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87章:无头男尸(剩蛋快乐)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87章:无头男尸(剩蛋快乐)

    黄茹恍惚一下,突然抱住奶娘:“奶娘,你一定要帮我,我不求什么,我不找他们报仇,也不要他们偿命,我只求将他们送官,让他们由朝廷定夺,而我,要守住我黄家家业,这是爹娘的遗愿,我哪怕没了这条命,也得替他们看住了。”

    “夫人,您说什么?”奶娘摸摸黄茹的额头,面带怜悯:“夫人,您不要再乱想了,什么报仇,什么偿命,根本没有的事,您不是被什么梦给魔着了?”

    “不是,不是。”黄茹解释不清楚,只能一咬牙,看看四周,悄声对着奶娘耳朵说了几句。

    奶娘先还没什么表情,听了两句,却一下瞪起眼睛。

    奶娘惊恐的看着黄茹,不可置信:“夫人,这话可不能乱说。”

    “你瞧着我的摸样,像是乱说的吗?”黄茹委屈极了,捂着脸,红着鼻子,哽咽着说:“尸体就在湖心亭下头的石墩里埋着,奶娘可还记得,这湖心亭是何时建的?十年了,整整十年了,我就说我的身子怎的越来越差,原来早便有迹可循,这些人,从一开始就是一伙的。”

    “可是……”奶娘还是不信:“可是怎么可能?老爷他……”

    “什么老爷,是黄觉杨,黄觉杨!”

    “夫人,您冷静一些。”奶娘忙扶着黄茹去坐下。

    一边为黄茹顺气,一边问道:“到底怎么回事,夫人您慢慢说,不要急,不要岔着气。”

    黄茹听话的冷静下来,爹娘死了,唯有一手将自己带大的奶娘,可以信任。

    简短的将这几日自己的调查说出来,但其间,黄茹避开了那不知姓名的高人身份。

    那高人既然不愿暴露人前,为了保留好感,黄茹自然不可能将其出卖。

    等到将一切说完,黄茹已经不知何时开始泪流满面。

    黄茹吸着鼻子,抽泣着道:“黄觉新,黄觉杨,这对兄弟,我当初只看过一眼,只觉得长得像,未曾想过,一开始便是李代桃僵,这两兄弟看中的一直都是我黄家家产,从十三年前成亲,足足三年,我竟从未发觉,我是嫁了两人,那两人将我恣意摆弄,我这身子,竟是睡了两人,从未干净过……”

    说到这里,黄茹已经泣不成声。

    奶娘却是惊得满头大汗,舔了舔唇,死死的握住黄茹的手,面色越来越冷。

    奶娘说道;“夫人,您莫要想多了,这等荒谬之事,可能根本就是假的,我们再查查,千万不要着急。”

    “查,我查的还不够清楚吗?”黄茹抹着眼泪,捏住奶娘的手:“奶娘,你答应我,一定要替我拖着,拖到宗家大伯归来。”

    “夫人您找了大族伯?”

    “那是自然。”黄茹目露恳求:“我一介孤女,这黄家上下都是黄觉杨的亲信,不找来大族伯,我只怕明日就要被他们杀了,奶娘,你一定要帮我。”

    奶娘沉默一下,点了点头:“好,奶娘帮你,奶娘是奶着夫人您长大的,您不管做什么,奶娘都帮您,夫人,莫要再哭了,先好好歇歇,您的身子,熬不起夜。”

    黄茹满脸泪花的进了被窝,看着奶娘目光柔和的守在床边,这才稍稍安心,慢慢闭上眼睛。

    “夫人,奶娘给你唱童谣,是你小时候最爱听的……”奶娘说着,便开始哼着安眠曲,手则搭在黄茹胸前的被子上,一拍一拍的,就像哄孩子一样,将黄茹哄睡着。

    直到过了半个时辰,床上之人呼吸变得均匀,应当是熟睡了,奶娘才熄灭蜡烛。

    带着一头的心事,奶娘小心翼翼的出了房间,关上房门。

    第二日,天刚破晓,咚咚的敲门声,便在耳边盘旋。

    柳蔚不耐烦的翻了个身,用枕头将自己脑袋埋起来,什么都听不到。

    可柳蔚这一动,却把小黎给吵醒了。

    小黎慢悠悠爬起床,看了看房门,又看了看娘亲,最后抓着头发,下床去开门。

    门一开,外面,浮生站在那里。

    “小黎公子,先生还未醒?”

    “嗯。”小黎含糊的应了一声,又歪歪斜斜的走回床边,爬上了床,钻进被窝。

    浮生一脸无辜的跟进来,站在床前,轻轻唤道:“先生,衙门来人了,说是有事找您。”

    柳蔚把小黎的被子抢过来,盖住了头!

    浮生无奈,动作很轻的将被子掀开一点,加大了一些音量,说:“先生,衙门来了人,就在外面,说是……”

    “别吵!”柳蔚起床气的呵斥一声,裹着被子,转了一个圈,让自己抱着被子滚到墙角,彻底不理人。

    浮生看柳蔚这样,就是不起来,不觉头疼。

    小黎被抢了被子,只能坐起来,满脸倦意的对浮生道:“浮生姐姐,你找容叔叔吧,我爹昨晚做指纹模型和香料成分检测,花了大半夜时辰,今个儿不到中午醒不来了。”

    “可是听衙门的人说,有人死了。”

    小黎嘟着嘴:“死了人找我爹做什么?”

    “说是,跟无头女尸案有关的人。”

    小黎皱起眉:“什么人?”

    “就是先生一直怀疑的那个黄家的,黄老爷。”

    此言一出,原本真的打死都不会起来的柳蔚,倏地掀开被子,坐起来,一头乱发的看着浮生:“黄老爷死了?”

    浮生点头:“衙门来的人是这么说的。”

    “怎么死的?”

    浮生摇头:“这个不知,不过说是头也被砍了。”

    柳蔚烦躁的抓抓头,下了床,一边穿衣服一边对正打算再睡个回笼的小黎道:“你也起来。”

    小黎提着被子,不解的问:“为什么?”

    “因为我没有懒觉睡,你也不可以有。”

    小黎:“……”

    最后,柳蔚像个恶毒后妈一样,死活将不愿意起床的小黎拖下床,把小黎拽着,下了客栈二楼。

    客栈一楼,容棱正在吃早餐。

    柳蔚披头散发的走过来,将梳子往男人手边一放,就背过身,问桌前站着的两名衙役:“到底出了何事?”

    衙役本就是接令来找这位司佐大人的,正主来了,两人当即知无不言。

    一人说道:“回大人,就是今个儿一早,菜市的贩子刚要摆摊,就有人在巷子的角落,发现了黄老爷的尸体,起先不知道那是黄老爷,只看到一具无头男尸,后来有个菜贩子在烂菜篓子里,找到了黄老爷的头颅,这才知道……”

    另一人又说道:“黄大人已经叫了陈爷子去现场,不过他老人家吩咐,此事与黄家有关,务必要请示了司佐大人您,问问大人您可要去看看尸首?”

    柳蔚沉吟着,还没说话,却发现身后一点动静都没有。

    柳蔚回头一看,便见容棱正在给小黎吹凉热粥,而那把梳子,就放在他手边,他却看都没看一眼。

    柳蔚皱起眉。

    男子的发饰不好梳,柳蔚嫌麻烦,在之前容棱第一次主动为她梳发后,她便越来越懒,最后变得每日起床,都要找容棱梳头。

    可今日,他却不肯给梳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