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00章:拼命挑眉毛,给珍珠使眼色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00章:拼命挑眉毛,给珍珠使眼色

    陈爷子立刻问道:“柳大人设想的是什么?”

    柳蔚回道:“介于前一具女尸被凶手特意装扮过,伪装成男子所杀,所以这具尸体,哪怕有再多的表面证据,本官也不敢断言这就一定是一个八九岁的孩子所为。唯怕,最后入了凶手设下的圈套。”

    曹余杰忙说:“是这个道理,是这个道理。”

    “曹大人。”陈爷子顿生不满。

    曹余杰却未理陈爷子,只看着柳蔚问道:“那之前柳大人说,案子已经破了,是否……”

    “本官心里已有了嫌犯,只是还需再查探一二,曹大人无需心急。”

    曹余杰这就放心了,又问:“那黄老板的头……”

    柳蔚摆摆手:“头上的伤口,也一并书写到了尸检报告中,又有容都尉亲自检验,那颗头,已经无甚用处了。”

    曹余杰一听柳蔚这么说,就觉得这人是想独吞黄觉新的头,便尴尬道:“可是,那毕竟是黄家当家人的头颅,总要还人家一个全尸……”

    “此事我会与黄家交涉,曹大人不必担心。”

    柳蔚愿意自己去解决,而非推到衙门头上。

    如此,曹余杰自然也就允了,反正不要牵连到他,能把案子破了,那就一切都好。

    可曹余杰敷衍过去了,陈爷子却不肯。

    “那尸体是沁山府的,就该是我老头的,柳大人,还是请令公子交出人头,我老头这里也好登记。”

    柳蔚看过去。

    陈爷子不惧不怕的迎视柳蔚。

    柳蔚也没说什么,又转头,看向容棱。

    容棱便看向曹余杰。

    曹余杰叹了口气,就知道这司佐大人跟容都尉是一头的!

    曹余杰认命的上前,亲自将陈爷子带走:“老爷子,本官这儿刚好有些事要与你说,随本官去后堂一趟。”

    “可是,曹大人……”

    “跟本官来便是。”

    到底是大人的命令,陈爷子不甘心的又狠狠瞪了柳蔚一眼,才咬着牙,随曹余杰离开。

    等到其他人都被驱散回去做事,柴房门也锁了,看守各自归位,柳蔚才到处看了看,没看到小黎。

    容棱道:“小黎跑了,抱着那颗头。”

    柳蔚揉了揉眉心:“你怎么不拦着?”

    “小黎不在也好。”容棱说着,上前拉住柳蔚的手。

    柳蔚条件反射的要甩开:“做什么?”

    “你说做什么?”

    柳蔚还没反应过来,容棱已将她拉到了一边,抵着她的耳朵问:“先前未说完的,现下可以说了?”

    柳蔚抿着唇,板着脸,严肃的戳着容棱的胸口:“你到底心急什么?现在有更重要的事。那么大一颗人头不见了,不用找回来吗?你好歹也是镇格门的都尉,就不能把那些乱七八糟风花雪月的心思都收一收,把心思放在公事上?别忘了,司佐的工作是协助,这件案子是你非接走的,是你容棱的案子。”

    柳蔚说的义正言辞,眼底一点心虚都没有,浑身上下都是正气凛然。

    容棱仔细看了她好一会儿,视线一瞬不瞬,也不说话。

    柳蔚舔了舔唇,放软了声音,道:“先找人头,人头也是公事,我们之事,晚上回去再说。”

    柳蔚说着,也不敢看容棱的眼睛,就摸摸鼻子,打算转过身去。

    容棱却拉住柳蔚,掰住柳蔚纤弱的肩膀,将她硬扯回自己怀里,捏住她的下巴,冷冷的道:“最后限期,晚上。”

    柳蔚艰难地咽了咽唾沫,到底点了点头。

    容棱总算放开她。

    柳蔚赶紧后退两步,然后看了容棱一眼,瞧见他面色冷峻,目光极为认真,一下就头疼了。

    这和她一开始的设想不一样啊,搞到这一步,她乱七八糟,他倒是步步紧逼了。

    柳蔚背过容棱,一步一步朝着衙门外走,她边走边想,晚上,又该怎么敷衍过去。

    还没走到大门,就听外面有人大叫:“死……死人,又有死人……又有死人了……”

    柳蔚眼睛一抬,朝那声音的来源处看去。

    便见一个小衙役抱着自己的帽子,连滚带爬的进来,直直的就往曹大人所在的后堂去。

    柳蔚眯了眯眼,第一反应就是,黄家那熊孩子不止把黄觉新杀了,还又把四姑娘也给杀了?

    柳蔚看了容棱一眼,迅速的说:“又出了命案,如果今晚加班的话,之前说的那事儿,推迟到明天再谈!”

    说完,柳蔚也不给容棱拒绝的时间,一抬腿就往衙门外跑。

    容棱在沉默一下后,看着柳蔚飞奔的背影,深沉的出了口气,但还是跟了过去。

    还没到门口,就听到外头叽叽喳喳的,议论声此起彼伏。

    柳蔚这一走近了,便看到大门口已经被衙役们包围起来,一个个探头探脑,往里头瞅。

    柳蔚推开人群,原以为接下来会看到又一具无头女尸,可是,却没想到。

    柳蔚看到的是一个豆丁那么大的孩童,怀里抱着个骷髅脑袋,一脸懵懂的拖着一具浑身是血,不知死活的男子的手,乖乖的站在那里。

    看到娘亲,柳小黎便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爹……”

    柳蔚看着小黎,不确定的眨眨眼,又看看那不知是死是活的男子,再眨眨眼。

    娘亲的表情,小黎真是太懂了。

    看娘亲一脸纳闷,他就赶紧坦白从宽:“我刚才跟珍珠去玩,看到这个叔叔受伤了,我就把叔叔带回来了,叔叔……叔叔还没死。”

    因为是说谎,所以小黎的语气很急,显得狡辩的痕迹很重。

    他怕露馅,就拼命挑眉毛,给珍珠使眼色。

    珍珠的小眼珠子转了两圈儿,一开始想假装没听到小黎的话,可后来小黎的暗示太明显了,它要是不帮腔,很可能把自己也要牵连进去,便只能默默的“桀桀”两声。

    柳蔚站在原地,先听了小黎的话,又听了珍珠的话,才吐出口气,最后看看地上那受伤的男子,头疼的按了按自己的眉心。

    “你们见到的时候,他已经受伤了?”柳蔚问。

    小黎赶紧点头:“是,是啊。”

    珍珠也跟着点头:“桀,桀桀。”

    柳蔚觉得头更痛了,摆摆手,疲惫的扫了周围的衙役们几眼。

    衙役们也很识趣,一听不是尸体,没有死人,便行礼后一一退去。

    容棱站在柳蔚身旁,视线深沉的看了看从大门外一直蔓延到门内的一地血痕,问小黎:“你便是将他一路拖过来的?”

    小黎乖乖点头:“是啊,我个子太小了,抱不起他我就拖。”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