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03章:像是要把柳蔚的下巴捏碎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03章:像是要把柳蔚的下巴捏碎

    星义皱了皱眉,不明白他在做什么,可随即,突然感觉头疼欲裂。

    星义咬着牙,没让自己痛呼出声,却狠狠的瞪着容棱:“严刑逼供?”

    容棱眼皮都没抬,手指移到星义的脑门,在其又是一点,星义只觉得宛若有块铁一般的石头,砸进了他的脑袋里头,痛得他呼吸都颤抖了。

    可恶,这人用的又是何等古怪功法,只是轻轻一点,怎会有如此威力?

    看样子这人该是用内力催的力道,但星义也是懂得内力之人,内力的最高杀伤力,也不到此地步。

    这些中原人,一个一个的,到底有多厉害?

    星义强迫自己保持镇定,他从小接受训练,这样程度的严刑逼供,还制不住他。

    只是方才刚醒过来,身子还有些虚,一下有些接受不了,待他调整好了,咬咬牙,这些程度的虐待,都是一闭眼就过去了。

    容棱见星义已经做好了三缄其口的准备,便也不收力,五指张开,捏住其头顶,狠狠一扣!

    星义原本以为之前那已经算厉害了,没成想这一下,却让他疼的霍然睁眼。

    紧紧的看着头顶上的床幔,星义喉咙宛若被卡住一般,连一句闷哼都叫不出口。

    星义眯起眼睛,感受着脑袋像是要被挤爆般的痛苦,张嘴,恨恨的说:“就这点本事?镇格门,也不外如是!”

    容棱冷下眸子,松开星义的头,在其胸口某处,狠狠一点。

    这一下,星义并没多少疼痛感,但少顷之后,却感觉上身血管里,像是有蚂蚁在爬似的难受。

    星义不可思议的盯着容棱,这人只是点了一下,为何会有这种感觉?这人在他身上放了什么?

    星义虽然震惊,但还是没有要说的打算,容棱哼了一声,又在星义双膝点了两下。

    不是麻穴,就是痒穴,该是最折磨人的地方,但星义硬是憋着一口气,再难受也不妥协。

    容棱看看时辰,觉得就这么耗下去也不是办法。

    他走到门边,对着外面隐藏在暗处的暗卫们吩咐一句:“看牢!”

    便不再管星义,走向了柳蔚的房间。

    星义被撂下,浑身酸麻难受,奇痒难忍!

    偏偏连动都动不了一下。

    星义额头布满了细汗,那是强韧痒麻而造成的,他在考虑,他虽然不怕刑罚,但若是能少受些苦,又何必这样自找虐待?

    此刻容棱不在,星义在迅速编造,看能否编一套完美些的说辞,先糊弄过去。

    撒谎也是从小的训练项目之一,星义有信心,自己可以编的无人看出。

    方才刚醒来,时间太短,他没有办法设想周全,现在,到底争取了一些时间。

    就在星义忙着一边抵抗身体的难受,一边脑子迅速转动时。

    容棱敲响了柳蔚的房门。

    柳蔚坐在床上,一听到房门响,就抖了一下,然后缩回被子里,推推旁边的小黎。

    小黎正抱着自己的骷髅头宝贝,娘亲一叫他,他就反应过来,然后张口对外面头道:“谁啊?”

    “是我。”容棱的声音,淡淡传来。

    柳蔚给小黎使眼色!

    小黎乖巧的点点头,但又小声的确认:“爹,这可是你说的,我帮你挡住容叔叔,这颗头就送给我了。”

    柳蔚敲了小黎脑门一下:“知道了,你的。”

    柳小黎高兴的笑笑,然后对外头道:“容叔叔,我都睡了。”

    “你爹呢?”容棱问道。

    “我爹也睡了。”

    外面沉默一下,接着便是转身离开的脚步声。

    柳蔚眨眨眼,仔细的竖起耳朵听,果真听到脚步声越行越远。

    柳蔚摸摸下巴,狐疑,这就走了?这么容易?

    柳蔚不信,又推了推小黎:“去看看。”

    小黎搂紧自己的头骨,跳下床,走到门边,回头问道:“开门吗?”

    柳蔚摇头:“先趴门口听听。”

    小黎就趴在门口,仔细的听听,随即摇摇头:“容叔叔走了。”

    柳蔚眯起了眼,还是不信!

    那男人若是有这么好打发,她至于躲成这样?

    柳蔚也跳下床,小心翼翼的走到门口,透过白色的绢布门扉,往外面偷窥,却见外头,果然一个人都没有。

    柳蔚眉头一皱,索性轻手轻脚的打开房门,露出一个缝,再次瞧,却还是一个人都没有。

    难道真得走了?

    小黎看娘亲跟做贼似的,觉得跟自己无关,便转身要回床上,可刚一转身,脑袋便撞到了一面软墙,小黎身子一歪,险些摔倒,等站定了,抬起头,看到那面软墙是谁,小黎突然说不出话了。

    柳蔚还在门口探头探脑的偷看!

    小黎咽了咽唾沫,看着正给自己比出“噤声”手势的容棱,一下子就僵硬了。

    小黎再看看房间大敞的窗户,心里暗骂自己不聪明,怎么就忘了把窗户锁上了。

    柳蔚趴在门口,半个身子都伸出去了,却还是没看到容棱。

    柳蔚抓了下头,一方面觉得不现实,一方面又觉得逃过一劫也不错,正当她这么想着时,却听后面传来一声询问:“找到人了?”

    那声音冰冰凉凉,带着低沉,何其熟悉……

    柳蔚手指一僵,眼睛慢慢往后看,等终于看到身后站着的是谁时,她呼吸一滞!

    卡了数秒,才说出话来:“嗨,好巧。”

    容棱一把捏住她的手,将她拖出房间,往外走。

    柳蔚被他扯得手痛,不乐意的想挣开,容棱却捏得更紧,没一会儿,两人便到了客栈后院。

    远处的马棚里,马儿正在休酣,柳蔚甩开容棱的手,拧着眉一边揉自己的手,一边道:“你干什么?”

    容棱迈步,逼近她。

    柳蔚愣了一下,条件反射的后退!

    容棱却再次逼近,这次,他还捏住她纤细的手臂,让她无法再退。

    柳蔚抿了抿唇,蹙眉瞪着他,索性也不躲了,就这么直挺挺的与他对视起来了。

    容棱一手捏住她的下巴,逼视她的眼睛,寒声道:“别想再躲本王。”

    柳蔚硬撑着说:“谁躲了,我有什么可躲的。”

    “说。”

    柳蔚装模作样:“我说什么?”

    容棱眯起深沉厉眸,手上的力道不禁又加重了几分,像是要把柳蔚的下巴捏碎。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