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79章:句句狠辣,咄咄逼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79章:句句狠辣,咄咄逼人!

    柳逸一眼便看到人群中间,穿戴得光彩亮丽的金南芸。

    柳逸不禁狠狠地眯起了眼睛,冷声问道:“为何放了她却不放我们?大人,都尉大人,我们可全部都是被冤枉了的!”

    容棱面无表情,道:“冤枉与否,还需要通过查探证实。”

    “那她就查探清楚了吗?”柳逸用脏兮兮的手,指向那金南芸。

    这几日在牢房里,柳逸虽然被关在隔壁,但也知道金南芸和那个丫鬟浮生,贿赂牢头,吃好的,住好的,日子过得比谁都滋润。

    柳逸气得当时就骂过金南芸,本是夫妻一体,有好日子,这女人却只知道自己享受,竟置夫君于不顾?

    但任凭柳逸吵得再厉害,这女人就是充耳不闻,回都不回一句,最后吵得太厉害,反而招来牢头对他一阵怒骂!

    堂堂丞相之子,在这地方却面子里子都丢了。

    这几日柳逸一边想着出去,一边憎恨着金南芸,还算计了,只要一出去,他一定要好好收拾这个女人!

    可却不想,对方都出去了,自己竟然还被关在里面。

    柳逸心里头不服,此时抓住铁牢门栏,一双眼睛,紧紧地,全是愤恨。

    柳蔚微微蹙起了眉,原就知道柳逸对金南芸不好,但没想到,柳逸这人渣到了口出狂言的地步。

    柳蔚上前,正要说话,金南芸却先行一步。

    金南芸不急不缓地走到牢门前面,朝柳逸笑的云淡风轻,说道:“相公这说的哪里话?诸位大人自然是查探清楚了,才会放了妾身。莫非相公以为,大人们,会徇私吗?”

    柳逸纵使天大的胆子也不敢说容都尉徇私。

    柳逸连忙摇头,解释道:“我不是这个意思。”

    而后,柳逸又看向金南芸:“你这女人少颠倒是非!你最好求神拜佛,我别出去,一旦我出去了,你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金南芸眯起眼睛,哼了一声,转首看向曹余杰:“府尹大人,这算是威胁吗?”

    曹余杰皱起眉:“你们夫妻之事……”

    “当然算是威胁。”不等曹余杰说完,柳蔚开口道:“不止是威胁,还是恐吓。少奶奶放心,你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头疼脑热,衙门自然知道该找谁的麻烦。当着朝廷命官的面,就敢如此胡言乱语,信口雌黄,我看这位柳三少爷是不要命了。不知,这是否就是丞相府的家教?不知,丞相大人与侍郎大人知道其子其弟在外竟是这种品行,该是如何看待?”

    “你——”柳逸这才看到这群人里,还有一个男子。

    这小白脸说话句句狠辣,咄咄逼人,气的他直咬牙切齿:“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何时恐吓威胁她?”

    柳蔚不惧地上前一步:“你?我?柳少爷!容本官提醒阁下一句,你无品无阶,一介平民。你且可以不讲礼貌,但对朝廷正四品官员说话,是否应该讲点规矩!小的,大人,这种称呼可不要忘了。毕竟,以下犯上,也是一个大罪!”

    “你——”

    “想说什么?”柳蔚逼近一步,眸子中变得漆黑弑人:“柳三少爷,祸从口出这一说,可是忘了?”

    柳逸虽然没有功名在身,只是个商人身份,但柳逸的父亲是当朝丞相,哥哥是吏部侍郎,从小到大,柳逸就没将区区四品官员放在眼里过,可是如今,虎落平阳被犬欺。

    成为阶下囚后,竟然要看一个小四品官的脸色!

