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98章:小黎觉得这个方法很好!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98章:小黎觉得这个方法很好!

    “唧唧。”一只小麻雀飞到珍珠身边,叫了两声。

    正吵得兴起的珍珠看了看小麻雀,而后扑扇着翅膀,到鸟群中去瞅了一眼。

    再出来时,就对小黎叫唤:“桀桀。”

    小黎楞了一下,眨眨眼,走过去看了一眼,然后抓抓头,不解的道:“他怎么了?”

    珍珠也不知道,歪了歪小脑袋。

    小黎蹲下身,掰开男子的眼皮瞧了一会儿,说:“晕倒了。”

    “桀?”珍珠停在男子脑袋顶上,似乎想叫醒他,就用嘴啄他的额头。因为力道没收,一下子给人戳出一个血点子。

    皮肉戳破了!

    珍珠茫然的望着小黎,似乎在说,这样他怎么还不醒?

    小黎把珍珠抱起来,搂在怀里,苦口婆心的说:“你不要欺负他了,他都晕倒了。”

    “桀桀。”珍珠反驳。

    小黎摸摸它的脑袋:“好好,你没有欺负他,是在救他,不过他好像是失血过多,你这样他又流血了。”

    珍珠弱弱的迟疑一下,而后小心翼翼的问:“桀桀?”

    小黎说:“我也不知道怎么救他,现在手上没有工具,只能把他带回城里去了。”

    “桀桀?”

    “嗯,带回去肯定会被爹爹知道,到时候我们一定会挨骂。”

    “桀桀。”珍珠很小声的嘟哝。

    小黎立刻瞪着它:“明明是我们一起做的坏事,你怎么可以推到我一个人身上?”

    “桀……”

    “你还狡辩?我不管,反正你要和我一起承担,这样才是我的好弟弟。”

    “桀桀。”

    “我是哥哥,你是弟弟,不过你要当哥哥也可以,告诉爹,是你把他弄晕的,我就让你当哥哥。”

    珍珠似乎思考了下,然后果断叫唤:“桀桀。”

    小黎脸色一沉,咕哝:“现在叫哥哥倒是叫的顺畅了……”

    最后,在把哥哥弟弟的问题终于理清楚后,小黎面对了第二个难题。

    要怎么把这个大人,拖回城里去?

    总不能让鸟儿们送他回去!

    且不说一群乌压压的鸟抬着一个人的画面会惊吓到多少人,就说这些鸟儿,都是体型比较小的品种,也抬不起一个大活人。

    小黎最后思考了很久,又在珍珠的出主意下,哥哥弟弟终于做了决定。

    “要不就把他扔在这儿吧。”

    小黎觉得这个方法很好。

    丢在这里,肯定不会让爹爹发现的。

    如果这个人自己死了,他就过来领尸体,其实,他还缺两个头骨标本,现在怀里已经有一个了,还差一个,这个头,看起来大小就很适中,做出来的标本,一定也很好看。

    可是就在小黎已经做好决定后,珍珠又弱弱的补了一句:“桀桀。”

    小黎一愣,看着它:“会这样吗?”

    “桀桀。”

    “唔……”小黎思考:“如果会被山里的野兽拖走的话,那就不能丢这里了,他要是被野兽咬的骨头都散掉坏掉,那还怎么做标本。”

    最后,在小黎又纠结了好久后,还是决定把这人带回城里治疗。

    小黎先给那男子点穴止血,然后在附近找了半天,找到一块木板,就把木板垫在男子背后,把男子的衣服撕成一条一条的,用布条绑定男子和木板。

    接着,小黎就费了吃奶般力气的,拖着男子另一只没受伤的手,往城里走。

    说来小黎力气蛮大,毕竟从小练武,体魄就不一样,死活要拖动一个成年男子,绝对没有问题。

    珍珠遣散了一众小弟,临走前训话了一会儿,惹得所有鸟儿齐齐恭敬嘶鸣。

    然后,珍珠才跟小黎一起离开。

    小黎一边走,就一边问珍珠,回头应该怎么跟爹爹说?

    他擅自把人头做成了头骨,虽然给爹爹带了脑髓,但是是散的,爹爹肯定不高兴。

    并且在还没破案之前,人头还属于证物,不能乱动的,更何况是被损坏。

    虽然人头上的细节他都能补在验尸报告中,但爹爹肯定不乐意,说不定还会打他。

    小黎要想一个好办法,让爹爹不骂他。

    这么想着,他看向了身后木板上的男子,小家伙的嘴角,咧出一丝笑。

    珍珠看他表情不对,就问:“桀桀。”

    小黎却只是傻笑,过了好一会儿,才悄悄跟珍珠说了自己的打算。

    珍珠听完吓了一跳,叫声都尖锐起来:“桀桀?”

    小黎急忙安抚它:“放心吧,只要你配合我,爹爹不会知道的,我们都不会挨打。”

    “桀桀桀……”

    小黎含糊:“你虽然叫了我哥哥,但是我也没说,你就可以完全置身事外了……”

    “桀桀桀!”那尖嘴叨小黎的脑袋,很生气,觉得自己被骗了。

    小黎理亏,也只能抱住脑袋,蹲在地上求饶:“反正已经这样了,还能怎么办嘛……你一定要帮我,珍珠,你不帮我,爹爹一定会很生气很生气的。”

    “桀!”珍珠叫着,冷冷的别开脸去。

    小黎鼓着嘴,忙讨好的推推它:“帮帮我吧,好不好。”

    珍珠不肯,小黎就一直哄它。

    哥哥弟弟在城郊的荒地里磨蹭了好半天,等到回过神来时,木板上的男子,嘴唇已经更白了,看着眼皮都好像要翻过去似的。

    小黎说了好久才终于说通珍珠。

    他高兴的亲了珍珠一下,就兴致勃勃的重新抓起男子的手,重新拖。

    可这一下,力道没掌握住,只听“咔嚓”一声脆响。

    小黎一愣:“什么声音?”

    珍珠东张西望,漫不经心,表示它也不知道。

    小黎便也不在意了,拖着男子的手,继续往城里走,就是这次拖的时候,好像感觉男子的手软绵了一些,好拉了一些。

    但是小黎也没在意,只一边走,一边组织着一会儿要跟爹说的话。

    沁山府的衙门里。

    柳蔚当场写了尸检报告,而后交给曹余杰。

    曹余杰看着报告上的一一项项检查结果,又看了看被司佐大人剖开的尸体肚子,里头血淋淋的一团,看得人直犯恶心。

    但是从腹腔内脏里,的确可以看出尸体的伤口程度,包括他插入器官内的断骨,都瞧得一清二楚。

    可瞧得太清楚也不好,曹余杰只看了两眼,便别开视线。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