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24章:把柳小黎找回来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24章:把柳小黎找回来

    金南芸不乐意了:“你什么意思?你在骂我?你在说脏话?柳蔚,你有什么就说出来,何必做这一套,你以为我看不到是不是?好,浮生你让开,我就问一问,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你说!”

    金南芸强行推开浮生。

    浮生一脸苦涩,随时做好柳姑娘一气之下要打夫人,自己得赶紧拦阻劝架的准备。

    可柳蔚并未动手。

    确切的说,金南芸后面说的话,柳蔚一个字都没心情听。

    柳蔚只摸着自己的嘴,又皱着眉,张了张嘴,却依然一个字没说出。

    “柳蔚!”金南芸这下是真生气了:“什么意思?你这般举止,做这些动作故意膈应我?亏得我还这般真心为你。”

    柳蔚看着金南芸,摇摇头,指着自己的嘴。

    金南芸委屈的眼睛都红了:“不说话?不想说?你已经连话都不想与我说了?不说就不说,我也不想与你说了!”

    金南芸说着便背过身去,不看柳蔚。

    柳蔚面色难看,摸摸喉咙,尽力张嘴,却依然一个字都说不出。

    浮生眼尖,立刻看出柳蔚的不妥,忙问道:“您怎的了?”

    柳蔚指着喉咙,一双眼睛看着浮生。

    浮生不确定的问道:“您喉咙痛?”

    柳蔚摇头。

    浮生又问道:“卡住了?吃了什么东西?没有啊,您就喝了一杯茶,没有吃糕点啊。”

    柳蔚还是摇头。

    浮生真的不知道柳蔚怎么了,一时无措。

    金南芸转过头来,没好气的道:“一定是哑巴了!装模作样,故弄玄虚,你以为装哑巴我就不生气了?告诉你柳蔚,我现在很生气!”

    柳蔚对着金南芸摆手。

    金南芸气笑了,指着柳蔚对浮生道:“你看她,装的还挺像。”

    金南芸说着,啪的一下拍桌子站起来:“柳蔚,你少跟我来这一套,要说就说,不说就出去,这是我的房间!”

    柳蔚闭上眼,揉着自己眉心,又放下手,盯着浮生,再次指她的喉咙。

    浮生虽然觉得荒谬,不可能,但还是大胆的揣测:“您……真的不能说话了?”

    柳蔚终于点了一下头。

    浮生愣神,迷糊道:“可是……为何?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

    金南芸笑:“她就是装的,你也知道,刚刚还是好好的,怎的就突然不会说话了?柳蔚,你到底想做什么?”

    柳蔚气得头都疼了。

    浮生看柳蔚这表情不像开玩笑,便说:“夫人,奴婢觉得,好像真的有什么不对劲。”

    金南芸这才半信半疑的看柳蔚一眼,却对上柳蔚无奈又烦躁的眼神。

    金南芸坐下来,不确定的问道:“真的不能说话?”

    柳蔚盯着金南芸,喘了口气,点头!

    “不是装的?”

    柳蔚瞪金南芸。

    金南芸缩了一下,又问:“怎的会如此?方才明明还……”

    金南芸说着,突然看向那被柳蔚搁在桌上,还剩半杯水的茶杯。

    柳蔚也看向这杯茶,抿了抿唇,用小手指沾了点水,放到鼻尖嗅嗅。

    这一嗅完,柳蔚闭了闭眼,压制住汹涌的火气,到底还是将茶杯砸了!

    柳蔚霍然起身,就往外面走。

    金南芸和浮生赶紧跟出去。

    就看柳蔚在外面,对着半空中频繁的打手势。

    客栈内的暗卫们:“……”

    “司佐大人在做什么?”

    “好像是打手势。”

    “可是不像命令的手势,而且……好长,他想说什么?”

    “好像要问我们什么。”

    “要问什么?”

    “不知道,看不懂。”

    “这间客栈没有外人,司佐大人为何不直接说,偏要打手势,还打得无人看得懂?”

    “司佐大人是不是气坏了喉咙,我方才隐约听到在里头,与柳家三少奶奶争吵。”

    “坏了喉咙?就那么吵两句,还能吵坏喉咙?”

    “谁知道,不过,司佐大人好像很生气,我们要不要下去一个人?”

    “不行,暗卫不能露面。”

    “这间客栈不都是我们自己的人?”

    “还是不行,这是原则问题。”

    “难道,我们就看着司佐大人这样面色铁青的手舞足蹈?”

    “我去找都尉大人……”

    柳蔚在走廊,打了半天的手势,得到的就是一阵劲风略过,有人从她的眼皮子底下离开。

    柳蔚颓然的放下手,这个年代的人,不会手语……

    金南芸看柳蔚这疯疯癫癫的样子,很是担心:“柳蔚,究竟怎的了?你想干什么?”

    柳蔚对金南芸比划一下。

    金南芸莫名其妙的看了看,再看着浮生。

    浮生摇了摇头,也看不懂。

    柳蔚扶着额头,没再进金南芸的屋子,而是回了自己的房间,倒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

    金南芸小心翼翼的靠了过去,把笔墨纸砚拿到床边,对柳蔚道:“你写下来。”

    柳蔚看了金南芸一会儿,起身,抱着纸,写了一行字——把柳小黎找回来。

    金南芸点点头:“保不准是与容都尉在一块儿,浮生,你去衙门找找容都尉,让容都尉把小黎带回来。”

    浮生急忙应下,这就离开。

    柳蔚将纸笔还给金南芸,倒回床上,用被子蒙住头。

    柳蔚这般沮丧的模样,金南芸还是第一次见到,顿时说不出什么滋味,只能安慰道:“可能只是水土不服,所以喉咙有点干,你休息一下,或许就能说话了。”

    都来了好几天了,现在才水土不服,又不是经期,错乱了可能会延迟。

    柳蔚卷成一团,缩起来,不理任何人。

    容棱是被暗卫叫回来客栈的,回来的路上,遇到浮生,浮生着急忙慌的把事情都说了,容棱的脚步便更加快了。

    而此时,另一边金南芸的房间内。

    珍珠吃完了肉糜,咕咚咕咚喝了半碗猪血汤,一抬头,看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便心情大好的扑扇着翅膀,在房间里东钻西找,终于,被它找到一个有油彩味道的大包裹。

    珍珠高高兴兴的站在窗台,对着外面找伙伴。

    接着,没过一会儿,一只幼鹰飞了过来,站在外头,小声对珍珠叫道:“咕咕咕。”

    珍珠:“桀桀桀。”

    幼鹰:“咕咕咕咕。”

    珍珠:“桀桀桀桀。”

    交谈了足足好半天,两鸟才达成协议。

    最后幼鹰从窗户钻进来,刁起那包不重的油彩,飞出窗户,珍珠也飞出去,给苦力领路。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