    人在屋檐下,丞相府的名头纵是再好,那也远在京都。

    远水定是救不了近火,而眼前的这些人,则多半掌握着他的生杀大权。

    柳逸尽管很不甘,但还是咬了咬牙,将火气压回了腹中。

    柳逸不说话了,柳蔚看着柳逸怨愤的眼神,低笑一声,又看向柳逸怀里一直缄默不语的游姑娘,出声再道:“柳少爷真是好福气,糟糠之妻弃你不顾,娇妾美眷,又对你不闻不问。这位姑娘,明知道柳少爷此刻不宜与人冲突,而姑娘在这里,却一句劝慰也不说,当真贤良。”

    柳蔚这么一说,柳逸一下子看向怀中的游姑娘。

    方才损了这么大的面子,柳逸此刻心气正是不顺,一想到方才若是游姑娘拦住他,他也不至于被一个四品官指着鼻子骂,心里一时不忿,他推开游姑娘,兀自生起闷气。

    游姑娘摔在地上,重重的跌在稻草堆里,还没来得及痛呼,就听到“吱吱”两声。

    游姑娘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摔得太快,竟然压住了一只老鼠。

    “啊——”她尖叫一声跳起来,还想往柳逸怀里钻,可柳逸正烦她,看都不看,将人又推开。

    游姑娘泫然欲泣,都快哭了。

    可若是平时,一个这样娇滴滴水灵灵的女子哭泣,的确会让人心神动容,但现在,这位女子蓬头垢面,衣衫褴褛,活像个乞丐似的,又有谁能对这样的女子心生疼爱?

    金南芸看到这里,平白觉得无味,吐了口气,拉拉柳蔚的袖子,对柳蔚摇摇头。

    柳蔚原本还想再挤兑挤兑柳逸、游姑娘,毕竟等到案子破了,人放出来了,就没这种机会了。

    但金南芸明显于心不忍,柳蔚叹息的同时,看向容棱,示意容棱可以走了。

    容棱十分纵容的看柳蔚是真的玩够了,索性,看也不看牢房里的这出无聊闹剧,抬脚走向楼梯。

    后面的人一拥往前跟上。

    直到上了楼梯一半,还能听到下面柳逸的声音传来:“别过来,滚——”

    那游姑娘就带着哭腔说:“少爷,人家真的很怕老鼠……”

    娇娇软软,仿佛能掐出水来的声音,直让柳蔚打了个哆嗦,赶紧又快走了两步。

    出了牢房。

    柳蔚看金南芸其实并没有牢房里看到的那么好。

    金南芸的嘴唇有些白,脸却很红,柳蔚抬手,摸了摸金南芸的额头,金南芸也没躲,只是看着柳蔚。

    “低烧,可能牢里太潮湿了。”柳蔚说。

    金南芸虚虚的“嗯”了一声,人没什么精神。

    “先回客栈。”柳蔚说着,推了推小黎:“带你芸姨回客栈。”

    小黎并不愿意,嘟着嘴问:“爹你呢?”

    “跟你容叔叔还有些事要办,你们先回。”

    小黎还是不愿意。

    金南芸却已经满脸笑意的摸小黎的头,把人家一丝不苟的头发揉得很乱,笑说:“宝贝,今天你要一直陪着芸姨哦,不然芸姨生病不舒服,没人照顾,会死的。”

    小黎推开金南芸罪恶的手,扁着嘴:“低烧怎么会死。”

    “谁说不会,不照顾好就会死的,不信你问你爹。”

    柳小黎当真看向娘亲,无声询问。

    柳蔚白了儿子一眼,转而瞪着金南芸:“生病了就好好的,别逗这个逗那个的不消停。”

    “我什么时候不消停了,我看我一直都很消停。”金南芸说这句话时,虽然在笑,但笑的太勉强,也不知因为生病,还是因为柳逸。

    无论因为什么,柳蔚都不打算管了。

    柳蔚使唤小黎走了,便站在原地,等着正与曹余杰说话的容棱。

    容棱说完了话,回头就看到柳蔚正在看自己,他与曹余杰道别后,便走了过去。

    柳蔚直接往衙门外走。

    容棱跟上,走在柳蔚身边,问道:“去哪儿?”

    “查案。”

    容棱蹙眉:“不是说过,不着急。”

    柳蔚看容棱一眼:“我是不着急破案,但没说不急着找凶手,万一凶手这段时间再伤及哪个无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