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68章:自作孽,不可活?!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68章:自作孽,不可活?!

    “现在,以后,都不可以了。”

    “为什么?”

    “不可以就是不可以。”

    柳小黎鼓起嘴:“你欺负人!”

    柳蔚在旁边忍不住,噗哧一声,笑出声来。

    容棱看向始作俑者,见柳蔚还有脸笑,起身,抓着柳蔚走到一边,道:“明天起,换回女装。”

    “凭什么。”柳蔚挑眉:“女装多不方便。”

    容棱道:“小黎已经混乱,他当真以为,你我断袖。”

    柳蔚嗤笑一声:“你不是吗?”

    “柳蔚。”容棱没开玩笑:“不要教坏孩子。”

    柳蔚顿了一下,伸手掐住容棱性感的下巴,调戏地捏了捏道:“到底谁在教坏他,到底谁当着他的面动手动脚?”

    容棱握住她的手,柳蔚却甩开。

    容棱道:“总之,明日起,换成女装。”

    “不行。”柳蔚道:“柳逸认得出我,就是男装,我都得做些调整,何况女装。”

    容棱拧起眉。

    柳蔚勾勾唇:“说起来,两个男子之间的兄弟情谊,是很正常的,只要你别对我动手脚,小黎只会以为我们是普通朋友,所以,也不存在什么教坏不教坏,容都尉,明白了吗?”

    “……”容棱面无表情,瞥着柳蔚。

    柳蔚很开心,笑了一声,问:“现在可以告诉我,沁山府府尹,到底为何这般胆大了?”

    容棱抿着唇,随口道:“沁山府府尹,是七王党。”

    “嗯?”柳蔚楞了一下,而后才想明白:“你的意思是,沁山府府尹已经知道柳逸确实是丞相之子,但是他就是假装不知,拒不放人,此举为了……示好七王?”

    容棱看柳蔚:“丞相之女逃婚七王,七王含恨频频针对,你以为这等京都轶事,地方官员就不知了?”

    柳蔚舔了舔唇,倒是没想到这个。

    “看来柳家,真的是被我害得挺惨的。”柳蔚想了想,说道:“我原还想趁此机会,让柳逸吃些苦头,不过这下,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正在这时,外头响起敲门声。

    两人看过去,柳蔚问:“谁?”

    外面,一道女声传来:“先生,是我。”

    听出女子声音,柳蔚走过去,打开门,果然,见外头浮生正站在那里。

    浮生对柳蔚行礼。

    柳蔚托住浮生的手,让浮生进来。

    进来后,床上的柳小黎也来了精神:“浮生姐姐。”

    “小公子。”浮生礼貌的唤了声,然后又看向容棱,迟疑一下,却不知道怎么唤。

    柳蔚介绍:“这位是镇格门的容都尉。”

    浮生吓了一跳,赶紧行了个大礼!

    不等容棱免礼,柳蔚将浮生拉起来,直接问道:“你怎知我来了?”

    浮生看了容棱一眼,见这位都尉大人没生气,才道:“奴婢一直在客栈等着先生,时时关注,方才就在窗前看到了先生进店。”

    柳蔚点头,又问:“究竟怎么回事?”

    浮生垂下了眼,这才说:“此事分明是有人存心冤枉,那缎子是我们早几个月就定下的,今个儿早上才从黄家店铺里拿过来,谁知道刚带回来,就出了这样的事,那些衙役来的突兀,三少爷连话都没说两句,便被带走了。连带的游姑娘与少奶奶也被抓了进去,奴婢原是想带少奶奶逃的,可少奶奶不许,让奴婢等先生来。”

    柳蔚微皱起眉:“游姑娘?”

    浮生知道柳蔚在想什么,便点点头:“此次出门,少爷也带了游姑娘……”

    “可真是逍遥快活。”柳蔚冷讽一声,又问:“你去大牢看过没有?南芸可吃了苦头?”

    浮生摇头:“那倒没有,奴婢前个儿去看了,少奶奶无碍,少奶奶身上随身都有些财帛银两,许是打点了。只是少爷却受了苦头,还有少爷的贴身小厮,说是给仗毙了。”

    柳蔚心里有了估算,便道:“既然南芸没事,那便不用急,我先问你,你方才说的黄家店铺,在哪里,店家是什么人?”

    浮生回道:“黄家是这沁山府城里有名的大商贾,少爷与黄家生意往来多年,算是老客人,那箱子里的尸体,也不知怎么进去的。”

    柳蔚问:“你们那日早上取货的时候,验过货吗?”

    浮生点头:“验过,都验过了,是少爷亲自验的,少奶奶也在,奴婢也在,确定东西齐全,才给抬回来的。”

    “你的意思是,东西在黄家看的时候,没问题,回来,就成了一具尸体?”

    浮生忙点头。

    “那中途箱子可落过地?”

    浮生很肯定:“没有,先生您是知道的,奴婢有些手脚功夫,莫说这箱子没落过地,就算是落过地,有人打开,再换了一具尸体进去,这样大的动静,奴婢也不可能没所察觉。”

    柳蔚沉吟下来,半晌,抬起眸子:“这么说来,东西就只有可能是在黄家被掉包了。”

    浮生也点头:“奴婢也是这样想的,这几日,奴婢找过两次机会进黄家库房去查,却并未发现任何不妥。”

    “过了这么些天,有证据也给湮灭了。”

    浮生抿起嘴:“那……还能找到证据吗?”

    “嗯。”柳蔚道:“先看看尸体。”

    浮生立刻起身:“奴婢知道尸体在哪儿,奴婢这就去偷出来。”

    话落,就往外头走。

    “你站住。”柳蔚叫住浮生,笑了一下:“不需要你去偷。”

    柳蔚说着,看向身边正在优雅喝茶的容棱,对其勾起唇瓣:“容都尉,劳烦您了。”

    容棱将茶杯放下:“何时要尸体?”

    “明日一早。”

    “好。”

    “现在……”柳蔚起身,对浮生道:“你带我去黄家店铺的库房走一遭。”然后又看向容棱:“至于都尉大人,便留下来带孩子。”

    容棱:“……”

    柳小黎:“……”

    浮生却唬了一跳,柳姑娘怎的说话这样狠辣,就……就不会激怒这位矜贵的大人吗?

    再看容棱,这位大人眼中虽有无奈,但好似的确没有火气。

    浮生心里不禁崇拜,心说,不愧是柳姑娘,总是能让人惊喜,又让人惊讶。

    与浮生一起离开,出门前,柳蔚又看了容棱一眼,见容棱真的没跟来,而是走到床边,跟小黎说话去了。

    关门之前,柳蔚恰好听到容棱跟小黎郑重的说了句:“男子与男子,不能够在一起……”

    柳蔚忍不住笑了一下,想着,这是不是就叫自作孽,不可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