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75章:让他多坐几天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75章:让他多坐几天

    陈爷子也难得的没有反驳,而是思考起来,莫非,凶手还真的有可能,是个女人?

    可是那富商的夫人又排除了,不是凶手?

    所以,真正的凶手会是谁?

    连尸体的身份都闹不清,又怎么弄清楚凶手的身份?

    不对……尸体的身份是可以弄清的。

    五天左右,香料铺子,制香人,长得不好看,年纪二十六七,常年做粗活,皮肤又黑又黄,从乡下进城,这些信息,至少搜遍全城,总能找到符合的。

    这么一想,陈爷子突然震惊起来。

    眼前这个毛头小子,竟然真的可以从一具尸体上,找到这么多东西。

    这,这是什么本事?这样的验尸之法,根本闻所未闻。

    “顺带再说一句。”柳蔚补充道:“方才我解开衣服时,发现这女尸的衣服,不像是自己穿上的。腰带打结的地方,是反的,只有别人的角度打结,才会打成反的。而这件衣服,光看面料,做工,便知道价格不低,我想,这么贵的衣服,去衣料铺子里问一问,大概可以问到买家。”

    现场陷入了短暂的寂静。

    柳小黎忠实的将娘亲说的一切都记录下来,然后翻了一页,静候着,等着娘亲再继续说下去。

    柳蔚却在犹豫一下后,取下手套,慢悠悠的走回来。

    小黎讶然:“爹,完了吗?”

    柳蔚“嗯”了一声。

    柳小黎皱起眉。

    容棱也皱起眉。

    就连浮生也蹙了蹙眉。

    小黎不解:“可爹你还没解剖,尸体身份和凶手的身份,也没推断……唔唔……”

    不等小黎说完,柳蔚一把捂住小黎的嘴,不让小黎说下去。

    容棱此时看向柳蔚,问道:“为何不继续?”就连容棱都看得出,柳蔚并未验完。

    浮生也巴巴的望去,不知道柳姑娘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柳蔚舔了舔唇,压低声音说:“柳逸没坐过牢房,我怕柳逸舍不得走,让他多坐几天。”

    容棱:“……”

    浮生:“……”

    柳小黎好不容易挣脱娘亲的手,鼓着嘴不高兴的说:“爹你没洗手!”

    柳蔚把手在裤腿上蹭蹭,咂了咂嘴:“戴了手套的,能有多脏。”

    小黎哼了一声,嘟起嘴,拿小爪子在嘴上拍拍,又“呸呸”了两声。

    不管柳蔚是不是存心放慢结案时间,让柳逸和那游姑娘多吃点苦头,为金南芸出气,但就只凭柳蔚之前说的那些,便足够曹余杰马不停蹄,派人去仔细缉查了。

    衙役头头领了命前去。

    柴房里,又诡异的安静下来。

    曹余杰觉得不舒服,这里毕竟有具尸体,总感觉周围阴森森的,他正想招呼大家出去,却见陈爷子阴沉着脸,满脸死硬的问柳蔚:“你究竟是何人?”

    柳蔚虚虚的瞧陈爷子一眼,笑道:“巧合,也是个仵作。”

    “你也是仵作?”这个答案让陈爷子惊讶之余,又觉得意料之内,陈爷子问:“京都有你这样的仵作,我闻所未闻。”

    沁山府离京都不远,京都的一些消息总能传过来,陈爷子可从未听说京都有过这样一位验尸奇人。

    “在下并非京都人。”柳蔚礼貌的道:“我来自曲江府。”

    “曲……曲江……”这次不等陈爷子说话,曹余杰先开口:“司佐大人莫非就是……曲江府那位,柳神医?”

    自己的名字竟然连沁山府这样的地方都传遍了,柳蔚闻言倒是愣了一下,随即摸摸鼻子,尴尬点头。

    不喜被夸。

    曹大人立刻拍了陈爷子一下,道:“老爷子,这不就是你总挂在嘴边,被你夸得神乎其神的那位仵作大人?”

    陈爷子怔怔的看着柳蔚,无论如何也不相信他竟然就是曲江府那位“业界传说”……

    “不是。”陈爷子拔高了声音:“那位柳神医年过八俞,鬓须皆白,老态龙钟,你这黄毛小子胡编乱造也要有个准,你说你是他徒弟还勉强让人信服,你说你就是他……这,不可能!”

    年过八俞,鬓须皆白,老态龙钟……这是柳蔚?

    且不说柳蔚没有八十岁,就说她一个女子,哪怕真的八十岁,也不可能长胡子吧。

    柳蔚无奈的道:“老爷子信也好,不信也好,曲江府的仵作,还真就是在下。”

    柳蔚说完,也不想与这人再掰扯下去,抬脚便要出柴房。

    陈爷子却走过来拦住柳蔚,不依不饶的问:“真的是你?”

    柳蔚耐着性子看向陈爷子:“嗯。”

    “那传言……”

    “老爷子一把年纪,总不会没听过,三人成虎之说?曲江府与江南,沁山府与江北,南北相隔千里,什么传言又能一成不变?”

    陈爷子陷入沉思,柳蔚却已经离开。

    后面,曹余杰推了陈爷子一下,道:“无论是真是假,他方才的本事,咱们是亲眼看见的,这位大人要在沁山府呆几日,老爷子若不然,抽空找他指点指点……”

    “曹大人这是何话?”陈爷子当即拧起眉,不悦;“曹大人不会真相信他一个年纪轻轻的小子,真是哪位流传已久的神医?这验尸一门,看着简单,实则耗费功夫,我老头验尸几十年,也不敢称大,那个小子,他凭什么?”

    曹余杰皱起眉:“老爷子是有本事,可他方才那些……”

    “他一定是那位神医的弟子。”陈爷子肯定道:“绝不可能是本人,弟子,是我老头唯一能接受的解释。”

    曹余杰深深看了陈爷子一眼,到底叹了口气:“不早了,老爷子先回去吧。”

    陈爷子此刻也心情复杂,略微拱拱手,便熟门熟路的离开府衙。

    浮生能理解柳姑娘存心的让三少爷不快,所以放慢调查速度的做法,但浮生还是心疼自家少奶奶,便一出来,就堆着一张苦脸,期期艾艾的望着柳蔚。

    柳蔚走了两步,便感觉背后发凉,转过头去一看,有点哭笑不得:“你不是说南芸在牢里过得很好?”

    “柳姑娘,那再好,也是大牢啊,连个睡的地方都没有,只有干草,这白日还好,晚上再冻出什么毛病……”

    柳蔚摆摆手:“南芸便是瘫了,我也能给她治好,不出三天,让她活蹦乱跳。”

    “柳姑娘……”一听柳蔚这么说,浮生更慌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