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39章:这缘分,也着实太深了些!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39章:这缘分,也着实太深了些!

    黄临在房中看着手上的图纸,脑子陷入了复杂的沉思,一些计谋,一些设计,在他心中凭空生成。

    烈义站在黄府某处树丛的角落,听着远处“砰砰砰”的敲击声,再看着大小不一的石头碎块,从湖中亭上滚落。

    烈义脸上的表情,一如既往的平淡。

    但这平淡中,却带着几缕郑重。

    与此同时,在沁山府的另一处,乔装扮成老人,企图蒙混过关出城的星义却无语问苍天。

    “……”

    星义怎的也没想到,沁山府的出城关卡竟卡得如此严。

    星义的易容术,自认还是不错的,扮作老人也算没有违和感。

    但是看着眼前之人,星义突然觉得头很疼。

    “你们死士,都是习惯这么偷偷摸摸的?”金南芸手里捏好锦帕,笑着打量星义,而后手贱的伸手,去摸摸星义嘴上的胡须:“这不是真胡子,是马毛?马毛比较松软,一摸就知道,这是次等普通黄马的毛。你们死士都这么穷?连一条手感好一些的假胡子,都做不起?”

    星义:“……”

    “你要出城?”金南芸看看星义背后人来人往的城门,说:“别指望了,你以为这些都是普通衙役?里头,可混了不少镇格门的人,要是让你这么容易就跑了,镇格门估计也就与普通的地方衙门差不多了。”

    星义看了金南芸好一会儿,才微微弯腰,咳嗽几下:“小姑娘,你认错人了……”

    说着,弯腰驼背的从她身边走过。

    金南芸却上前一步将人挡住,笑着道:“这样就想走,只怕太容易了,况且,你这粗糙的易容术,连我的眼睛都瞒不了,还指望瞒得住其他人?”

    金南芸以前参观过柳蔚的易容工具。

    那些衣服,那些造假的物件,看得人眼花缭乱。

    当时金南芸还以为江湖上盛传的换脸之术便是死士这个,但真正见识过那所谓的换脸之术,才知道柳蔚那种,比之高出了不知多少倍。

    自此之后,金南芸再看到谁装神弄鬼,往往都能一眼识破。

    只是她也不是多事之人,有时候就算看到,也懒得去废这个神,除非遇到与付子辰或柳蔚有关的案子,才知会一声。

    平日,便是之前京都大肆缉拿飞天神偷,她也没管。

    当然,不管的原因并非那神偷买了他们家铺子一件大氅,而那件大氅刚好是最贵的一件狐狸毛的,要价六十两白银,并且买了大氅,那神偷还顺便再买了两双护手,两顶帽子,都是最好的料子,全部加起来,有两三百两。

    自此之后,金南芸也没再见过什么技术高超的江湖之人,但今日,又给她撞到了。

    带着浮生出来逛个街而已,走在路上,都能遇到熟人,这缘分,也着实太深了些!

    想到这死士之前在牢房故意戏弄自己,不止嘴上占足了便宜,还与那游氏有乱七八糟的关系,金南芸便眼睛一眯:“你想出城?”

    星义只想从金南芸身边赶紧离开。

    可是,金南芸一个眼神,有功夫底子的浮生已一把抓住星义!

    浮生这点小手段,星义一根指头就能推开。

    但大庭广众,前面不远处是城门口,侍卫奇多,星义一个招式动作,只怕就要招来麻烦。

    因此,便只好憋屈的被钳制住。

    星义装蒜:“两位姑娘,你们,究竟抓着老身要做什么。”

    金南芸双手环胸:“问你是否想出城?”

    星义老气横秋的道:“老身的旧友前日来了信,说身子不适,只怕就这两日了。老身便想着这两日去瞧一瞧,就在城郊的村子里,近得很。”

    金南芸面露不悦:“说这么多废话,你究竟想不想出城?”

    星义一顿,清明的眼睛看向金南芸。

    金南芸指着星义的眼睛道:“对,这个眼睛也是漏洞,老人的眼睛应该浑浊一些,你的太亮了,一看就是年轻人,不想被人识破就立刻低着头。”

    星义眼睛一眨,快速垂下头。

    等低下头,星义才反应过来,顿时便瞪向金南芸。

    金南芸:“果然是你!”

    星义气得直握拳。

    金南芸便安抚:“先不用急着恼我,我问你是否想出城,你还没有回答我。”

    星义顿时挺直背脊:“想抓便抓,只是,凭你这个丫鬟,抓我只怕难了些。”

    轻软的女声却道:“我送你出城,可好?”

    星义一愣,看向金南芸。

    浮生也看了自家夫人一眼,觉得夫人是不是发烧了!

    金南芸没管两人的反应,一把拉住星义,将星义带到旁边的小铺里。

    星义反应过来时,便看到街外正好有一队巡逻的衙役朝这边走来。

    这女人,还真的帮了自己一把。

    星义看着金南芸,不再装了:“你想要什么,想要两个死士做你的护卫?”

    这女人从第一次见面,便提出要雇佣死士,这种闻所未闻的胆量,着实让他印象深刻。

    金南芸摇头:“什么都不要,你走就是了。”

    星义不信:“你究竟意图作甚?”

    “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少废话,说出你的目的!”

    星义像看神经病一样看着这个女人。

    金南芸真诚极了:“相信我,我是真心要帮你。”

    “不可能!”星义十分笃定。

    金南芸思忖一下,改了口:“好了,你猜对了,我对你另有所图。”

    果然如此,星义露出一个我就知道的表情:“图我什么?”

    金南芸抿着唇,想了半天,道:“银子。”

    星义挑眉。

    金南芸伸出手:“送你出城,五十两纹银。”

    星义盯着她的眼睛,思考半晌,斟酌:“只要五十两?”

    浮生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家夫人,五十两,送一个朝廷钦犯出城?

    夫人疯了!

    这种事,不说普通人能不能去干涉,便是干涉,至少也要上百上千两啊,这里头的风险,夫人怎么突然不会算了!

    大概因为星义和浮生的眼神都太刺目,金南芸试探性的问道;“一百两?”

    浮生偷偷拽着夫人的衣角,小声提醒:“夫人,您今个儿到底怎么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