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32章:永远,不会再出现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32章:永远,不会再出现

    茉莉热好了清粥,端到房间里,看着床榻上那面色苍白的女子,叹了口气。

    走过去,轻声道:“小姐,吃点东西,您昨个晚上,今个儿早上,都没吃,这会儿还病了,大夫说了,这药,得饭后吃。”

    四姑娘摆摆手,虚弱的靠在枕头上:“不用了。”

    “小姐……”茉莉很着急:“黄家小公子必然是不知您身份的,加之又有那女人在其耳边胡言乱语,不知如何编排您,他才对您存了恶意。若是他知晓,他的生母是小姐您,便是再铁的心肠,也要软下来,小姐,要不要奴婢去见见黄家小公子?”

    “不,你别……咳咳咳……”四姑娘没说完话,便感觉胸口一阵火燎,接着便是汹涌的咳嗽。

    茉莉连忙放下碗,来给小姐顺气,不舍的道:“小姐,奴婢就觉得不公平,明明都是老爷的女人,府里那个就是成日吃香的喝辣的,您就这样吃苦受罪。生的儿子要叫别人母亲也就罢了,怎的连最后一点脸面都要给您夺了?小姐您也别劝奴婢了,奴婢这就去问问,这世上,是不是没有王法了!”

    “不……”四姑娘一把抓住茉莉的衣袖,勉强厉着声音道:“不准乱来。”

    “小姐。”茉莉都要哭了,可看自家小姐这样可怜,又狠不下心与小姐对着干,只能妥协:“好好好,奴婢不去,您先吃饭。”

    四姑娘见拉住了茉莉,这才喘了口气,就着茉莉的手,随意喝了两口粥。

    其后,又喝了药,这才觉得胃里暖和了一点,便说要睡了,将茉莉支走。

    茉莉关紧房门离开。

    随着茉莉脚步声越行越远,床上的四姑娘,却依然睁着眼睛,她看着床顶上的帷幔,想了想,到底还是掀开被子,下了床。

    地上冰凉,她踩着鞋子,却没穿进去,身上只着了亵衣亵裤,外面寒气一聚,冷的她哆嗦。

    按着胸口,她又轻轻咳嗽一下,才是蹲下身,趴在地上,歪着头,看向床底。

    床底,那颗死不瞑目的女子头颅,也正歪着,露出一张惊恐过度的脸,与她对视。

    自从那日之后,四姑娘便未将妹妹的头颅再拿出来,几日下来,床下灰尘,只怕都将头颅弄脏了。

    将人头抓出来,放到桌子上,四姑娘一下一下摸着妹妹的头发,慢慢的说:“一切都让你说准了,你说我在乎临儿都是假的,临儿不会认得我,便是认得,也会讨厌我,憎恨我。真的让你猜对了,心华,姐姐无子,只想要一个自己的孩子,姐姐真的不知,在临儿出生之前,你的相公已经去了,你这辈子竟也只有这一个儿子了。可姐姐不是给你找了人吗?那也是个不错的男人,你没有孩子,跟着他,也能过上好日子,可你为何……为何就是那般执着,为何就是不肯?为何你就……咳……”

    说到激动处,四姑娘又拍着胸口咳嗽了一阵,才喘过气来。

    “总之,姐姐不会放弃的,临儿是我的儿子,我一直将他当做我的儿子,心华,你也走了,临儿始终是需要人照顾的,待我病好了,我会去告诉临儿一切,我会告诉他,我才是他母亲,我会进入黄家,我会拿走黄家的一切与临儿过好日子,你在天之灵,定要保佑我们,好不好?”

    骇人的头颅却只露出千篇一律的惊恐表情。

    四姑娘又道:“你也到了入土为安的时候了,原本还想多陪陪你,不过你都开始烂了,屋子里,是呆不下去了,这些日子外头风声没那么紧了,我替你下葬,虽说不能风风光光,但你明白姐姐现在的处境,对不对,姐姐也不想委屈你,只是这个时候,的确只能小事化无,你理解姐姐的,是吗?”

    青白交加,毫无血色的脸上,没有露出一点能够理解的神色。

    将头颅重新放回床底下,四姑娘诉说了一番心事,心理上舒服了些,回到床上,盖了被子,总算能闭上眼。

    两日后,镇北的私塾外。

    四姑娘坐在马车里,茉莉就在车外,往哪私塾大门里头,频频张望。

    过了许久,里面才出来一位位的稚龄学子。

    “小姐,在那儿呢。”茉莉看到了黄临,便指给四姑娘看。

    四姑娘也瞧见了,说道:“去,赶在黄家马车过来之前。”

    来时,她们故意做了手脚,黄家的马车此刻正在西街口停着,车轮子坏了,要修好,还得些时候。

    茉莉应了一声,赶紧过去。

    四姑娘遥遥的便看见,茉莉与临儿说了什么,临儿回头,朝四姑娘这里看来。

    四姑娘立刻挥了挥手,面上露出笑意。

    黄临却皱眉,带着贴身小厮绕开茉莉,往另一个方向走。

    四姑娘见状,撩开车帘,下了车。

    茉莉追上黄临,拉拉扯扯。

    黄临的小厮着急了,扬声就喊:“你究竟是什么人?想做什么?来人啊,救命啊。”

    事情越来越大,周围看过来的人已经不少了,黄临乃是沁山府首富黄觉新的独子,此事在沁山府,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当下,便有人想上来帮忙。

    茉莉无法,只好贴着黄临的耳朵,说了一句什么。

    黄临闻言,呆了一下。

    茉莉又接连说了几句。

    黄临便懵懵的又抬起头,越过茉莉,看了后面正站在马车旁一脸焦急的四姑娘一眼,抿了抿唇,他点点头。

    小厮拉着他说了些什么,黄临却不听,随着茉莉,走向马车。

    随着黄临走近,四姑娘也激动起来,她的病还未好全,有些咳嗽,看起来很是纤弱。

    黄临走到四姑娘面前,冷冷的问:“她说的可是真的?”

    四姑娘看向茉莉。

    茉莉忙道:“自然是真的,小公子难道不好奇,您的生母,究竟是谁?”

    黄临好奇,很好奇。

    从记得事情起,便总在心中勾勒亲母的样貌,只盼着有生之年,能见亲母一面。

    而后,他见到了,他和亲母相认了,可是不过数日,真的才仅仅数日而已,亲母却消失了。

    永远,不会再出现。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