还没说出来,闻言一愣,然后就认真思考起来。

    如果跟着柳叔叔和小黎弟弟一起走,好像也没什么不好……

    容矜東这一考虑,换那三个孩子不乐意了,这几天都是容矜東陪他们,如果小矜哥哥不见了,他们怎么办。

    三个孩子顿时敏感的齐齐抓紧了容矜東,还用谴责的目光,不满的瞪着柳小黎。

    柳小黎才不管这三个小豆丁,上前就去拽小矜哥哥。

    但三个孩子不撒手,容矜東也不敢跟小黎弟弟走,深怕动作一大,害三个孩子哭鼻子。

    最后两方就拉锯起来,容矜東在中间被抢来抢去。

    容矜東很为难,也忘记了自己原来赶来的目的,只轻轻的说:“不要打架,乖,不要打架……”

    混乱不堪的画面,令柳蔚皱起眉,刚要开口,却听院外,传来一声低沉嗓音:“闹什么?”

    所有人看过去,顿时,明香惜香眼睛亮了:“爷。”

    三个小孩却本能的害怕容棱,三人身子一缩,就都躲到了容矜東背后,再探出三个小脑袋,小心翼翼的往外面看。

    柳小黎却还拉着容矜東,不撒手就是不撒手。

    柳蔚看着容棱,表情一如之前的淡凉。

    容棱也看着柳蔚,瞧见她眼底的冰霜,开口道:“你们先出去。”

    容棱是对明香惜香还有容矜東说的。

    明香惜香倒是巴不得出去,容矜東却被小黎拉着,不让走。

    “小黎弟弟……”容矜東轻轻唤着,眼睛还偷偷瞟过去偷窥三皇叔,惟怕三皇叔生气。

    容棱果然看了过去,容矜東身子一抖,柳小黎却说:“小矜哥哥不能走,小矜哥哥要陪我。”

    粉嫩的小女孩从容矜東背后伸出半个身子,理直气壮的反驳:“你胡说,小矜哥哥是要陪我们的。”

    “对,是要陪我们的。”

    “陪我们的。”

    两个小男孩也帮腔。

    柳小黎鼓着嘴,差点呲牙:“才不是陪你们的,你们只会尿床,睡觉还流口水,小矜哥哥才不喜欢你们,小矜哥哥是陪我的,陪我的!”

    “我们可听话了。”

    “我们不尿床了。”

    “也不流口水了。”

    三小孩儿不依不饶。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