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17章:绿帽子,那是男人大忌!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17章:绿帽子,那是男人大忌!

    “不行!”金南芸话音未落,柳逸已厉声打断,一双眼睛,凶狠的凝起:“放我出去!”

    “相公?”金南芸一脸为难,看看柳逸,看看游姑娘,压低了声音道:“相公,你不是说了,先救游妹妹?”

    “想办法,放我出去!”柳逸一字一顿的盯着金南芸的眼睛,命令道。

    金南芸蹙了蹙眉,指向游姑娘:“那游妹妹怎么办?”

    柳逸看向身边的游姑娘,游姑娘也正在看着他。

    游姑娘死死抓住柳逸的衣服,眼眶酸红,即便周身狼狈,脸颊已看不出白皙颜色,但她的声音,依旧娇软轻柔:“少爷……”

    她这一声唤,喊得柳逸心口都化了。

    柳逸闭了闭眼,强忍住心痛,握住她的手道:“你放心,我定会回来救你。”

    游姑娘抓紧柳逸,摇头:“奴婢是卑贱之人,不该拖累三少爷,三少爷要走,奴婢不敢拦,奴婢只是……只是怕再也见不到三少爷……奴婢就想……在死之前,多见见三少爷,也不枉……也不枉来这世上走了一遭……”

    “说的这是什么话?什么死不死的!你不会死,我出去就救你,花再多银子,走再多门路,我都救你,你不要怕,等我就好。”柳逸认真的保证,捏住游姑娘的双肩,信誓旦旦。

    游姑娘却还是摇头,眼中隐见绝望,眼泪在眼眶徘徊,并未落下,可声音,已带着哭腔:“三少爷走吧……只愿君……来日……保重。”

    “我会救你的,我一定会救你的!”哪怕想离开想疯了,但面对游姑娘这样的表情,柳逸却始终迈不开那一步。

    他急切的跟游姑娘解释,解释他不是自私,不是要牺牲她,他会救她,她是他心爱之人,他不顾一切也会救她。

    但不管怎么说,游姑娘都是那副人之将死的摸样。

    她不信他。

    柳逸知道,自己若真的走了,她只怕会恨死他。

    可是难道出狱的机会就在眼前,他不走吗?

    他从小锦衣玉食,哪怕是庶子,也素来过着人上人的生活,何曾吃过眼下这苦,过这种猪狗不如的日子?

    瞧着这出郎情妾意的戏码,金南芸微微勾唇,笑出了声:“那究竟是妹妹走,还是相公走?”

    柳逸看着游姑娘,一咬牙,狠心的松开她。

    游姑娘本就病得虚弱,方才就是靠着柳逸搀扶方能站稳,此刻柳逸一松手,游姑娘身子往后一退,便要摔倒。

    柳逸闭上了眼,别开头去。

    游姑娘扑通一声,摔在干草堆里。

    哪怕并未摔疼,可眼泪却大颗大颗的流下来,透明的泪水划过脸颊,将脸上的脏污,刷出两道斑驳难看的痕迹。

    柳逸深吸一口气,这才睁开眼,却不看游姑娘,只盯着金南芸,目光灼灼:“芸儿……”

    金南芸眼底笑意加深,是在考虑,要用怎样的语气告诉柳逸,自己根本无法让他出狱。

    金南芸左思右想,始终觉得,怎么说,都差一个味道!

    正在金南芸犹豫不决时,身后,一道男声横插而来:“倒是不知姐姐还有这等本事,案子未破,便能将嫌犯放出去?”

    这声音实在有些耳熟,金南芸回头看去。

    这一看,便对上一双满是狭促的黑眸。

    “你?”金南芸皱皱眉。

    星义翘着二郎腿,坐在松软的干草上,背靠石壁,悠闲自在:“地牢光线昏暗,姐姐还能一眼认出弟弟,该说是姐姐眼神好,还是你我尘缘未了?”

    星义这话说得隐含过多歧意。

    金南芸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一下笑了:“早上不是还恶语相向,这会儿怎的又姐姐长姐姐短了?”

    “你不是自称我姐姐吗?”星义起身,晃荡到牢门前,双手环胸,靠着铁门,轩昂的眉宇轻挑:“姐姐是怪弟弟早上在床上,说了不好听的话?弟弟当时身不由己,周身无力,脾气坏了些,姐姐可莫要介意才好。”

    金南芸冷笑,没说什么,只偏过头,却果然瞧见柳逸一双厉眸,喷火似的看着她。

    金南芸解释道:“不是你想的那样。”

    “那是哪样?”柳逸长吸一口气,双手握紧铁门!

    那股子若不是铁门相隔,恨不得冲出来将金南芸当不守妇道的狐狸精暴打一顿的摸样,看的金南芸眉头皱得更紧了。

    “你我好歹夫妻数载,相公认为,妾身是那等朝三暮四的女子吗?”金南芸问道。

    柳逸冷嗤一声:“可是他的话是什么意思?今日早上,你们在床上做了什么?”

    “聊聊天。”金南芸老实回答。

    这下,不等柳逸出声,星义先笑着道:“不止聊天吧,姐姐还用那东西,在弟弟身上……”

    “你自己听听!淫荡的东西,我要杀了你!”柳逸气得重重的拍着铁门!

    绿帽子,那是男人大忌!

    多少男人就因为头顶上那片绿,失去理智,连杀妻泄愤之事都干得出来。

    金南芸后退两步,听着沉重的拍门声,脸色难看了许多。

    牢头赶紧拿着木棍上来警告:“不准吵,安静!”

    柳逸估计这几日也是吃了不少苦头,见牢头发怒,只得熄下火气,却还是狠瞪着金南芸,吩咐道:“还不给我开门?”

    金南芸淡声道:“开不了。”

    “什么意思?”柳逸瞪眼望着金南芸。

    金南芸耸了耸肩:“放你是府尹的事情,而我不认识府尹,怎能放你?”

    “你……”柳逸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这贱人耍了自己,他气的咆哮:“金南芸!你这个不折不扣的贱货!你有本事别让我出去,我但凡出去,你看我杀不杀你!”

    曾经柳逸有多儒雅,此刻柳逸就有多疯狂。

    便是连原本泪流满脸还在卖存在感的游姑娘,此刻也被柳逸这架势吓得悄悄退到角落,自若的看着这出好戏。

    浮生站出来,朝牢房里不甘的道:“我家夫人对少爷可谓一心一意,少爷怎能偏听他人三言两语,就如此构陷夫人,对夫人恶语相向?少爷就丁点不信夫人吗?”

    柳逸视线一转,瞪向浮生,重重踢了一下铁门:“贱婢,这里哪有你说话的份!”

    ……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