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90章:本王希望你尽快想明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90章:本王希望你尽快想明白!

    柳蔚伸手去抢,可小黎也机灵,左躲右闪,就是不让娘亲抓到!

    柳蔚好几次抓脱了手,又因为中间隔了一个容棱,最后抓累了,柳蔚把矛头指向容棱:“你就不管管他?”

    容棱面无表情的看着柳蔚,随即回头,摸摸小黎的脑袋,说:“乖,头是你的。”

    小黎立刻笑出来。

    柳蔚却凝起眉,瞪着容棱:“一件事归一件事,我们的事,稍后再说,这颗头,我有用,我需要脑髓做实验。”

    小黎闻言从后面伸出头,冲娘亲吐舌头,说:“散掉的脑髓也可以用,又不是一定要用完整的。”

    “散掉的神经已经遭到破坏!”柳蔚说。

    小黎却不管,皱皱鼻子,仗着容叔叔撑腰,躲在容叔叔的背后,不给就是不给。

    柳蔚生气了,问容棱:“你就这么惯着他?”

    容棱看柳蔚一会儿,坚定道:“是。”

    柳蔚眉头皱的更紧了:“容棱,我不是跟你开玩笑,还有,你一早上都阴阳怪气的,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你不明白?”男人反问。

    柳蔚摇头:“我不明白。”

    容棱笑了一声:“那本王希望你尽快想明白!”

    柳蔚觉得这人就是有毛病,她该把他的脑子切开,看看他是不是神经被破坏了才对!

    从菜市口,到衙门,马车行了好一阵子才停下。

    柳蔚先下车,脸色很是不好。

    容棱走在第二,而小黎则躲在容棱的背后,一直都不敢靠近娘亲。

    第一辆马车停下,后面的马车也陆续停下。

    曹余杰和陈爷子坐在第二辆马车里,可是,两人下来,就看到前面情况好像不对。

    曹余杰走过来,问容棱;“都尉大人……可是车夫怠慢了?”

    容棱五官冷酷的摆手,正要说,进衙门再谈;柳蔚却趁容棱与人说话之际,快速窜了过来,一把将小黎怀里的人头抢过去。

    可小黎也不是吃素的!

    小家伙动作也快,指尖紧紧地抓着人头的头发,就是死不撒手。

    沾着大片血迹的白布此时已经丢开,衙门门口人来人往,后面的衙役们也临近了。

    可众人就眼睁睁看着一位清隽淡雅的年轻公子,与一位粉雕玉琢,摸样可人的小男孩,正抓着一颗人头。

    一人抓着其一边头发,公然的拉扯起来。

    那颗人头摸样惊恐,眼瞳鼓胀,嘴唇发白,脸色发青,怎么看都是一颗真正的死人脑袋。

    过路的百姓,有人惊叫起来。

    后面的衙役,也顿时不敢上前。

    曹余杰近距离的看着这一幕,吓得腿都险些软了,连忙后退两步。

    而因为曹余杰退得太急,还踩到了后面陈爷子的脚,陈爷子却顾不得叫疼,也看着那颗被争抢的人头,眼睛瞪得圆圆的,完全不知道,这又是闹得哪一出。

    柳蔚咬着唇,瞪着儿子:“放开。”

    小黎仰起头,反驳:“你放!”

    柳蔚说:“你只是要标本,等找到那具女尸的人头,那颗头给你。”

    小黎哼了一声,一点都不上当:“爹你又骗我,那具女尸的致命伤是头上,能造成致命的伤口,头骨肯定已经不能要了,不完整的头骨,怎么能当标本。”

    “那你怎么知道,这颗头的头骨是完整的,没准也蹭花了。”

    柳蔚这么一说,小黎倒是犹豫起来,然后看向容棱,很是苦恼,想求助容叔叔。

    容棱便道:“若是没蹭花呢?”

    “容棱!”柳蔚斥这男人一句。

    容棱却只是看柳蔚一眼,五官上一点表情都没有。

    小黎脸上笑着,说:“是啊,若是没蹭花呢?反正我不给,这颗头要我保管,如果蹭花了,就给爹你挖脑髓,如果没蹭花,就是我的,谁也抢不走。”

    柳蔚板着脸。

    小黎却难得的硬气一回,有容叔叔在!

    眼看着周围的人越来越多。

    曹余杰也听出了其中意思,不禁哭笑不得,上前打圆场:“这……柳大人,柳小公子,这是黄老板的头……”

    柳蔚看向曹余杰:“我自有法子说服黄家,捐出尸体。”

    柳小黎也道:“我不要尸体,我就要头,只要头。”

    柳蔚瞪视儿子:“我也只要脑髓。”

    “爹你不讲道理!”小黎跺脚,生气。

    “不讲道理怎么了?不讲道理你就不认我这个爹了?”

    小黎鼓着腮帮子,眼睛都气红了,看向容棱,吸着鼻子软糯喊道:“容叔叔……”

    容棱闻言,叹了口气,上前,大手利落地使了一个力道,将柳蔚的手挡开。

    柳蔚只觉得手腕上一麻,手一松,小黎已经将人头抓回来,宝贝似的塞进怀里,不拿出来。

    “你——”柳蔚努着看向容棱。

    容棱却已经拉着小黎的手,走进衙门。

    直到两人消失不见,柳蔚才烦躁的跟进去,心里想着,到底要怎么才能哄好容棱?

    这男人分明是在闹脾气,今日这种事,若是平时,容棱定然是站在她这边的,哪里会让小黎得逞。

    想到那是一块完整的人脑髓,柳蔚就咬牙,就这么给小黎浪费了!

    柳蔚怎么想都舍不得,要知道,这是一个崇尚入土为安的年代,以往曲江府有什么尸体,都是被家眷领回去。

    唯有偶尔几具无人认领的尸体,可以被柳蔚以权谋私带走。

    但在曲江府五年,柳蔚这里也就两具可用的尸体,完整的人脑,更是只有一块,而且早就被她用完了。

    现在难得有一块新的送上门,柳蔚是怎么都不想放手。

    所以归根究底,还是要先解决容棱的问题。

    一想到这里,柳蔚就十分后悔!

    昨日压根不该对容棱吼那一句,可谁知道这男人,突然发什么毛病,一下子就认真了。

    柳蔚边走边想,却不知道衙门外面闹开了锅。

    百姓们指指点点,议论纷纷:“那是……是不是我看错了,黄老板,是黄老板的头?”

    “黄老板死了?怎么会?”

    “天啊,那黄家是不是要完了?”

    “不是黄老板吧?是不是什么面具,面团做的假人头之类的,不可能是真的吧?若是真的,方才那位白净公子,跟那小孩抢什么?有人会抢真人头吗?”

    “可是那假人头哪里来的?这么说黄老板没事了?”

    “要不咱们去黄家铺子问问?”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