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26章:不解都尉大人为何这样做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26章:不解都尉大人为何这样做

    容棱踱步过来,眸光隐藏着狡黠朝柳蔚道:“无人知晓小黎行踪。”

    后面还没走的暗卫:“……”

    柳蔚感到不可思议,用手势比划道——没人知晓?这些暗卫不是一直都在的吗?

    容棱点头:“但是小黎并非从正门离开。”

    柳蔚回忆,这便联想到回来时,房间窗户是打开的,沉默一下,又比划道——外面你就没安排人守着吗?

    容棱摇头:“没有。”

    柳蔚很是失落。

    柳蔚倒不担心小黎会有危险,那个臭小子的身手,加上有珍珠护着,基本不成问题。

    柳蔚也不怕今日逃走的死士与其同伙找上小黎,若是找上更好,这两个死士身后都跟了一长串的暗卫,行踪,暗卫们都了如指掌。

    今日犯了大错,小黎估计会躲一阵子。

    以前在曲江府也发生过类似之事,不过当时小黎没钱,只是在付子辰的家里躲着……

    嗯?

    顿了一下,柳蔚突然转身,把房内的枕头掀开,看到下头原原本本的钱袋子,打开,翻看一番。

    这一看,柳蔚一眼就看出,少了一百两。

    臭小子!

    柳蔚在心里恨恨的骂道。

    柳蔚抓着钱袋,回身对跟来的容棱又是一阵比划。

    容棱领悟,道:“小黎拿了银子?嗯,我会安排人,着重调查全城的客栈。”

    柳蔚点点头,可怜巴巴的看着他。

    容棱抬手,揉了揉她的头发,道:“就当歇歇喉咙。”

    柳蔚也只能点头。

    等柳蔚摇摇晃晃的回了房间之后,暗卫走上来,小心翼翼的开口道:“都尉大人,属下方才是说……”

    “闭嘴。”容棱五官冷漠的打断暗卫。

    暗卫心头一跳,很是莫名,他方才明明告诉都尉大人,小公子就在旁边一条街的东盛客栈,可是都尉大人却……

    容棱看着暗卫,严肃吩咐:“记住,小公子的行踪还未寻得。”

    暗卫虽然不解都尉大人为何这样做,却还是老老实实的点头,然后快速躲回暗处。

    而东盛客栈内,吃了晚膳后,柳小黎就坐在窗子边惆怅。

    珍珠站在小黎面前,对小黎叫唤:“桀桀桀?”

    小黎摸摸它的小脑袋,闷闷不乐的道:“我爹一定气死了,我现在哪里也不能去,就是想出城也不行。容叔叔的人,肯定已经将沁山府大大小小的主干道都设下了眼线,我一出去,保准就要被发现了。”

    “桀桀桀。”

    小黎点头:“找容叔叔倒是个办法,但容叔叔肯定也生气了,说不定会立刻出卖我,你知道吗珍珠……”

    “桀桀桀!”

    “好好好,珍珠哥哥,珍珠哥哥,你知道吗,容叔叔最近很奇怪,总是帮着我爹,这颗头骨,要不是我抢得快,容叔叔都要骗过去,拿着讨好我爹了。”

    “桀桀?”珍珠歪歪脑袋。

    小黎抓抓头:“不是讨好吗?唔,讨好的意思就是,哄她开心……我觉得就是讨好,好了,你不要挑我的话,我学问不好,又不怪我,我爹都没专心教过我。”

    “桀桀桀。”珍珠安抚两声。

    小黎又撅着嘴,心情很差。

    看着窗外皎洁的月色,小黎想了想,起身走到床边,把自己的油彩和白森森的头骨拿过来,铺在桌子上。

    小黎自言自语的道:“反正早晚要死,先做正经事。”

    小黎说着,就把油彩放到小碟子里,搅合搅合,用毛笔沾着彩色液体,在头骨上刷。

    “眼睛涂成红色的好不好看?”小黎问珍珠。

    珍珠歪着头看了看,说:“桀。”

    小黎很高兴,觉得自己的审美被认同了,因为荧光油彩很有限,涂整个头是不够的,所以小黎取出一点,搅合进别的颜色,稀释一下,弄成另一种颜色的荧光效果。

    然后,小黎就勤勤恳恳的刷头骨,眼眶是红色的,头盖骨是蓝色的,牙齿是绿色的,颧骨是黄色的,等到小黎都刷完,一颗七彩缤纷的头骨,就全上好色了。

    小黎兴奋的将头骨放在窗口,等着吹一夜凉风,把油彩吹干。

    将桌子简单收拾一下,小黎趴在窗口,一会儿看看月亮,一会儿看看头骨,过了很久,才叹息一声:“真希望这么好看的头骨,我爹能跟我一起看。”

    珍珠跳到小黎的脑袋上,用小乌鸦脑袋蹭蹭小黎的脑门。

    小黎把珍珠抓下来,抱在怀里,摸着它的毛,说:“我知道,我知道还有你陪着我……”

    “桀桀!”

    小黎:“珍珠哥哥,我是说我爹要是一直不消气,以后我们会不会成为孤儿?”

    珍珠愣了一下,然后看着小黎:“桀桀?”

    小黎道:“当然要考虑到,有可能爹不要我们了,是有这种可能的。”

    珍珠:“桀桀?”

    小黎:“当然也关你的事,你不是跟我一起跑的吗?而且油彩是你偷出来的,我们是同伙啊。”

    珍珠:“……”

    大概是突然醒悟过来,自己做了什么,珍珠突然也惆怅了,整个鸟身子都软了下来,有气无力的倒在桌子上。

    小黎戳戳它的尖嘴,却被珍珠生气的叨了一口。

    小黎捂住手,很委屈的望着珍珠。

    珍珠瞪了小黎一眼,转身过,拿屁股对着小黎。

    小黎想去戳珍珠,珍珠猛然回头,豆子般的小黑眼珠子,满含警告。

    小黎停在半空的小手顿住,堪堪的缩回。

    因为无辜被拉下水,珍珠生气了。

    虽然考虑到小黎一个人出门在外,它不要离得太远,所以不能离家出走,但它还是用整个身子,没一个眼神和动作,来表达它的不满。

    最后小黎没办法,只能坐的远一些,眼睛,也从刚才的看看月亮,看看头骨,改成了,看看月亮,看看头骨,再看看珍珠……

    而就在此时,房门外,响起敲门声。

    小黎精神一震,朝大门看去,试探性的问道:“谁?”

    外面,安静片刻。

    接着便响起一道低沉磁性的男音:“是我。”

    那声音何其熟悉,小黎终身难忘!

    小黎急忙跳了起来,蹭过去开门。

    房门打开,外面一身玄袍的清冷男子,站在那里。

    小黎看着容棱,容棱看着小黎,一大一小对视良久,倏地,小黎啪嗒一声,阖上房门,跑进来就开始大叫:“珍珠,收拾东西,快走,容叔叔找来了!”

    一边这么说着,小黎一边后悔,自己方才究竟怎么想不开的,明明听出声音是谁了,还跑过去开门。

    果然是平时太熟悉了,条件反射了。

    小黎手忙脚乱的将头骨重新包好,又拿好钱袋,打算从窗户离开,房门却在这一刻打开,小黎运起内力,飞了出去……接着,一道劲风刮过,等小黎反应过来时,已经身子悬空,整个人干巴巴的吊在窗子外,而他的后领处,一只男人的宽厚大掌,将他拽的牢牢的。

    小黎默然无语,颤颤巍巍的回头去看。

    这一看,便对上容棱无奈却又冷漠的严肃眼神。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