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82章:柴房解剖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82章:柴房解剖

    一栋二进的小院子里,听到外头有人敲门,小丫鬟便出来开门。

    小丫鬟看到门外是两个不认识的公子,一时愣住。

    “二位,请问找谁?”

    柳蔚含笑说道:“黄老爷在吗?”

    小丫鬟脸色一白,立刻凝起眼睛,摇头:“你敲错门了。”

    说着,那小丫鬟就要关门。

    柳蔚及时拦住丫鬟,态度很礼貌:“姑娘莫要着急,你叫黄老爷出来,就说是朋友来找。”

    小丫鬟拼命关门:“没有,没有,没有什么黄老爷……我们家姑娘……姓吴。”

    “那让你们家姑娘出来见一面可好?”

    “姑娘出门了,你们赶紧走,别再堵着门了,再乱来,我可叫人了!”

    柳蔚闻言,这才放了手。

    大门“啪嗒”一声被重重关上。

    柳蔚笑的很是恣意,眼睛看向容棱,说道:“让你的人在这里盯住。”

    容棱抬手,对空中一挥,做了个手势。

    接着,就感觉四周劲风撩动,柳蔚看着空空如也的天空,说了一句:“真是怕死。”

    容棱眯起眼眸:“本王?”

    “是啊,不怕死会带这么多的暗卫?”柳蔚转身,走向巷子的另一头。

    容棱跟上,才道:“暗卫不放心。”

    “容都尉身手了得,暗卫还有何不放心的?”

    “柳先生身手也够了得,但本王仍旧不放心。”

    柳蔚闻言乐了,站定,看向容棱,凑上去故意说道:“容都尉的意思是说,暗卫也喜欢容都尉你,所以才跟着你?”

    容棱皱眉。

    柳蔚这时却笑得快活极了!

    一边笑一边往外走。

    容棱注视着柳蔚的背影,无奈,又觉好笑。

    ……

    晚上,用过了晚膳。

    柳蔚没管已被金南芸蹂躏得都快没了人形的小黎,只对浮生吩咐一声,记住哄小黎睡觉,便与容棱又去了衙门。

    两人偷偷摸摸去了衙门后院。

    容棱单手,双指,以两颗石子轻易便致两个守卫昏迷,再与柳蔚轻手轻脚的下了屋顶,旁若无人的走进柴房。

    柴房里头,黑漆漆一片。

    柳蔚早有准备,拿出蜡烛点好,让一旁的容棱拿着,而自己走到木板前,哗啦一下,掀开白布。

    白布里面,一具与早上一模一样的无头女尸,出现眼前。

    容棱此时道:“不是已知凶手身份,还要解剖?”

    “当然。”柳蔚一边解开女尸的衣服,一边说:“解剖是为了拿证据,白日不过是猜测,没有证据。哪怕猜测就是真相,到底也无法成立。”

    或许在古代没有这么严谨的刑侦,所以就算没有证据,如果有嫌疑,也可以先押入大牢。

    但是柳蔚却一直是个证据党,做什么都喜欢讲证据,完全靠猜的东西,始终是缺了点什么。

    尸体衣服打开,里面,露出光裸的女性身体。

    “没穿肚兜,没穿亵衣,这么冷的天气,只有两件衣服。”

    “因为凶手给尸体换了衣服,这个你说过。”

    柳蔚点头:“嗯,我说过,但正式开堂的时候,这是个证据,需要呈堂。”

    柳蔚偏头看向容棱:“让你带的纸笔呢?”

    容棱从怀中拿出准备好的纸笔。

    “早上小黎记录过的你就不用再记录,别重复了。”

    容棱安静的应了一声,就看到柳蔚戴着手套,拿着解剖刀,将尸体的前胸,划拉开。

    人肉从刀尖上分裂,切开皮肤,尸血满满溢出。

    柳蔚用手抹开那并不新鲜的尸血,让其不要挡住自己视线,切割的声音,带着生肉的腥味,窜入鼻息。

    柳蔚切得很是仔细,全神贯注。

    容棱在后面看着,微弱的光线,使气氛变得十分诡异,柴房里木柴的味道与尸血的味道混合。

    这感觉,很是微妙!

    切开前胸再往下,肚子很快便被破开,柳蔚等到洞开得差不多了,便伸手进去掏。

    没一会儿,掏出一大团血浆混杂的物体。

    “是什么?”容棱问道,提笔,准备记录。

    “胃。”

    容棱记录下来。

    而后看到柳蔚铺了一张白布在旁边,将胃放上去,切开胃囊,里面,非常难看。

    柳蔚将能分辨的死前未消化食物拿出来单独摆好,指着上面说:“白菜,玉米,面食,这个是……肉,看不出什么肉……”

    最后柳蔚索性拿起来,放在鼻尖嗅了嗅,判断一下:“鸡肉。”

    容棱艰难忍住生理反应,如实记录。

    柳蔚解说:“这些菜里都是放了辣子的,沁山府在北方,北方人少吃辣,便是我们住的客栈,食物也多为清淡。死者喜欢吃辣,是南方人,或是以前在南方居住过,或者死者的相公是南方人。”

    柳蔚说着,抬头问:“那四姑娘是哪里人?”

    “南方。”

    容棱派了人看守,自然也要打听那四姑娘的身份。

    容棱再道:“你猜的没错,四姑娘是黄觉新的外室,跟了黄觉新十来年,还为黄觉新生过一个儿子。白日你一提黄老板,四姑娘的丫鬟先慌了,以为你是黄家夫人派来的。”

    柳蔚笑了一声:“黄家夫人又不是傻子,怎么可能不知道自家相公养了一个外室在眼皮子底下十来年,还儿子都生了。”

    “这不清楚。”容棱说:“黄夫人天生有疾,不能生子,四姑娘的儿子,现是黄家大少爷。”

    “嗯?”柳蔚皱眉愣了一下,这个柳蔚倒没想过:“那黄夫人知道吗?”

    容棱摇头:“黄夫人只以为,那孩子是被收养的孤儿。”

    柳蔚嗤笑一声:“男人啊,怎么会心甘情愿的养别人的孩子,还视如己出,明着跟夫人说去外头收养一个,暗地里就找外室生一个,既然如此,为何不直接纳妾生子?”

    “黄觉新入赘,因此纳妾不被允许。”

    “黄觉新是入赘?”柳蔚乐了:“所以就找外室?外室黄家就不管了?”

    “黄夫人身体不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

    “那黄夫人都这样了,四姑娘就没点野心,不想取而代之?”

    容棱摇头,这个禀报之人没有说。

    柳蔚却猜测,估计不是这四姑娘没有野心,而是中间那个黄老爷在作怪。

    那黄老爷在本地的风评如此好,又怎可能纳个妾室回家,让人平白说他的难听闲话?

    越是表面完美的人,越是骨子里坏!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