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35章:瞑目了,安息了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35章:瞑目了,安息了

    而就在那床缝边缘,一双布满惊恐的眼睛,露了出来。

    黄临眼睛开始变得红了一圈儿,视线开始模糊。

    他咬咬唇,坚强的没流泪,只是闭紧了嘴,抬着手臂,揉了揉眼睛,将眼中的泪水擦在手背上。

    咸咸的眼泪,窜进了他手背的伤口中,微微发疼。

    黄临走到床边,慢慢的蹲下来,坐在地上。

    床底下,一颗圆鼓鼓的人头,突然滚了出来,两声“叽叽”的老鼠叫声,从人头后面传来。

    吸了一口凉气,黄临抬起头,让再次欲喷出的眼泪,倒流回眼内。

    他喘了口气,整理好心情,重新低头,手去碰那颗人头。

    “叽叽叽叽……”正在啃噬腐肉的老鼠,猛然感觉头顶被一片阴暗笼罩,抬头一看,顿时发现有人,忙夹着尾巴,一窜,窜回了床底下。

    接着,床底就是一番兵荒马乱。

    而黄临,没有关注那些大老鼠的去路,他只是捧起那颗陌生又熟悉的人头,鼻尖酸得发烫,终于,眼泪滚落了下来。

    “娘……”低喏的声音,从喉咙压抑着发出。

    他知道门外的茉莉听得到他的一举一动,他无法畅快的叫这一声娘,他只能在心里叫,卡着喉咙叫,不能让人发现的叫。

    这颗人头,已经很脏了。

    不止是血脏,不止是被老鼠啃噬得乱七八糟的脸,但黄临还是第一眼就看出,这是他娘,是他相认没多久,连一次和平相处都还没来得及,就惨遭了横祸的亲娘。

    黄临很确定他的生母是谁。

    哪怕他方才看到四姑娘拿出那个木盒,听着声泪俱下的诉说,他也知道,四姑娘是假的,他的亲娘叫吴心华。

    他的亲娘是个普通的乡下女人。

    他的亲娘是为了见他一面,躲在垃圾里,大清早的,等了足足一个时辰,才只为远远的看他一眼的女人。

    一个被他误认为是叫花子,使人打走,却在最后,回头对他露出笑容,笑的又憨,又蠢,又让人亲切的女人。

    黄临不知道娘亲是如何知道他还在世的。

    娘亲只说,她当时生完孩子醒来,就有人告诉她,她的孩子已经死了,生下来就咽气了。

    连尸体都没看到一眼,就彻底没了儿子。

    黄临一开始是不信的,一个莫名其妙的女人冒出来,总是做一些神神叨叨的事,换做谁,能轻易相信?

    可是,他还是相信了,为什么?母子连心吗?

    如此荒谬之说法,会是真的?

    黄临很想否认,但他知道,就是这么没有依据,就是靠着一个眼神,一个动作,一个笑容,他就认出了娘亲。

    伸手抚摸着人头上坑坑洼洼的咬痕,他眼泪吧嗒吧嗒的掉落,滴在人头上,滴进娘亲面部的伤痕里,与血肉搅合在一起。

    黄临伸手去摸,轻易的摸到了人头的头发里,那惨烈的伤口,他咬着唇,手指都在颤抖。

    “娘……”他又叫了一声,此刻他早已不是方才的冷漠。

    没有一开始的镇定,他哭的像个孩子,一个正常的孩子,一个被母亲抱在怀里撒娇的孩子。

    但他不能哭太久,门外很快就有人进来。

    要想报仇,娘亲就必须再委屈委屈。

    他再次将眼泪都擦干,红着鼻子,将手覆盖在人头的眼睑处,轻轻抚摸。

    再松开时,那双死不瞑目,任四姑娘如何想尽办法,也无法紧闭的双眼,已经阖上了。

    哪怕头颅面部已经残缺不堪,血肉模糊,黄临却觉得,娘亲……终于能安息了。

    她,一直在等着她的儿子,来送她最后一程。

    黄临将头颅郑重的放回床底下,又驱赶了周围的老鼠,哪怕他一走,这些老鼠又会故态复萌的跑出来寻觅美食,但他还是勤勤恳恳的驱赶着,直到门外响起脚步声。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黄临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坐回凳子上。

    房门,在下一秒打开,四姑娘端着茶点走进来,一进来,便看到桌前的黄临,正在拿袖子擦着眼睛。

    而等他将袖子放下,四姑娘轻易的看出,他方才,一定大哭过。

    四姑娘轻轻一笑,看了看那木盒子,抿着唇,控制着心中的喜悦,将茶点放下,坐到黄临身边,一下一下,抚摸他的背脊。

    黄临却霍然起身,避开她的手,看着她。

    他的眼神很复杂,四姑娘看不懂,只是软声问道:“你哭过?”

    “没有!”黄临冷声道:“我为何要哭?我凭什么哭?”

    看他生气了,四姑娘忙道:“好好好,没哭没哭,是娘看错了,是娘看错了。”

    黄临别过头,不看她。

    四姑娘却没恼,只是为他倒了杯茶,捧到他面前:“尝一尝?”

    黄临拿起茶杯,浅浅啄了一口。

    看他喝了,四姑娘很高兴,心满意足的笑起来:“再尝尝这个芙蓉糕,是娘亲自做的。”

    黄临看她一眼,给面子的拿了一块,咬了一口。

    四姑娘高兴极了,眼泪又流了出来:“尝过就好,我的儿子,终于吃了我做的东西,这就是……这就好……”

    黄临咬了咬唇,将剩下的茶和芙蓉糕放下,头也不回的走出房间。

    四姑娘一愣,急忙跟上去:“临儿,你……”

    “时辰不早了,我该走了。”

    “还早,再等等。”四姑娘急忙拦住他,抓着他的手,满脸哀色:“再陪娘一会儿,就一会儿。”

    黄临不知一个人演戏,为何会演的这样像。

    明明不是他的生母,为何能装得好像就是一般。

    但黄临并不会心软,回到府中,他便会筹谋一阵,明日午时之前,他要像取黄觉杨项上人头一样,取掉这个四姑娘的头!

    再提着她的头,捧着自己娘亲的头,亲自去衙门自首。

    这件事,很快就能了结。

    现在,他只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充分的时间,让他能将这个杀人计划,设计得完美,设计得万无一失。

    “不了,你答应晚膳前会送我回去,我要回去!”

    四姑娘摇头:“临儿,你就不能让娘亲多看看?半个时辰,最后半个时辰,你再吃两片芙蓉糕,再喝两口茶,好不好?”

    黄临皱眉,有些生气的瞪着她:“你究竟想做什么?逼我现在就认你?无论你是不是生母,即便你是,你凭什么认为,你这样突然冒出来,我就要认你?我就要陪你?我就要听你说这些唠唠叨叨的废话?”

    “小公子,你说得太过分了。”茉莉看不下去的插嘴。

    黄临又将矛头指向茉莉:“你又是什么东西,一个丫鬟罢了,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儿?我想怎么样,难不成还要你一个下人批准?”

    “我……”茉莉想说自己不是这个意思,但话到最后,却百口莫辩。

    四姑娘能理解黄临突然爆发的情绪,便不敢再激他,只得满口答应的送他离开。

    一出了大门,黄临几乎是小跑着离开。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