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27章:没有前途了,世界一片黑暗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27章:没有前途了,世界一片黑暗

    小黎一撇嘴,快哭了。

    容棱长叹一口气,将小黎抓了回来,抱在怀里。

    大概是感觉到容叔叔没有很凶,小黎也卸下心房,然后扑在容棱怀里,嘟着嘴说:“容叔叔,我知道错了。”

    容棱拍拍小家伙的后背,将小黎抱到椅子上,坐好。

    小黎怀里搂着头骨,背脊缩成一团,小心翼翼的看着容叔叔。

    容棱视线一转,又看向一旁的珍珠。

    珍珠顿时僵了一下,然后扑扇着翅膀,飞到房梁上,把自己黑黑的身子,躲进黑色的阴影里。

    容棱抬手抚了抚额,有些头疼。

    小黎抓抓容棱的衣袖,小心翼翼的问道:“容叔叔……我爹是不是……”

    “是不是什么?”容棱神情严肃,看着小黎:“你爹现今无法说话。”

    果然是这样。

    小黎身子一抖,把自己蹭吧蹭吧,慢慢靠近容棱,最后谨小慎微的挪到容棱怀里,拉着容棱的衣服:“容叔叔,我爹会打死我的。”

    容棱捏住小黎的鼻尖:“知道会是这样,还乱来。”

    “我不知道。”小黎都要哭了,他打开自己的小背包,往里面摸阿摸,摸出一个白色的瓶子,和一个红色的瓶子,递给容棱:“我本来是想用红色的这个,但是用错了……”

    小黎说着,又把红色瓶子上面的字,指给容棱看,问:“这上面写的什么?”

    容棱沉默:“你要下红色之药,却不知这药叫什么?”

    小黎:“我不认识这个字……”

    容棱头更疼了。

    小黎却锲而不舍的问:“这个字念什么?”

    容棱这才正眼看向那上头的标签,而后,默然。

    “为何要下这红色之药,你以为这是什么?”

    小黎干脆的道:“迷魂丸……”

    容棱摇头:“上面写的是,腐陵散。”

    小黎一愣,然后瞬间瞪圆了眼睛。

    腐陵散?能把人腐蚀的腐陵散?

    小黎手一抖,红色瓶子掉在地上,咕隆咕隆的转了两圈才停下。

    小黎眼眶红了,鼻子也红了,眼泪大颗大颗的往下掉:“我不知道……容叔叔,我不知道……”

    容棱拍拍小黎的背,安抚,最后见小黎越哭越大声,只能道:“幸亏下错了药,对不对?但以后不许再犯同样的错。”

    小黎抬起头,脸上全是眼泪泡泡:“我爹说……红色瓶子,是药效猛烈的……白色,是轻缓的……”所以最后虽然怀疑红色瓶子才是迷魂丸,但他还是选择了白色瓶子。

    容棱点头:“很好,你还记得你爹的嘱咐。”

    可是记得有什么用,现在爹变成哑巴了,肯定会打死自己的。

    小黎一下子觉得,没有前途了,世界一片黑暗。

    看到小黎如此绝望的表情,容棱摸着小黎的头发,道:“我会帮你。”

    小黎吸了一下鼻子,看着容棱。

    “这两日你先在此躲好,若是有了消息,自会有人通知你。”

    小黎想了想,这也是唯一的方法了,所以就点点头。

    容棱又说;“不能乱跑。”

    小黎继续点头。

    “不能逛街。”

    再次点头。

    “珍珠的行踪也不能暴露。”

    小黎看看房梁上的珍珠,正从黑暗中探出半个脑袋,然后“桀”了一声,又缩回去。

    小黎就哽咽着声音道:“珍珠……也答应了。”

    容棱点头,将小黎抱到床上,为小黎展开被子,道:“先睡吧,快一更天了。”

    小黎被放进被窝里,被子太大,盖住小黎半张脸,小黎伸出小手,掀开了一点点被头,露出一张完整的小脸。

    小黎深深的看了容棱一会儿,然后软软绵绵的道:“容叔叔,能替我将头骨拿过来吗?”

    容棱起身,将桌上的包裹拿来,放在小黎枕头边。

    小黎爬起来,将包裹打开。

    容棱本以为会看到一颗白森森,泛着冷气的雪白骷髅,却不想,看到的竟然是一个五彩缤纷,花里胡哨的……彩色骷髅。

    容棱这一瞬间,有些愣神。

    小黎道:“容叔叔,能把蜡烛吹灭吗?”

    容棱迟疑一下,总觉得有什么不好的事情要发生,但他还是一甩袖子,两道劲风打出,将房中所有的蜡烛,尽数熄灭。

    然后,容棱就彻底沉默了。

    因为容棱看到,眼前那五彩缤纷的头骨,竟然没有淹没在黑暗中,不只没有被淹没,它还发着荧色的光,那红色的眼眶,宛若鲜血,蓝色的头骨,神采奕奕,绿色的牙齿,闪得他眼瞳发晕,就连那黄色的颧骨,也如此光彩照人,引人注意。

    容棱,从没见过一个在黑夜中,能发光的……头骨。

    更没见过一个,还会发出多彩光芒的……头骨。

    容棱觉得,若非自己提前有了预防,换做常人,冷不丁看到这一幕,指不定会被吓出什么毛病。

    容棱深吸一口气,起身,去将蜡烛都点好。

    然后回头,就看到小黎一脸不舍的摸着彩色头骨,一双水汪汪的眼眸里,全是依恋。

    容棱此刻又有了一种不详的预感。

    果然,下一刻小黎就抬起头,痛心疾首的将头骨推了推,满脸坚强的道:“容叔叔,这个头骨,我送给你了。”

    容棱:“……”

    “我知道,在我与我爹之间,你很为难。我也知道,你们大人求人帮忙办事,是要送东西的,我也没什么值钱的东西,这已经是我身上最宝贝的东西了,我……送给你!”小黎说完,眼泪都掉了下来。

    天知道为了这个头骨他费了多少心思,眼下却要凭空的送人,他如何会真舍得。

    但是和头骨比起来,还是娘亲重要。

    若是没有娘亲,一百个头骨他也……九十九个头骨,他也不要。

    所以,为了娘亲,这个头骨是一定要牺牲的了,只希望它的新主人会对它好,会疼它,给它打蜡,抛光,每天擦拭,好好保养,珍惜。

    小黎觉得,这个世界上绝对没有任何人,能对这颗头骨比他更好了。

    他很舍不得,但是舍不得也要舍得,挽回娘亲只能靠容叔叔,这点牺牲是必须的。

    小黎痛定思痛,坚强的用袖子擦掉眼角的泪,毅然决然的将那在夜晚能发出彩色光芒的头骨,塞进容棱怀里。

    容棱:“……”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