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299章:实力已经充分证明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299章:实力已经充分证明

    倒是陈爷子,一直在看,似乎是打算再看出点什么连柳蔚也没看出来的东西,好借此扳回一局。

    曹余杰捏着验尸报告,说道:“真没想到,一具尸体,竟然还能列得这样分明,里面看着条理清晰,一目了然。现今京都内办案,都是用这样的书写方式了?这下面地方,倒是还未收到通知普及……”

    曹余杰一脸期待的看着容棱:“容都尉,咱们沁山府,何时也沿用这种,尸……尸检报告啊?”

    容棱瞧曹余杰一眼,淡声回道:“过一阵子。”

    “好,好。”曹余杰一连嘴的应着。

    而后曹余杰又问柳蔚:“柳大人这份报告做得真是相当的好,不过这上面,并未写出嫌犯人,不知柳大人可能推测一二?”

    “我知道了。”还不等柳蔚回答,陈爷子先激动的开口道:“凶手是个孩子!”

    柳蔚眼皮一闪,看向陈爷子。

    陈爷子却抢过曹余杰手上的验尸报告,一项一项的跟尸体对照,然后说出自己的推测:“若是司佐大人上面写的都是对的,那凶手,必定是个身高只到黄老爷胸口的孩童。曹大人您看黄老爷的腹部,这些藏在肉里面的拳头淤印,还有这些伤口,您看,是不是如此?”

    陈爷子喋喋不休的说出自己的推测,期间很得意的看了柳蔚一眼,眼中全是志得意满。

    柳蔚静静的回视陈爷子,冷笑一声。

    柳蔚承认,自己隐藏了嫌疑人的身份,的确是打算私下去看看那个孩子。

    这件案子很明显就是普通的家庭纠纷导致,但是从小就会杀人的孩子,到底是天生性格扭曲,还是有什么隐情?

    柳蔚向来对心理不太好的孩子比较宽容,以前她接受训练时,教授曾带她去过一间精神病院,在精神病院里对犯罪人的心理进行现场解析。

    为了让学生听明白课程内容,教授还会故意让医护人员做一些触碰患者底线的事,让其狂性大发,再告诉学生们,这种情况,是出于什么症状。

    那时候柳蔚就见到一个孩子,一个十三岁的男孩,一夜之间,杀了其父母,哥哥,妹妹,佣人,共计人口十六人。

    那是一位少爷,因为不是父母亲生的,所以从小自卑,终于,在长久得不到人权,被哥哥妹妹欺负,被佣人欺负,被父母打骂连续五年之后,他没有习惯这种虐待,开始叛逆,并反抗了!

    一个晚上,男孩在全家人熟睡之后,用尽办法的将全家人成功杀害,杀害后,用菜刀乱砍泄愤。

    第二天邻居报警,警方看到了男孩。

    男孩当时正满身是血的睡在客厅中央,他的身上还有残余的鞭打痕迹,身上大大小小全是曾经被虐过的伤痕。

    一开始警方还以为男孩是幸存者,可之后男孩醒来,把自己的犯罪过程,全部交代了。

    并且笑得很甜的说,终于不会挨打了……

    当警方告诉男孩,他要被关进相关地方承受责任时,男孩说,那只要我乖乖的,是不是会一辈子有饭吃?是不是一辈子也不会再有人欺负我?

    可惜,最后男孩在收容教养期间仍被欺负,而男孩的决定,同样是杀了对方,到最后,男孩被送到了精神病院,严加看守。

    柳蔚见到男孩的时候,他像一个正常男孩一样,坐在单人的病房里,腼腆又害羞的玩着病房配备的游戏机。

    男孩打游戏总是打不过,所以一直无法过关,但是男孩一点不着急,似乎只是喜欢这个过程。

    那时候教授让柳蔚进去跟那男孩说话。

    柳蔚进去了,并且在男孩警惕又害怕的目光下,陪他玩了一下午,终于突破了男孩的心防,得到了他的认可。

    那个时候,那男孩渐渐的开始用快乐又崇拜的目光看着柳蔚。

    柳蔚也将他当做了一个正常的男孩,会给他吃的,摸他的头,在他好奇又天真的目光下,告诉他外面的世界,有多漂亮。

    那男孩很羡慕,但是又很知足的说,我在这里也很好,一辈子都在这里,最好了,因为有很多叔叔阿姨,会看着我,照顾我,不会让我再犯错。

    柳蔚当时觉得,男孩总有一天会痊愈,并且决定,以后要多来探望他,这孩子该是多么孤独,才会对一个愿意跟他玩一下午游戏的人,就敞开心扉?

    孩子是没有错的,柳蔚一直这样认为。

    所以她总是愿意给孩子机会,总是觉得孩子是可以教的,孩子犯了错,那是大人的不作为,该判刑的,应该是大人。

    柳蔚自己也有孩子,如果有一天小黎变成了嗜血杀人狂魔,那错的人就是她,因为是她没教好小黎。

    一个成功的父母,唯一的责任就是把自己的孩子,从一个懵懂无知,对世界的认识一片空白的肉团,教养成一个有担当,有责任心的人。

    这个过程很艰辛,但你既然生了这个孩子,这就是你的责任,如果没想好你可以不生,你生了,就要负责。

    陈爷子看柳蔚的表情,就觉得柳蔚应该没看出什么门道,顿时便道:“我老头验尸几十年,这些明白的东西,一眼便看出了,柳大人,您看出来吗?”

    柳蔚看了陈爷子一眼,含笑着摇头:“没有。”

    陈爷子立刻笑了:“哈哈哈,没关系,没关系,柳大人年纪轻轻能看出这般多,已是不易,不过到底验尸也不是寻常人想的那样简单,别的暂且不说,就说这经验积累,就需长年累月,这次柳大人便跟着我老头查下去,就从孩子入手。”

    曹余杰却皱了皱眉,看向柳蔚:“柳大人,当真是孩子?”

    陈爷子不乐意:“怎的,我老头说的话,曹大人不信?”

    “不,不是。”曹余杰嘴里虽这么说,但眼睛却瞟向柳蔚,显然是更相信柳蔚的意思。

    毕竟连续两具尸体。

    柳蔚的实力已经充分证明了。

    而陈爷子,曹余杰以前是全心信任的,现在,却……

    陈爷子皱皱眉,想为自己辩些什么。

    柳蔚却道:“关于凶手的身份,本官也有过一些设想,不过考虑到证据不足,便并未说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