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23章:头发都竖起来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23章:头发都竖起来了!

    虽然已经有一阵子了,但应该还没过期,普通的迷魂丸在瓶子里安放,都能保三年药效不散。

    只是小黎想到,效用轻的迷魂丸用的好像不是迷魂丸这个名字,也或许是娘亲写的太潦草了,字他认不得。

    但是药丸是褐色的,这个小黎记得。

    最后剩下一个红瓶子,一个白瓶子。

    选用白瓶子,小黎其实也只是试试!

    应该是没问题的,反正他这里没有毒药,总不会把芸姨毒死。

    顶多就是吃错了药,有点别的毛病。

    但肯定不会死人就对了。

    一边心理安慰自己,一边祈祷没有选错药,小黎趴在门缝边,特别的集中精神,探听隔壁的情况。

    而客栈的黑暗处,两名暗卫正在交谈。

    “方才之事,要禀报吗?”其中一个问道。

    另一个犹豫一下,说道:“那毕竟是小公子……”

    “小公子往那茶水里放了什么?”

    “不知道,不过多半是小孩子的恶作剧,不必当一回事。”

    “不禀报?”

    “嗯,不禀报,这是司佐大人的家事。”

    “跟那位柳家三少爷奶奶有关的,也是司佐大人家的家事?”

    “司佐大人跟那位柳家三少爷奶奶,关系很好。”

    “听说是老乡。”

    “我听说是青梅竹马,好像快成亲了,最后被丞相家的三公子横插一足,抢走了。还听说司佐大人就是在此之后,一怒之下,随便找了个女人成亲,这才生了小公子,不过司佐大人命也不好,小公子的母亲没多久就去世了。”

    “所以,一听到案子是与柳家三少奶奶有关的,司佐大人就迫不及待的来沁山府了?”

    “嗯,还逼着咱们都尉大人一道来,好像是怕一个人压不住沁山府府尹,怕人家不放人。”

    “司佐大人真情深,可惜他日青梅,另嫁他人,已为人妇,独独剩他,孑然一身,孤独终老。一下子,好伤感,那就决定,不禀报了?”

    “嗯,不禀报了。”

    两名暗卫做好决定。

    这边,小黎足足等了一盏茶的功夫,才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悄然无声的凑到芸姨房门边上,竖着耳朵往里面听。

    可还没听到消息,却先听到楼下传来一道略微生气的,夹带愠怒的熟悉声音:“柳小黎!”

    娘亲!

    小黎顿时头发都竖起来了!

    他咽了咽唾沫,管不了这么多了,赶紧窜回房间,打开窗户,从窗子另一边跳下去,急冲冲的往街尾跑。

    小黎跑的那是相当的快!

    柳蔚上楼,推开房门,却见里头空空如也,一个人也没有。

    柳蔚皱了皱眉,又走向金南芸的房间。

    推开房门,就瞧见里头和乐融融的画面。

    金南芸用筷子夹着肉糜,正在投喂晃头晃脑,一身黑得发亮的珍珠。

    浮生则在旁边用勺子吹着热的猪血汤,时不时的递一勺子,放到珍珠嘴边。

    柳蔚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声音很冷的问道:“小黎呢?”

    金南芸又夹了一筷子,将肉糜塞进珍珠尖尖的嘴里,漫不经心的道:“你的儿子,该你宝贝,我如何知晓?”

    浮生听自家夫人这语气,就心里一突!

    柳姑娘可是知道她们出卖她的,浮生赶紧打圆场:“柳先生,小黎没来,我们也不知。”

    柳蔚淡淡的看着金南芸。

    金南芸能感觉到柳蔚尖锐的视线,但金南芸硬撑着,假装不在意,继续喂珍珠。

    房间里安静一瞬,接着,柳蔚走进房间,啪的一声,将房门阖上。

    因为动静太大,吓得金南芸心口一跳,身子都僵住了。

    但金南芸还是没表现出来,继续硬撑。

    柳蔚走过来,踢开凳子,坐到金南芸身边,眯着一双清眸,看着金南芸。

    金南芸咳了一声,忙唤道:“浮生,浮生,浮生……”

    浮生赶紧过来,挡在自家夫人面前,隔开两人,好脾气的笑着:“柳……柳先生,您想做什么?”

    柳蔚一笑:“我能做什么?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有人心虚了?”

    金南芸从浮生身后探出半个脑袋,理直气壮道:“我心虚?我看起来像心虚吗?”

    “你……”柳蔚狠狠的盯着金南芸,正要说话,金南芸又躲回去,手紧紧抓着浮生的腰带,躲得严丝合缝,一根头发丝也不露出去。

    柳蔚冷笑。

    浮生很尴尬:“柳先生……”

    “你有本事出来,面对面说,躲在浮生背后,你就这点出息?”

    金南芸这次不敢探头了,但还是振振有词:“我的丫鬟,我躲不躲与你有何干。”

    “你确定要这么说话?”柳蔚冷眸。

    金南芸扯了扯嘴角,不吭声。

    浮生看实在不行了,一边后悔之前没强行带着夫人换客栈,一边又哆哆嗦嗦的摸着茶杯,小心翼翼的给柳蔚倒了杯茶,捧过去说:“柳先生,您有何事,慢慢说,先消消气,消消气。”

    柳蔚看看那杯茶,又瞟了浮生一眼,端起来,捉了一口气,道:“浮生,我这是给你面子。”

    浮生感恩戴德:“是,奴婢晓得,柳先生再吃快点心。”说着又把点心推过去。

    柳蔚摆摆手,示意自己不用。

    柳蔚又喝了口茶,才问道:“我曾经是否与你说过,我的事,都要保密。”

    金南芸哼了一声:“方才是你先不听我说话的,我本想与你谈那游姑娘的事,你却莫名其妙使脾气,你不帮我,我不求容都尉,还能如何?”

    “莫名其妙?”柳蔚将茶杯重重一搁:“昨夜不是你先与容棱胡言?”

    “我那不叫胡言,我那是为你好。你也老大不小了,莫非就终身守着小黎过日子便够了?你一个女……呸……你一个男子,如花似玉,花样年华,虽说带着个孩子,但耐不住人家不介意,对你孩子还疼的跟亲生的似的,你哪怕不为你自己,为了小黎,你也得考虑考虑,我是当真觉得容都尉人不错,才想推推你们,莫非我一心为你好,还是我错了?”

    金南芸颇为委屈的说完,却没听到柳蔚回答,便偷偷露出半个眼睛,朝柳蔚看去。

    这一看,只看到柳蔚一张小脸铁青的张了张嘴,却一个字没说出口。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