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77章:死地求生的模样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77章:死地求生的模样

    曹余杰连忙制止住那位衙役,在衙役不解的目光下,对衙役摆了摆手。

    曹余杰又看了容棱和柳蔚一眼,这才轻言细语的对牢房里的柳逸唤道:“柳公子,柳公子?”

    本就没有睡实的柳逸,在衙役拍门的时候,就醒了,他慢吞吞的睁开眼,脸上脏兮兮的不掩狼狈。

    柳逸眯着一双眼,往牢房外看去,这便看到昏暗的光线下,衙役手持刑棍,站在那里。

    衙役的旁边,是府尹曹余杰,后面,是一个白衣男子,一个黑袍男子,还有一个四五岁大的小男孩。

    这……

    柳逸僵了一下,才快速坐起来,满头是草,嘴唇发干,看着那黑袍男子,柳逸宛如看到亲人一般扑上去,激动不已的道:“大人……都尉大人……真的是您?”

    容棱上前一步,问道:“三公子可还无恙?”

    柳逸忙低头看了看自己,他尴尬的拍拍衣服上的干草,苦笑着道:“事已至此,还有何有恙无恙之说?都尉大人……您,您是来……”

    曹余杰在旁插嘴:“镇格门接了柳三公子您的案子,都尉大人与司佐大人,亲自前来了解案情。”

    柳逸闻言,忙跪了下来。

    柳逸朝容棱狠狠磕了几个头:“在下何德何能,竟能劳动都尉大人亲自出面,大人的大恩大德,在下没齿难忘!”

    柳蔚不着痕迹的摸了摸自己的脸,转头看向小黎,对小黎挑了挑眉。

    小黎朝娘亲隐晦的点了点头,意思就是,嗯,易容绝对很成功,真的看不出来破绽。

    其实这也不算易容,柳蔚只是稍微化了点妆,让自己看起来英气一些,不那么像女子。

    今日肯定是要见柳逸的,总要做点措施,总不能一见面就认出来了。

    柳逸果然没有认出柳蔚,或者说,这个时候,柳逸的眼睛里也装不下别人了,容棱对柳逸来说,是救命稻草。

    而其他人,都是背景板罢了。

    在一连磕了好几下头后,柳逸终于满是期待的站起来,一双眼,发亮的看着容棱,似乎就等着容棱一声令下,曹余杰就下令打开牢门,放他出来。

    可容棱并没有说话,对于柳逸,容棱并不熟,所以连多安慰两句也欠奉,只是看向曹余杰,道:“牢房阴凉,晚上多拿两床被子来,莫让柳三公子着凉。”

    曹余杰也以为容棱会下令放人,但对方竟就这么轻飘飘的带过。

    曹余杰愣了一下后,老实点头,对身后牢头吩咐:“都听到了?”

    牢头赶紧应是。

    在柳逸瞪目结舌的目光下,容棱慢慢走向旁边令一间牢房。

    “大人……都尉大人……”柳逸还不敢相信,柳逸双手把着牢门,着急的唤着,那死地求生的摸样,哪里还有往日的风度翩翩。

    柳蔚勾唇一笑,随着容棱,走到旁边的牢房。

    这间牢房里,住了两名女子,两人分别坐在牢房两头,但两人的摸样,却天差地别。

    左边那位,与柳逸一样,坐在干草堆里,缩卷一团,背靠墙壁,自己抱住自己双膝,瑟瑟发抖,看着可怜兮兮。

    甚至身上的衣服,都瞧不出颜色了,灰头土脸,面上也是黑黑灰灰,斑驳不堪。

    右边那位,虽然也住在干草堆里,但她的草堆上铺了两床干净又暖和的被子,身上的衣服很干净,头上还戴着步摇头饰。

    此时,女子正斜倚在墙壁上,拿着宝石的手镜,对着镜子,接着虚弱的烛光,正在给自己描眉,女子的手边还有一盘糕点一盘水果,描一会儿眉,大略是饿了,女子咬了一口糕点,一边咀嚼着,一边继续描。

    听到外头的脚步声,女子虚虚的侧过眸来看了一眼,待看清外头的人,女子愣了一下,才将镜子和眉笔放下,站起身来,走到牢门口。

    曹余杰乍然看到这一幕,唬了一大跳。

    曹余杰是真不知道,还有人把牢房布置成这个样子的,看看那棉絮的被子,竟比自己这个府尹用的还好。

    曹余杰正想发作,想问问这些衙役都是干什么吃的,这是要让人在牢房里盖闺房的架势吗?

    可曹余杰还没开口,就听脚边软软绵绵的童音响起:“芸姨。”

    柳小黎很久没见金南芸了,虽然以前不太喜欢这位总喜欢捏他脸的芸姨,但是到底是久别重逢,总有些动容。

    金南芸看了看柳蔚,又看了看容都尉,这才蹲下身,对牢外的小黎伸出手:“宝贝儿,芸姨好想你啊。”

    柳小黎拉住金南芸的手,仰头望着娘亲:“爹,芸姨被关在牢里了。”

    曹余杰原还以为容都尉亲自驾临,是为了柳逸,眼下看来,竟仿佛对柳逸不闻不问,倒是对这位三少奶奶,尤其在意!

    还有这位司佐大人的儿子,称呼其为阿姨。

    莫非,这位三少奶奶,是司佐大人的朋友?

    柳蔚淡缪的瞥了牢房里一眼,不咸不淡的一笑:“被关进牢里还能过得这般好,你芸姨果然不是凡人。”

    金南芸眯起了眼,站起身来,瞪着柳蔚:“你这说的什么话?我问你,你怎的现在才来,是真要让我死在这牢房里才高兴?”

    柳蔚挑挑眉:“你会死吗?瞧瞧你的吃穿用度,比我用的还好,怕是我死了,你都还没死。”

    金南芸委屈的嘟嘴:“我从小身娇肉贵,被我爹娘捧在手心怕丢了,含在嘴里怕化了,我哪能吃得了这种苦,我不将自己打点好,你还见得着我吗?你个小没良心的,刚见面,也不会关心关心我,你要这么狠心,还不如不来,眼睁睁看我客死异乡算了,我看到时候你怎么跟我爹娘交代,怎么跟我姐姐交代,怎么跟我干儿子交代!”

    说着,金南芸又蹲下来,拉住小黎就不撒手:“小宝贝,你看你爹,竟知道欺负芸姨。”

    柳小黎稍微往后退了一点,强调:“芸姨,我不是你干儿子。”

    金南芸捏捏小黎的小脸蛋:“怎么不是,你是芸姨看着长大的,你就是芸姨的干儿子。”

    柳小黎鼓起嘴,咕哝道:“我不想当你干儿子……”

    金南芸装作什么都没听到,笑的别提多和蔼了。

    柳蔚按了按眉心,有点头疼。

    而后看向容棱,对容棱使了个眼色。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