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赘婿  全职高手  魔道祖师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96章:迎接这一战的小黎!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96章:迎接这一战的小黎!

    小黎这一走,就没有回头。

    但柳小黎知道,有人在后面跟着自己,并且不加掩饰,跟得非常近!

    珍珠也在耳边提醒小黎:“桀桀桀。”

    小黎淡淡地嗯了一声,道:“没有关系。”

    柳小黎走到了离小河畔不远的空地周围,瞧见周围没人,便站定,转身,看向身后。

    身后不远出,一位身着黑衣的男子,正满脸笑意的看着柳小黎。

    小黎歪了歪头,问:“你是谁?”

    男子走近了两步,开腔说:“你不用知道我是谁。”

    小黎又问:“那你要杀我吗?”

    男人摇头:“不,杀你做什么?”

    “你不杀我?”小黎错愕一下,往前走两步,靠近男人一些,说:“你跟着我做什么?”

    男人笑了一下:“大路朝天,我往这边走,你也往这边走,顺道罢了。”

    这人身上的威压很是庞大,一看就是个高手!

    柳小黎知道,这人就是自己之前跟丢那人。

    不过,方才小黎是因为好奇才跟着这人,但现在这人反过来跟他时,却分明带着恶意。

    这人身上那满满的杀气,小黎绝对不会看错。

    小黎开始判断,是因为自己的跟踪,破坏了这人什么事,所以这人才恼羞成怒,对自己有了杀心?

    还是这人原本就是诱惑自己跟上去,要对自己行凶?

    如果是前者,小黎自觉中间跟丢了此人,应该不至于破坏什么事。

    如果是后者,那小黎觉得自己便是上当了。

    可是,刚才自己在那里切了半天人脑袋,洗了半天骨头,这人都没动手,怎的现在却突然动手?

    小黎不太理解,他的小脑袋,还想不了太复杂的事。

    于是小黎看向珍珠。

    珍珠竖着眼睛,桀桀的在小黎耳边叫了两声。

    小黎听懂了,点点头:“你说得对。”

    不管原因是什么,要把这个人带回去,给娘亲过目!

    小黎默默调了调身上的内衣,方便打架,打算迎接这一战。

    对面的星义挑了挑眉,勾唇笑着:“你似乎对我充满敌意?”

    小黎不做声。

    星义又问:“你听得懂这只鸟说的话?”

    小黎还是不做声。

    “这只鸟也能听懂你的话?”

    小黎依旧不做声。

    星义想着,难怪烈义说这鸟通人性,的确是很通人性,比大巫曾经养的那些蛇虫鼠蚁,通人性多了。

    如今大巫过世,新巫能力不足,若是把这只鸟儿交给新巫,不知会不会激发新巫什么。

    星义这么想着,便不把目标局限在柳小黎一人身上,他看那只黑色乌星鸟时,目光也渗出势在必得的凉意。

    星义的眼神变化小黎看不明白,珍珠却尤其敏感。

    它低沉的“桀”了一声。

    小黎闻言愣了一下,不太确定:“你说他要抓你?”

    “桀。”

    小黎冷下眸:“谁都不可以抓你!”

    “桀。”

    “嗯,只能先下手为强了。”

    这么嘀咕着,小黎已经身子一起,体内爆发出的内力,将自己带到男人面前,手中一把解剖刀滑落,短短的小手捏住冷刀的边缘,卡在指缝里,趁着男人还未反应过来时,对准男人的脖子,袭击过去!

    星义也是高手,在短短的愣神后,极快的反应过来,身子一退,避开攻击,手肘轻轻一转,朝着小黎的侧面攻去。

    可小黎个子小,身子灵活,从男人的手臂下钻了过去,避开攻击。

    两人就这样动起手来。

    小黎刚开始还带着试探的味道,到后来,知道此人武功怕是在自己之上,便不敢大意,动作也更凌厉了起来。

    星义刚开始也以为这孩子的武功只是泛泛,毕竟一个四五岁的孩子,不该有这样太过高深的功夫。

    但交手片刻,星义就知道自己大意了。

    常年的训练告诉星义,轻敌是大忌,保不准什么时候就阴沟里翻船。

    所以星义后面的招式也狠辣起来,要说步步致命,绝不为过!

    两人从地上打到空中,小黎最拿手的其实不是兵器,而是暗器。

    小黎以前就跟着娘亲学解剖刀,这把小刀片藏在袖子里非常好用,带在身边也方便。

    那时候,小黎还以为兵器真的只有解剖刀一种,到后来,容叔叔给他削了刀枪棍棒,他才知道,原来兵器种类这般多。

    而且耍起来,每种兵器的用法还不一样!

    所谓贪多嚼不烂,小黎一口气学这么多东西,实则根本学不出多少深意。

    所以,到最后,小黎因为其他兵器分心,什么兵器也没有练好。

    但有福有祸,暗器属于小黎以前半通不通的一门,因为娘亲也不是专门学暗器的,因此教授儿子的东西也有限。

    容叔叔却是暗器高手!

    小黎很惊讶的发现,自己以前学不通的地方,容叔叔稍微指点一下,就完全不同了。

    所以不知何时开始,小黎开始专攻暗器。

    到如今,小黎的暗器手法,已经凌驾于娘亲之上,容叔叔说,再过两年,便再难找到对手。

    眼下自己的刀刃已经有些支撑不住,小黎在思考,要不要退开,撤了解剖刀,开始丢兵器?

    可这人逼得太紧,自己一旦退开,必然会被先伤到,所以还不能贸然撤退。

    小黎很后悔,自己方才一开始就不该为了试探,而动刀子。

    一开始就该用暗器说话,这种以吾之短攻以彼长的做法,是武斗大忌。

    珍珠在旁边静观其变,眼着小黎渐渐落了下风,它展开翅膀,飞到附近最高的枝桠上,对着天空嘶鸣一声:“桀——”

    那声长鸣非常响亮,声音尖利,尾音绵长。

    小黎一听就知道它在做什么,不过星义也知道。

    “叫帮手来?”男人笑了一下,眼中带着趣味:“好,便看看这荒郊野外的,能找……”

    星义话还未说完,视线便凝固了。

    他视线瞧着树林中密密麻麻飞来的大小鸟儿,一瞬间手上失利,被小黎寻到缝隙,一片解剖刀,割上了星义的手背!

    小黎袭击的部位很刁钻,是手背大动脉的位置。

    星义只觉得手上一个钝痛,等回神时,血已经争先恐后的冒出来,不一会儿,便把他的整只手背染红。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