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86章:高人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86章:高人

    那个声音迟疑一下,而后道:“还是别通报了,其实黑灯瞎火的,院子里也没有灯笼,他们真做了几次,换了几种姿势,我也看不清……不过这个不通报,那个呢。”

    “哪个?”

    “那个……”那个声音说道,伸手指了指。

    他的同伴看去,便看到巷子里,一墙之隔的大门外面,两道黑色的身影,来了,停驻片刻,又离开。

    “嗯?”同伴皱起眉:“是练家子。”

    “这个通不通报?”另一人还是更在意这个问题。

    同伴一拍他的脑门:“通报个屁,还不快跟上去看看情况!”

    另一人咕哝一声你怎么不去,却还是驾着轻功,跟了过去。

    半个时辰后,黄府正院夫人房内。

    黄茹听着下头人的禀报,淡淡的挥了挥手,谴道:“下去吧。”

    下头人忍不住道:“夫人,老爷养了人,这按规矩是要……”

    “下去。”打断下头人的提醒,黄茹语气有些疲惫。

    下头人到底不敢忤逆夫人,惟怕说重了,害得夫人再旧疾发作。

    等将人谴走了,房间安静下来,黄茹才对着黑暗中叹了口气,问道:“还需要查吗?”

    黑暗中,有人回道:“夫人想查吗?”

    “想?”黄茹自嘲一笑:“想不想还有什么用,我这身子,一日不如一日,他们筹谋已久,那人只怕尸骨也都寒了……”

    “要找到他吗?”

    黄茹深吸一口气,停顿了好半晌,却摇摇头:“找到也是具尸骨,还有何意义?”

    黑暗中,传来一声轻笑:“绝情。”

    黄茹眼睛一瞪:“你懂什么?你连你是谁都不肯说,却来对我的家事指指点点?黄觉新当初就不愿娶我,先是咬定了我与他是远方堂表亲,不能结合,再是嫌弃我身子不好,无法生子,最后却说是我黄家侮辱了他,要他堂堂男子,入赘妻家,他一早便是那样的人,我早年便该听父母的话,莫要对他执迷不悟,也省的现在,落了这样的下场。”

    黄茹说着,眼眶便开始发红,想到了双亡的父母,也想到了新婚之夜,两人的初次。

    黄觉新是如何冷情,如何薄待。

    原以为只要一心喜欢,便是拴也能将黄觉新拴住,不曾想,一个人的心飞走了,做什么都是无用。

    越想越气,越气越怒,黄茹深深的呼吸了好几下,突然,喉咙像是被卡住一样,按住胸口,哽咽了几下,唤道:“救……救我……”

    旧疾发作,每次都是这样,痛不欲生,愁心揪肝!

    黄茹对着那片黑暗伸出手去,手指弯曲,显然已是最后一丝力气。

    黑暗中,一枚丹药弹了出来,正中黄茹手心,黄茹一把捏住,往嘴里一塞,又喘了几口气,呼吸总算是安定下来。

    三日前,这个连摸样都不肯露出的男子,突然出现,找到自己,说了一些荒谬绝伦的话。

    黄茹一开始还觉得这人是骗子。

    但等到这人所说的事,一件一件的被证实,黄茹便不敢再大意。

    而昨日,黄茹心脏旧疾突发时,这人给了一颗丹药,那颗丹药宛若仙丹,只吃下去不到两个呼吸间,心就不疼了。

    黄茹现在哪怕不为了那些所谓的真相,也要留住这人,这人,说不定能救自己的命。

    将呼吸理顺了,黄茹看着黑暗之处,低声说道:“我现在只想好好活着,他们想我死,想要我黄家,我偏不给。等到宗家大伯归来,是人是鬼,是牛头还是马面,到时候,自有人替我做主,只求高人助我一臂,令我能等到大伯归来,届时,我黄家的金银财宝,高人随意取用。”

    “钱?”低低的笑声,透着股阴森的味道:“我不缺。”

    “高人……”

    “你不想报仇,我来这一趟便是无用,算我多事,告辞。”他说着,身子一跃,一道劲风飞过,转身,人已经消失不见。

    黄茹看着空荡荡的房间,不确定的唤了声:“高人……高人……”

    四周,再无人回应。

    黄茹皱紧了眉,一掌拍在桌子上!

    气的,直掐指尖。

    早知道,就该说自己要报仇了,只要能将人留住,报仇就报仇!

    此人虽然身份不明,但既然是有心帮她的,总不至于看着她被那对狗男女害死。

    想到那对狗男女,黄茹又是一阵气闷。

    黄觉新不是好东西,这对狗男女更不是好东西,当初,自己就不该一时心软,让这对狗男女进了府门。

    现如今,报应加身,命在旦夕。

    “来人。”黄茹对外头唤了一声。

    外面很快有丫鬟进来。

    “去把奶娘叫来。”

    丫鬟应声离去。

    没一会儿,黄茹的奶娘走了过来。

    一进来,便看到自家夫人还衣着整齐的坐在椅子上,不觉惊讶:“夫人怎的这个时辰,还不休息?”

    “现在歇吧。”黄茹说着,起身,让奶娘服侍。

    奶娘上前,一边为黄茹宽衣,一边问道:“夫人叫老奴来,可有什么要事?”

    “听说老爷要翻修湖心亭?”

    “是。”奶娘道:“老爷从外地特地带回来几只锦鲤,说是要重新打理一下湖畔,将湖心亭填了,做成一件水中观景阁,据说京里头的大人们府里都这样做,好看极了。”

    “已经动工了?”

    “图纸已经研究四五天了,好像是过两日就要动工。”

    “拦住。”黄茹语气冷厉起来:“一定要拦住。”

    “嗯?”奶娘不解:“夫人是何意思。”

    黄茹一把抓住奶娘的手,抿紧了唇说:“奶娘,这府里我已不管事了,什么都是老爷说了算,我手上无权,何事都做不了,能依靠的,也唯有奶娘了。”

    奶娘被黄茹这郑重的摸样吓到了。

    奶娘忙拍拍黄茹的手,安慰道:“夫人,您莫要多想,您的身子会慢慢好起来的,老爷是不舍您拖着病乏的身子,还日日操心府里的大小琐事,才将事儿都接了过去,夫人莫要多想,您只要好好养身子,等病好了,这府里头该是您的,还是您的。”

    “不是了。”黄茹摇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