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13章:都尉夫人,有权代夫上阵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13章:都尉夫人,有权代夫上阵

    黄临想了想,抿着唇摇摇头:“没有。”

    柳蔚看黄临的表情不对,便严肃起来:“你最好老实说,这都是为了你自己好。”

    “他没说。”黄临坚持道:“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他提到了一个人名。”

    柳蔚挑眉:“什么人名?”

    黄临摇头:“我不认得,只知道是一个叫木先生的。”

    “说清楚些。”

    “他叫救命,叫一个叫木先生的人救命。”黄临想了想,继续说:“黄府中,没有一个叫木先生的,我也不认得此人。”

    木先生?

    柳蔚深思起来。

    莫非这黄觉杨还有什么秘密?

    跟权王要找的东西有没有关系?

    柳蔚正想着,外头,容棱又进来了。

    柳蔚看了容棱一眼。

    容棱对柳蔚微微点头后,便坐回了之前的位置。

    黄临看两人打眼色,就问柳蔚:“你方才说我娘不是黄觉杨所杀,你是骗我的对不对!其实就是黄觉杨所杀,对是不对?”

    柳蔚看这孩子几眼:“我没骗你。”

    黄临咬牙,难受道:“不,不可能的,如果不是黄觉杨,黄觉杨承认什么?而且,不是黄觉杨还会是谁?”

    柳蔚问道:“我与你说了又有什么用?”

    “我要知道!”

    “知道了又能如何?”

    “我就是要知道!”黄临一脸固执:“我要知道,你告诉我!你问了我这么多问题,我都说了,你就告诉我这一个,求求你了,好不好?”

    脸色苍白的孩子一脸哀求,柳蔚不是铁石心肠之人,叹了口气,问道:“你想报仇吗?”

    黄临不说话,只是抿紧嘴唇。

    柳蔚摸了摸他的脑袋:“不用报仇。杀人偿命,杀你娘的人,会得到应有的惩罚,而你……也会。”

    黄临吸了吸鼻子,一脸刚毅:“我不怕死,你把我关起来吧。但你答应我,要让那人给我娘赎罪,你说了,就一定要做到。”

    柳蔚笑着点头。

    柳蔚没把黄临关进牢里,柳蔚让他回去。

    而黄临从踏出府衙门口的第一步,身边便已经多了两只眼睛,随时监视着他的一举一动。

    黄茹带着黄临离开时,清算了家丁人数,发现那位高人并未跟着出来,不觉便有些焦躁。

    黄茹计较着自己的病情,那高人可是答应过的,要治好她,就是治不好,也至少要延长她的寿命。

    但现在那高人并未跟着一起出来,不知,那高人何时才会信守诺言?

    黄茹带着心事,心烦意乱的上了马车。

    而黄茹身边的黄临,也忧心忡忡的看着府衙的大门,心里愁绪万千,他不知道那两人今日放过他是为什么,但他知道,自己已经暴露了,将来他们想抓他,易如反掌。

    黄临不后悔,他知道就算自己不承认,也迟早会被人知道。

    杀了人就要伏法,这个道理他是知道的。

    眼下他还能回家,不至于立刻被关进大牢,他已经很感激,他现在只期待,在自己服罪之前,杀他娘的那人,能死在他的前头,能让他亲眼看着那人上法场的模样。

    等到黄临离开后。

    柳蔚才问容棱:“差人去了?”

    容棱却道:“你觉得,这是真的?”

    “没有理由说谎。”柳蔚沉思一下,喃喃道:“不过看来权王的人,还接触过黄临,一个孩子罢了,怎的连孩子也不放过?那你猜猜,他们接触过那位黄夫人吗?”

    “嗯。”容棱肯定。

    柳蔚笑笑:“我猜也是,看来,还得找机会与那黄夫人谈一次。”

    两人正说着,院子外头响起一声鸟啼。

    柳蔚抬了抬眼,看向容棱。

    容棱起身,走了出去,站在门口不过两个呼吸,空中一块小小的石头投掷下来。

    容棱反手接住,将石头解开,取下包住石头的纸,看了一眼,拿回来,递给柳蔚。

    柳蔚接过看了一眼,嫌弃:“你的手下,字写得真不好看。”

    容棱:“……”

    这张纸条上只有两个字——完毕。

    柳蔚一脸懵然:“什么意思?”

    “跟到了。”

    柳蔚眨眨眼。

    容棱解释:“我的人,跟上了那人。”

    打扮成黄府家丁,混入衙门潜藏的那人。

    柳蔚“哦”了一声,再问:“只是跟上了?”

    “还要如何?”

    “不抓起来吗?”

    容棱淡声:“放长线,才能钓大鱼。”

    柳蔚啧了一声,不做声。

    容棱问:“你有意见?”

    柳蔚皱眉道:“有的时候,放长线是好,但并非是所有的时候。你跟上那人有何用?目睹他是如何将同伴救走?两人又如何一起亡命天涯?何不将人直接抓了,一窝端,慢慢审问,我倒是觉得,只要将人抓起来,再硬的嘴,都有撬开的法子。”

    容棱做事,擅长顾全大局,用大方法,以最小的付出,获得最大的收获。

    而柳蔚做事,却喜欢直来直往,该拐脑子的时候,就拐,不该的时候,就直面战斗,总比躲躲闪闪来得效果显著。

    容棱沉默一下,问道:“你是说,镇格门该换都尉了?”

    一朝天子一朝臣,一个人一个做事方法,柳蔚有柳蔚的本事,以及独特手段,但容棱也有容棱的谋略,以及专属方式。

    柳蔚见容棱说得这么严重,不禁愣了一下,一脸无辜:“我可没有越俎代庖的意思。”

    容棱却瞧着柳蔚道:“可以代庖。”

    “什么意思?”柳蔚皱眉。

    容棱微微倾身,靠近柳蔚,盯着她的眼睛道:“都尉夫人,有权代夫上阵。”

    柳蔚伸出手,一巴掌轻轻柔柔地盖在了他的俊脸上,把他的俊脸缓缓推开。

    容棱却快速将她手指捏住,放在唇上,浅浅地印了一下。

    柳蔚眯眼,问道:“你忘了你还在观察期?我们随时可以分手,决定权都在我。”

    容棱却笑了一声,凑到柳蔚耳畔,低声道:“地下情是这个意思吗?”

    “当然。”柳蔚很硬气。

    “你的姐妹可不是这般说的。”

    姐妹……

    柳蔚目光一凝,该死的金南芸!

    还不等柳蔚再次想出敷衍的借口,容棱已突然捉住她的下巴,迅雷不及掩耳的,在她唇上吻住。

    柳蔚瞬间瞪大眼睛,吃惊的看着面前这个男人!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