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73章:蹊跷非常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73章:蹊跷非常多

    “都不知道?”容棱微微蹙眉,难得的,竟然也对小黎的办事能力,有些失望。

    平时听惯了柳蔚一语道破,看一会儿尸体便能案件重组,如今再看小黎的验尸进展,容棱虽然不想太严格的要求这么大点的孩子,但也不禁觉得,小黎是有点不顶用。

    不顶用的小家伙现在都要哭了,但是小嘴一撇,可怜巴巴的抓着衣角,很无辜的道:“我还没检查完,我检查完,一定能看到更多的。”

    容棱点头:“继续。”

    小黎认真的寻找信心,然后走到尸体上半身,在尸体那脖子边上蹲下。

    头颅被砍,尸体脖子上,一片空荡,唯有黑红的脖颈内部暴露眼前。

    柳小黎戴着小手套,摸了摸伤口边缘,推断一下,道:“凶器应该是柴刀,上面有顿击感,那把刀凶手应该不常用,所以,凶手不是会使用柴刀之人,或许是女人,或许是养尊处优的男子,看伤口,头颅是被两次砍落,但刀尾却很利落,表示凶手是在冷静的情况下砍下头颅,凶手并非惊慌杀人。”

    柳蔚又问:“头颅是死前被砍,还是死后被砍。”

    “……”柳小黎又是一噎。

    柳蔚微微蹙眉:“你下来。”

    小黎很可怜的望着娘亲。

    柳蔚说:“你在浪费时间。”

    这句话,简直是被全盘否定了。

    柳小黎伤心得快哭了,不过抿紧嘴巴,没让自己哭出来,慢条斯理的跳下木板,蹭到娘亲身边。

    柳蔚朝小黎伸出手。

    柳小黎从自己背包里拿出大人的手套,和解剖刀递给娘亲。

    柳蔚一边戴手套,一边走向尸体,小黎也自觉的摸出自己的记录本,捏着笔,等着记录。

    “开始。”柳蔚说了一句,便伸手去碰尸体。

    却听一道仓促的沙哑男音此时响起;“等等!”

    柴房内,所有人都看过去。

    便见陈爷子涨红了一张,气愤难当的上前,瞪着柳蔚问道:“你想做什么?”

    柳蔚晃了晃手上的解剖刀,轻描淡写的吐出两个字:“验尸。”

    “验尸?你?”陈爷子讽刺一声,又瞪向柳小黎:“你们方才胡言乱语,在尸体上动来动去,我已不悦了!可你拿把刀干什么?你想对这尸骨做什么?尸骨是什么人都碰得的吗?”

    “我老陈验尸几十年,怎么验尸我不知道,难不成你一个毛都没长齐的小子知道?曹大人,您就眼看着这些外行人在尸骨上乱动手脚?这些人到底真是京里来的大人,还是凶手的同党,都说不准。这是打算把尸体毁了,好叫凶手无法判刑吗?”

    陈爷子气得头顶都要冒烟了。

    作为一个验尸比吃饭还平常,靠着验尸,还能进朝为官,比那些读书人还本事的人,他怎能忍受有人在他面前这般耀武扬威?

    这人还拿出刀子,是要做什么?到底懂不懂?只有下毒而死之人,才需要挖出内脏,看看里头是否黑透,对一具明显没有中毒迹象的尸体,动刀子有用就出鬼了!

    陈爷子什么也不想说了,只求曹大人给他一个公道,让这些不懂装懂的家伙,都滚出去!

    曹余杰被猛地推出来,只觉得骑虎难下。

    曹余杰自然是相信陈爷子的,毕竟合作这么多年,但这位司佐大人,与他是同阶,都是朝廷官员,因此他不好说话。

    况且司佐大人还有容都尉撑腰,并且方才那小孩说的一些,好像也挺有道理的,说不定他离开京都几年,现在京都人办案,真是这样办的。

    曹余杰是倾向让他们验,若是真能验出个道道也好,就算验不出来,尸体坏了,做不了罪证了,那也是容都尉的人弄坏的,跟他无关。

    但陈爷子却不允许自己的专业受到侵犯,正在气头上。

    这下子,曹余杰就为难了。

    柴房里一时气氛凝固,柳蔚挑了挑眉,看向陈爷子:“老爷子之前检过这具尸体,您的判定是什么?”

    “我都说了,凶手就是那个姓柳的商人。”

    “为何这般肯定。”

    柳蔚咄咄逼人,陈爷子一时火大,怒瞪柳蔚:“不是姓柳的商人还是谁?我验尸几十年,谁是凶手,我还不比你清楚?”

    柳蔚礼貌的笑笑:“老爷子这话便不对了,不弱这样,您既然说凶手就是那姓柳的商人,已经有答案了,那您不妨让我看看尸体。我的答案若是跟您不一样,我们再掰扯掰扯,看看到底谁是对,谁是错。”

    陈爷子板着脸,似乎在思考。

    柳蔚也是难得在验尸的时候,对阻碍自己验尸之人这般的和颜悦色,当然,这并不是因为柳蔚想让柳逸在大牢里多吃点苦头的意思……

    嗯,一定不是!

    陈爷子犹豫了很久,柳蔚就耐着脾气等这么久。

    似乎看柳蔚态度不错,陈爷子半晌,这才施恩一般的后退半步,环起双手,道:“你验,我便看看你能验出什么。”

    柳蔚点了点头,这才低下头开始验尸。

    柳蔚的验尸步骤,根据尸体而定,通常是从上到下,从外到内,而眼前这具尸体,不得不说,蹊跷非常多。

    多到柳蔚不管从哪个角度下手,都能查出一大溜。

    因此,柳蔚便看到哪儿说哪儿了。

    “先说脚。”柳蔚抬起尸体的一只脚,摸摸其脚后跟与脚趾上的摩擦血泡,道:“血泡外皮已经发硬,正在结痂,正常人体,受伤到结痂,普遍是两到三天,而结痂成这种厚薄程度,大约是在五天,也就是说,这具女尸死前五天才开始穿这种未穿惯的绢鞋,换句话说,女尸出现在沁山府,很有可能仅仅五天。”

    放下脚,顺着往上,柳蔚抬起尸体的手。

    继续:“手指缝中有香料的痕迹不假,但痕迹藏得太深,若这死者很久之前便开始于香料铺做活,那这些痕迹还说得过去,但死者显然来府城并不久,手掌上,甚至连锄头磨起的血泡都没消褪,一个以前一直在乡下锄地的女子,为何才在香料铺做活数天,手指中便有这么重的印子?”

    柳蔚说着,看向柳小黎。

    小黎也不是真傻,立刻举一反三:“不是卖香,难道是制香?”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