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06章:往都尉大人耳朵里吹气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06章:往都尉大人耳朵里吹气了

    容棱以前就听柳蔚提起过什么微表情心理学。

    但是,容棱当时对此并没有多少感悟,如今看来,这门学问,倒是比他想象得深。

    容棱又问道:“如何确定,他的主人便是权王?”

    柳蔚笑道:“这个是我猜的,不过一猜就给猜中了!我一说到权王,他的眼神便僵直了,随即短暂的闭了闭眼。虽然闭眼时间很短,大略就是一眨眼的功夫儿,但那是害怕恐惧时,强行与我切断视线联系的身体自主反应,所以,反倒给我证实了。”

    星义此刻说不出话来,他狠狠的瞪着柳蔚!

    那剜人的视线,仿佛是要将柳蔚盯出一个窟窿。

    柳蔚懒得再问星义是如何与小黎起冲突的。

    无论如何,小黎这次算是歪打正着,把一个辽州钉子给挖出来了,也算有不小的收获。

    就是那件东西,权王想要的东西,究竟是什么呢?

    柳蔚不太确定。

    但世上东西千千万万,她一样一样的问,只怕问到天亮也问不出来。

    柳蔚也不打算废这个神,这些本就是容棱分内之事,自己帮到这里,已经够了。

    相反,容棱却已经猜到,那东西是什么了。

    这里是沁山府,容棱虽从未来过沁山府,却在查探纪家旧案时,查到纪夏秋当年是与一名丫鬟,一道被柳桓从岭州带回京都的。

    而那名丫鬟应当比纪夏秋大几岁。

    在纪夏秋被送进宫后,柳家便做主,将丫鬟撵走,而那丫鬟之后据说是去了沁山府,随即也再无消息。

    偏偏是沁山府,偏偏又与纪家有关,世上哪有这样多的巧合。

    容棱知道,宝藏虽是历代皇帝非临终前的不传之秘,但都是皇亲,总有疏漏。

    先帝当初欲传位之人,乃是前太子。

    而前太子死得蹊跷,前太子亲弟,二皇子又被新皇废黜,权王当时年幼,被送往辽州,身边却总是还带着一些曾经太子府与二皇府的旧人。

    若是先帝当真曾将宝藏之事告知前太子或二皇子,那之后权王知晓,便不奇怪了。

    宝藏之谜,连接的就是纪家。

    容棱认为眼前这人的性命,是不能留了。

    柳蔚,是决计不能出现在权王那视线里的。

    星义不知,在自己正震惊这世上当真有看两眼,便能辨别话语真假的方法时,对他,容棱已起了杀心。

    柳蔚打了个哈欠,此刻是当真乏了,瞧着这儿也没自己什么事儿了,她从椅子上站起来,打算回房。

    容棱跟着起来,送她回去。

    房门开了又关,星义盯着眼前的白色床幔,心里复杂至极。

    将柳蔚送到房门口。

    柳蔚正打算进去,容棱却拉住她。

    柳蔚回头,不解得道:“做什么?”

    容棱也不说话,就看着她。

    柳蔚眨了眨眼:“到底做什么?”

    “做什么都可以?”容棱反问道。

    柳蔚滞了一下,顿时明白了!

    柳蔚捏住容棱的衣领,将容棱拉到自己唇边,抵着他的耳朵道:“你以为,地下情是什么意思?”

    容棱沉默。

    柳蔚轻笑一声:“你还在观察期,任何亲密动作,都要容后再议的意思。”

    柳蔚说完,笑眯眯的放开他。

    反正他也不懂“地下情”的真正意思!

    在容棱微蹙的目光下,柳蔚拍拍他的衣领,把他的衣领拍好,而后温柔的道:“晚安哦。”

    话落,柳蔚闪身回到房间,哐的一声,关紧房门。

    容棱看着在自己眼前紧闭上的门扉,抿起薄唇,眼神不觉微凉。

    所以,地下情不是相好的意思?他还没有权利与柳蔚亲热?

    那这与之前有什么区别?

    容棱觉得自己又被柳蔚戏弄了,吐了口气,不耐烦的回头,却感觉到周围几束灼热的视线,从四面八方侵袭而来。

    容棱眯了眯眼,冷声:“好看?”

    那几束视线赶紧转开……

    等到容棱回了房间,躲在暗处的暗卫们才开始窃窃私语:“都尉大人怎么了?”

    “你们有无发现,方才司佐大人好像跟都尉大人说了悄悄话。”

    “两个男人说悄悄话,好怪啊!”

    “可是司佐大人长得好看,像大姑娘似的。”

    “你敢说司佐大人是大姑娘,你不怕挨揍了?”

    “本来就是啊,司佐大人瞧着细皮嫩肉的,咱们都尉大人又不好女色,你们说,会不会真跟传言里一样,咱们大人,有……有那方便的毛病?”

    “不可能!咱们都尉大人是男子汉!怎么可能是那种有古怪癖好,不男不女的……”

    “可是他们刚才说悄悄话了。”

    “我还看到司佐大人往都尉大人耳朵里吹气了,我婆娘都没给我吹过气,说害臊。”

    “啊……那……”

    今晚值班的暗卫们都面面相觑。

    每个人都觉得,他们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

    方才都尉大人突然发火,也不知道明天一狠心,会不会就把他们都给灭口了!

    抱着这样忐忑不安的情绪,这一晚,他们过得非常漫长。

    而更漫长的,却是星义。

    容棱因为刚恋爱好像就失恋了,不高兴,送柳蔚回房后,便没管星义,回了自己房间。

    星义一晚上都在盯着大门。

    一会儿想着明日该如何解释,一会儿后悔之前那白净男子说那些话时,他就应该打断。

    总之纠结来,纠结去,弄的整个人都不好了。

    星义迷迷糊糊的,是到第二天早上才睡过去了,等到再醒来,是被什么毛茸茸的东西,挠醒的。

    睁开眼睛,星义先看到一片绿光,从眼前拂过。

    还未看清那是何物,就听耳边两道对话声音传来。

    “这就是那个死士啊?怎么不醒?不会死了吧?”这是道娇软的女音。

    “不会死的,我爹说,他还没交代来沁山府做什么,容叔叔不会这么快弄死他的。”这是一道有些耳熟的软糯童音。

    星义虚虚的张开眼,小心翼翼的看去。

    便见自己床前,不知何时坐着一位貌美恬淡的粉衣少妇,少妇身边,则坐着昨日见过的那个,武艺不错,还能纵鸟行凶的小崽子!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