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89章:圆溜溜血淋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89章:圆溜溜血淋淋

    “好。”柳蔚对曹余杰笑笑,走过去,朝木桶里一看,果然看到里面,一颗圆溜溜血淋淋的人头,正放在那儿。

    柳蔚没有急着拿出来,而是先仔细看看木桶边缘,等到要观察的都观察完了,才把头提出来。

    柳蔚用手拎着人头的头发,将其拿起来,就放在旁边的台子上。

    周围顿时响起一声声吸气声,一些衙役哪怕见识广博,也是极难得的这么近距离看一颗人头。

    看一具尸体,和看一颗人头,感觉是不一样的。

    衙役们都有点接受不能,纷纷后退了几句,把脸别开。

    曹余杰毕竟是在京都当官的,以前京都也出过这种案件,他倒不怕那人头,只是若是那人头能闭着眼睛就好了。

    其瞪着一双铜铃那么大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你,怎么样都有些渗人!

    柳蔚却没有半点不适。

    柳蔚将人头细细的检查,看看前面,再看看后面,才揪着头发,将头拿起来,走过去,递给小黎。

    小黎费力的接过来,也跟柳蔚一样,先检查一边,然后便把头放回尸体的脖子上。

    一具全尸,这就拼好了。

    可是那头毕竟是圆的,就那么在地上,先还稳稳的,可没一会儿,就滚歪了。

    众人便见一具尸体平躺在地上,一颗头错位的偏倒搁着,瞧得人眼睛都疼了。

    曹余杰小心翼翼的问:“柳大人,究竟如何?”

    柳蔚摆摆手,不做声,只是从巷子走到外面,然后又看向之前看过的那片空地。

    然后柳蔚走过去,绕着圈子的,看来看去。

    人群后,曹余杰一脸茫然的问容棱:“都尉大人,柳大人这是……”

    “观察凶案现场。”

    曹余杰问:“怎么观察?”

    容棱沉默一下,道:“先要确定,是第一案发现场,还是第二案发现场。”

    “第一?第二?”曹余杰越听越迷糊,他看向跟了出来的陈爷子,问道:“老爷子,第一案发现场是什么?”

    陈爷子今天已经一句话都没说了,就是好奇才出来看看这个自称曲江府神医的柳大人,到底还想干什么?

    尸体都摆在箱子里了,不管不问,却跑出来瞎溜达,究竟什么意思?

    谁知道,陈爷子刚出来,还没看出个所以然来,就被曹大人的话,噎得面色一涨。

    第一案发现场?他怎么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他听都没听过好吗。

    曹余杰还满脸求知欲的望着陈爷子。

    陈爷子却感觉脸从涨红,变成了涨白,最后,陈爷子愤怒的挠挠头,不耐烦的吼了一声:“曹大人,做人可不能这样!我老头别的不说,在您手底下也有些年头了,昨个儿算我技不如人,今日我已打算低调做人,您这般将我架在火上烤,是当真逼着我老头这就离开沁山府了是不是?”

    曹余杰一听陈爷子这么说,便知道了,陈爷子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随即温言安抚道:“老爷子这说的什么气话,本官就是随口一问,这是你们一行的私密,你不说就算了,本官不问了。”

    曹余杰这是给了陈爷子面子,说是你们一行的私密,而不是说,你不知道,说不出来。

    陈爷子也舒了口气,当然情绪已是大受影响,再看柳蔚时,肚子里的火气,又满了出来。

    柳蔚在外面走了很久,观察了许久,再回来时,看到小黎正在取手套。

    瞧见娘亲回来,小黎就问:“爹,是回去解剖吧?”

    “嗯。”柳蔚道:“让人来收拾吧。”

    “好。”小黎脆生的应着,就招呼衙役们过来抬尸体,而小黎自己,就拿布包着那颗人头,抱在怀里。

    衙役们看着小孩竟然像抱皮球一样抱着人头,顿时看不下去的咽了咽唾沫,有几个人因为害怕,还避在人后,靠近都不敢靠近柳小黎。

    大队人马打算回衙门了,曹余杰却茫然了:“这就完了?”

    这查看尸体前后还不到两刻钟,曹余杰光是在这儿等,就等了一个半时辰,这位司佐大人过来,看了一会儿,一句话也没说,这就要回去了?

    那司佐大人到底看出了什么?

    柳蔚点点头,一脸平淡:“等回去把尸体解剖了,案子就破了。”

    “破了?”曹余杰还以为自己听错了:“你说,破了?”

    “嗯,破了。”

    “可……可怎么破的?凶手,凶手也找到了?”

    柳蔚一笑:“凶手虽说还没找到,但嫌疑人已经有了。”

    曹余杰根本不信,这位司佐大人就随便看了看,怎么就有嫌疑人了?

    “那嫌疑人是谁?”曹余杰问。

    柳蔚却不说了,表情有些趣味:“是一个,我也不理解的人。”

    曹余杰听不懂,还想再问,柳蔚却已经先行离开。

    容棱与小黎随后。

    三人上了马车,小黎怀里还抱着那颗人头。

    马车是朝衙门而去的,柳蔚问:“你要这颗头吗?”

    小黎点点头:“案子破了,我要这颗头。”

    小黎说着,还笑眯眯的把人头上的白布掀开,摸摸人头的头发,又摸摸人头的眼睛和鼻子,说:“他的眼睛真大,两颗眼珠子也很黑,泡药酒一定很好用。”

    下一刻,小黎竟就忍不住把胖胖的小手指在人头眼眶边上滑来滑去,好像随时都要戳进去,把眼球给抠出来。

    “就为了一双眼睛?”柳蔚有些看不上:“这是新鲜尸体,我方才看了一下,头后面是轻伤,没伤到脑髓,脑髓可以完整取出。”

    柳小黎闻言鼓起嘴,把人头抱紧,瞪着娘亲:“不行!要取人脑的话,就要把头骨切开,我要完整的头骨,不能断裂!”

    “脑髓比骨头有用。”

    “可这颗头是我要的。”柳小黎很舍不得的抱得更紧,鼓着嘴说:“爹你每次都要抢别人看好的,以前在曲江府就是,每次有新鲜的尸体,都是你抢走,我还有两个头骨集齐十二个标本了,我都收集了好久了,这个我一定不给你,如果你要脑髓,等我把骨头取出来,其他的都给你,鼻子,嘴,脑髓,颞叶,神经线,血管,都给你……”

    柳蔚听着小黎嘟哝完,然后板着脸,对小黎伸出手;“头给我!”

    小黎一下子跳起来,抱紧头颅,钻到容棱背后,小心的露出半颗脑袋,说:“不给。”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