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33章:不好的预感!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33章:不好的预感!

    “你们知晓我生母是谁?”黄临问道。

    茉莉急忙说:“知道,当然知道,若我们不知道,那世上,只怕也无人知道了。”

    “是谁?”黄临冷看着四姑娘。

    四姑娘觉得他的眼神有些奇怪,一个半大孩子,怎会露出这样……阴沉的眼神。

    但“母子”重逢的喜悦,让四姑娘下意识的忽略这种不妥,只笑着道:“你与我走,我带你去见她。”

    黄临抿着唇,似是不放心的看着四姑娘。

    茉莉却噗嗤笑出了声:“小公子,您警惕谁都可以,可就是咱们家小姐,您无须警惕,我们家小姐她啊……”

    “茉莉。”四姑娘打断。

    茉莉这边闭了嘴,去撩开帘子,恭请两位主子上车。

    黄临的小厮此刻跑了上来,结结巴巴的道:“公……公子,这两人不知是做什么的,我们快走。”

    黄临看向小厮,道:“我认识她们。”

    “公子?”小厮呐呐,为何突然觉得,公子的表情,不太对……

    黄临却只是摆手:“你回去,若是母亲问起,便说我去书铺了,母亲不会在意。”

    最后几个字,黄临说得云淡风轻。

    四姑娘却心口一跳,深深看着他的侧脸,心中,抑制不住的疼惜蔓延。

    茉莉在四姑娘的身边,拍拍四姑娘的手,示意四姑娘宽慰。

    马上就要“母子”相认了,以前再多的委屈,过了今日也都好了。

    四姑娘知道这个理,露出温和的笑容,去拉黄临的小手:“小公子,咱们走吧。”

    黄临甩开四姑娘的手,自己跳上了马车。

    四姑娘看了眼自己悬在半空的手,没气恼,只摸出银子,塞给黄临的小厮:“我们不会伤害你家公子,今日晚膳之前,会送你家公子回府,你不想回去为难,便在府门口的小巷子里等着。”

    小厮看着手里的银子,又看看这位貌美慈和的姑娘,最后,将银子塞进怀里,含糊的道:“若是晚膳之前见不到公子,我定会禀报夫人,还会去衙门状告。”

    四姑娘笑着点头:“好。”

    打发了小厮,四姑娘和茉莉上了马车。

    车内,黄临端坐于一角,静静的打量两人,等到马车驶动,他才问:“想带我去哪儿?”

    四姑娘微微勾唇:“不是说了,带你见你的生母。”

    黄临面无表情的盯着四姑娘,目光很深。

    四姑娘见他又露出这种奇怪的眼神,迟疑一下,问:“你想你生母吗?”

    黄临别过头,没理人。

    四姑娘不放弃,继续问:“或者,你讨厌她?”

    这下,黄临皱眉,看着四姑娘。

    四姑娘忙道:“你莫要误会,可以不回答。”

    黄临思忖一下,问道:“你认识她,那她……是怎样的人?”

    茉莉露出笑容,得意的道:“小公子的生母,是个很好的人呢。”

    黄临看过去:“有多好?”

    茉莉看了看自家小姐,见小姐也正鼓励的看着自己,便添油加醋的道:“小公子的生母,是位很漂亮的女子,她聪明,能干,也有本事,只是命不好,当初她想让小公子过更好的生活,才将您送入黄府,她,是个很有担当的女子。”

    黄临皱起眉,又看向四姑娘:“此话可是真的?”

    四姑娘适时的垂眸,表情有些伤感:“她,不配做一个母亲,她也不该,抛弃自己的孩子。”

    茉莉急忙道:“可是她也是为了小公子好,她当时根本担负不起一个孩子的命运。为孩子选择了最好的路,这便是一种真心实意的对待。”

    四姑娘苦笑一声,偷偷看向黄临:“你会恨她吗?虽说当年是迫不得已,但……她毕竟将你送走……”

    黄临微微垂首,半晌,抬起来,摇了摇头。

    四姑娘捏了捏手指,很是激动:“你不恨她?那一会儿见了她,你可愿,叫她一声娘?”

    “嗯。”黄临应了一声,眼睛,却看着自己的手,瞧着手背上那还未痊愈的伤口,说道:“我一定,会叫她娘。”

    四姑娘高兴极了,看到黄临手上的伤痕,忍不住抓过他的手,心疼的问:“怎么了?”

    黄临抽回来,面无表情的道:“不小心摔倒。”

    “可是私塾里有人欺负了你?还是黄家,有哪个不长眼的下人……”

    “与你无关。”不等四姑娘说完,黄临冷声打断,露出不悦的神情:“你只需带我见到我生母,我见了她,你想要多少银子,我自会命人送上。”

    “我不是想要……”四姑娘想解释。

    黄临却只是用轻蔑的眼神看她,像是在看一个上不得台面的野女人。

    四姑娘咬咬唇,心中委屈。

    茉莉为自家小姐抱不平:“小公子,我们家小姐只是关心你……”

    “好了,茉莉。”四姑娘打断丫鬟的话,又看了黄临一会儿,才难过的移开眸子,看向窗外。

    茉莉很心疼,这便有些愠怒的瞪了黄临一眼。

    可这一眼看去,却只看到黄临摸着自己手背的伤痕,并且正用手,撕开上面已经结痂的地方。

    “小公子……”茉莉忍不住开口:“结痂的地方或许很痒,但您撕开,就不容易好了。”

    黄临头也没抬,沉声开口:“有些伤口,不流血了,便记不住了。”

    这话似乎有什么深意,茉莉没听懂,四姑娘也没听懂,但是,四姑娘却有种不好的预感。

    再看黄临手上那伤痕,痕迹大小,怎么看,也不像是摔倒所致。

    难道,孩子真的被人欺负了?

    黄临没被人欺负,手背上的伤,是那日杀黄觉杨时,与黄觉杨争执起来,被误伤的。

    杀一个人,付出的代价只是这点无足轻重的小伤,黄临刚开始觉得很庆幸。

    不过,之后在衙门遇到那两个人,黄临知道,自己终究逃不掉。

    杀人要付出的代价,绝对不是那么简单。

    偿命,是最基本的。

    不过就像那位白衣公子所言,他要偿命,那杀他娘亲的那人,也随时准备好偿命。

    这么想着,黄临抬起头,漆黑的眸子瞧着四姑娘清秀娟丽的侧脸,嘴角几可不见的勾了一下,又迅速松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