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66章:仗着有容棱在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66章:仗着有容棱在

    眼看着双方就要吵起来了,容矜東很是为难,只得求助的望向柳蔚。

    柳蔚不耐烦这么搅合不停,而且也根本没打算带上容矜東。

    毕竟是去救人,不是去旅游,于是柳蔚伸手一拽,把柳小黎提起来,搂紧在怀里,不让柳小黎乱动。

    “爹,你放开我,你放开我,小矜哥哥要被别人抢走了。”

    可柳小黎不管怎么叫,柳蔚都不撒手。

    那三个小孩看大魔王终于被困住了,急忙拉着容矜東离开。

    等到四人走了,柳蔚把小黎丢到地上,小家伙挣扎着要去追容矜東,柳蔚拽住儿子的后领子,语气严厉:“别闹!”

    柳小黎很是委屈,可怜兮兮的望着娘亲。

    柳蔚懒得理柳小黎,只看向容棱,秀气的眉毛挑起。

    容棱走过来,站近了,看着柳蔚:“真的要走?”

    柳蔚冷笑:“你说呢?”

    容棱沉默一下,看着柳蔚背后的行李,这些行李真的很少,估计就放了两三件衣服,一看就是暂时外出。

    “那走吧。”男人抿着唇,说道。

    柳蔚愣了一下,看着容棱:“我没听错吧,你让我走?”

    “嗯。”

    容棱再次确定。

    柳蔚还是不敢相信,这男人和她僵持了两三天,今天怎么突然想开了?

    不像他容大都尉的作风啊!

    但既然容棱开了口放人,柳蔚自然抓住时机,不能给他反悔的机会。

    柳蔚牵着小黎就往外面走,但是走了两步,柳蔚又停下来,转首看着身后的男人。

    “你干什么?”柳蔚问道。

    容棱挑眉:“什么?”

    “你要跟着我?”

    容棱注视柳蔚的眼睛:“嗯。”

    “呵。”柳蔚冷笑:“果然不能全相信你。”

    容棱却走到柳蔚的身边,轻声地说:“一起去。”

    柳蔚不确定:“你也要去?去沁山府?”

    容棱拿过柳蔚的行李,提在手上:“没错。”

    柳蔚楞然,连行李被某男拿走了,都没反抗:“你去做什么?”

    男人面色平平,陈述道:“相府将此事呈报给刑部,镇格门中途抽劫,此案,如今归镇格门受理。”

    柳蔚思忖了好久,才不确定的问:“都尉大人以权谋私?为了跟着我?”

    “嗯。”男人毫无心理负担的承认:“反正最近闲。”

    闲吗?

    不是听说什么贪污案闹得沸沸扬扬的,乾凌帝要大肆调查,镇格门都尉这个时候不留在京都主持大局,竟然说闲?

    柳蔚很想跟容棱说点什么,但犹豫了一下,却什么都没说,只问他:“如果镇格门干涉此案,我这次就算出公差了吧?”

    容棱看向她。

    柳蔚咬唇思考后,再道:“出差好像是每天二十两补贴,一切花销实报实销,那你把我先前请的长假销了,我这是出公差,是办公事,要算钱的。”

    容棱:“……”

    最终,虽然感觉会被柳蔚占不少公家便宜,但柳蔚好歹不与他置气了,容棱到底还是同意了。

    离开西陇苑,外面,容矜東牵着三个孩子,还等在那儿。

    柳蔚停顿一下,正在考虑怎么才能说服容矜東留下,又怎么才能让儿子不闹,就听容棱道:“矜東。”

    容矜東立刻带着三条尾巴小跑步过来。

    容棱难得的摸摸容矜東的头,道;“我们要离京几日,有个任务交代给你,你能否做到。”

    任务?竟然有任务要托付给自己。

    容矜東立刻来了精神,站得笔直:“是!我能做到!”

    “三个弟弟妹妹,交给你,由你负责,照顾他们,直到,他们的亲人归来。”

    容矜東愣了一下,回头看了看三只小尾巴,又看了看旁边那个被柳叔叔抓着,一动不动,只能泫然欲泣的柳小黎,迟疑一下,问道:“那……我若是……完成任务,能,能来找你们吗?”

    容棱:“不能。”

    容矜東很是失落。

    “等你完成任务之后,我们就会回来。”

    容矜東眼睛亮了亮,思考一下,就狠狠点头:“好,我知道了!我一定会完成任务的!”

    容棱摸摸他的头,作为奖励。

    容矜東蹭蹭三皇叔的掌心,又看向柳小黎。

    柳小黎后领子被娘亲拉着,不能扑过去,就只能一脸委屈的望着小矜哥哥。

    容矜東走到小黎面前,拉住小黎的手,说:“你要快些回来,我会想你的。”

    柳小黎闻言,眼泪泡泡“吧嗒”一下滑出来,然后狠狠点头:“我也会想你的,一定会的!”

    人生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小伙伴,柳小黎真的很珍惜。

    到最后,出了三王府,被容棱抱在怀里,柳小黎还抽着鼻子,一下一下的哭。

    柳蔚很看不上儿子这没出息的样子,逼视道:“又不是一辈子不见了。”

    “爹是大笨蛋。”柳小黎愤愤的骂娘亲一句,然后就把自己的脸埋进容棱的怀里。

    柳蔚一噎:“臭小子不要命了。”

    “爹是大笨蛋,大笨蛋!”柳小黎仗着有容棱在,狐假虎威的又骂了两句,但也怕娘亲报复,所以牢牢巴住容棱不撒手。

    直到上了马车,出了京都,柳小黎还没哭完。

    柳蔚已经不耐烦了,索性撩开帘子,把珍珠招进来,跟珍珠玩。

    珍珠很高兴,它一般不喜欢坐马车,但是偶尔坐坐,好像也很有意思,它就缩在柳蔚的怀里,没骨头似的瘫成一团,任凭柳蔚给它用手指梳毛。

    柳小黎难得哭这么久,到后面容棱也特别在意了,但容棱却怎么哄也哄不住。

    柳蔚冷讽的嘟哝一句:“这孩子笨,轻易交不到朋友,也就只有小矜纵着他,由着他,能做个长久朋友,你不用管他,他再哭哭,哭累了睡着就好。”

    果然,又哭了一会儿,柳小黎就开始打哈欠,再后来,就不明不白的睡着了。

    容棱将小黎抱好,以免马车颠簸,把小黎再震醒。

    从京都到沁山府,连夜兼程,果不其然,三日便到。

    进城时,正是中午,柳蔚按照信中所言,住进了悦云客栈。

    “小二。”这会儿正是饭点,客栈里人不少。

    小二听了招呼赶紧出来,殷勤的问道:“客官是打尖儿还是住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