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41章:看月亮,约吃饭,这个流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41章:看月亮,约吃饭,这个流程……

    容棱看柳蔚如此警惕,微微蹙眉,隐有不悦。

    柳蔚却坚持问——你想做什么?

    容棱只得说:“用膳。”

    柳蔚瞥着他——平日不就一起用膳?怎的突然要约明日中午?

    容棱道:“究竟是否有空?”

    如果是吃饭的话,好像没什么问题,柳蔚这么安慰自己,半信半疑的就应了——有空。

    容棱得了答案,这才离开。

    等容棱走了,柳蔚继续看书,可看了一会儿,她突然将书放下,摩挲着下巴,思考。

    看月亮,约吃饭,这个流程……好像有点熟悉……

    柳蔚静静想了一会儿,突然眼睛一瞪,愣了一下,而后把眼睛眯起。

    与此同时,躲在东盛客栈内,已经好几天没呼吸过新鲜空气的柳小黎,猛然打了个喷嚏。

    珍珠站在小黎面前,冲着他叫唤:“桀桀。”

    小黎揉揉鼻子,嘟哝着说:“好了,别催,出牌了,两个花。”接着,小黎就从手上的七八块巴掌大小的木牌里,抽出两张木牌,放到桌上。

    珍珠想了想,也从给它藏在一摞书本后头的几块木板中,叼出两块,丢到小黎的木牌上头。

    小黎看到珍珠出的牌,摸了摸下巴,思考一下,丢了另外两块。

    一人一鸟玩着百花牌。

    一场下来,珍珠小赢。

    小黎顿时就不乐意了,把手里还剩下的木牌丢了,趴在桌上嚷嚷:“不玩了不玩了,一点也不好玩。”

    珍珠看小黎耍赖,叫了一声,就跳到他头上,对着他的脑袋啄。

    小黎忙抱着头,哀嚎:“好了,我认输了,认输了。”

    珍珠这才放开他,眯着眼睛叫:“桀桀。”

    小黎瘪嘴,很不高兴:“知道了……三天的哥哥,我会再叫三天的,你不要总提醒我,你真是越来越唠叨了……”

    金南芸在茶寮外头的小岔路站了快两柱香了,周围还是一个人都没有。

    浮生在旁边,小心翼翼的问道:“夫人,咱们是不是搞错了?”

    “不会搞错。”金南芸笃定的道:“这附近肯定有暗线,我保证。”

    浮生苦笑着:“那没准儿,您后头与我解释的话也让暗线听了去,他们知晓咱们的主意,这便……”

    “我说的那么小声!”金南芸很不能接受的皱起眉。

    浮生只能拍着夫人的肩膀安慰:“其实,咱们好像也没必要弄这么多事,夫人,要不咱们再回去跟柳先生说说,能拿得住容都尉心的,似乎也就只有柳先生了。”

    金南芸一口拒绝:“不行,柳蔚现在嗓子坏了,脾气正差,惹不起。还有,为了上次我泄她底子之事,她到现在还在恼我,求她还不如求我自己。”

    浮生无奈:“可是咱们……好像已经失败了。”

    金南芸也意识到这点,烦躁的拧着锦帕,一抬脚,就往茶寮走。

    浮生忙拉住:“夫人,您干什么?”

    “他们是笃定了我不敢真的放人,好,软的不行,来硬的。”金南芸说着,已经加快步伐,没一会儿就走到茶寮门口。

    浮生暗暗揉眉,却还是只能跟过去。

    就在此时,浮生感觉到空气中有一股气流,从远而近。

    浮生愣了一下,条件反射的转身!

    那股气流朝浮生席卷而来,正对浮生的面门,但奇怪的是,浮生去接时,那气流又收手了,并没伤浮生半分,那股风只是将浮生的头发吹乱。

    这是位高手,而且有心相让。

    浮生意识到了,后背凉了一下,急忙拽住自家夫人,将夫人拉到角落,才说:“夫人,不能去。”

    金南芸推浮生:“你做什么?”

    浮生表情严肃的指指天空。

    金南芸随着浮生的手指看去,却什么都没看到。

    浮生一咬牙,小声的在金南芸耳边嘀咕了两句。

    金南芸原本还不耐,等听到浮生的话,表情便有些变了。

    到最后,金南芸有些艰涩的问:“那他们究竟是何意思?容都尉又究竟来不来?”

    浮生一脸郑重的道:“夫人,奴婢以为,此刻已经不是容都尉来不来的问题了,咱们,好像搅了他们什么事,他们生气了。”

    金南芸一楞。

    浮生道:“这些暗线跟踪那死士,想必,不止是为了查出他的同党,或者幕后之人,还有其他什么打算,咱们刚才,打草惊蛇了。”

    一下子,金南芸的表情很难看。

    浮生握着夫人的手,捏紧,抚慰着:“不过别怕,他们没伤害我们,必然是知晓我们与柳先生的关系,夫人,我们先回去吧。里面之事,已不是我们能插手的了。”

    金南芸知道这个道理,点头,此刻也顾不得什么游氏了,惟怕自己方才当真弄巧成拙,坏了人家镇格门的大事。

    若真是如此,那届时,也不是一两个游氏能弥补得了的。

    金南芸拿定主意。

    浮生便带着夫人从后面绕小路回客栈,可刚绕过一间玉器行,才一转弯,便撞见一道苍老的身影,将她们挡住。

    “怎的这般迟?”那苍老的长者,说出的,却是年轻男子的声音。

    金南芸和浮生同时一愣,两人看看左边,再看看右边,然后面面相觑。

    原本想绕小路回客栈,没想到绕来绕去,找到了与死士约好的地方。

    金南芸尴尬的流汗。

    浮生比金南芸镇定,只握住金南芸的手,让她放松点,这才对星义道:“方才我们来时,遇到巡逻的衙役,险些被他们盯上,送你出城之事,今日只怕不能成了,估计得过两日。”

    星义眉头一皱,视线在浮生身上刮了两下,投向金南芸。

    金南芸咽了口唾沫,梗着脖子道:“那个……实非所愿,可……总不能冒太大的险。”

    “此事本就冒险,你早该知道。”星义沉着眸道。

    金南芸勉强回道:“可你走了是孑然一身,逃出牢笼,我却走不了,总要考虑考虑我的处境。”

    星义抿唇:“那一起走?”

    金南芸错愕:“我们一起走算什么?私奔吗?”

    私奔两个字猛地蹦出,不止星义愣住,连金南芸也愣住。

    虽说她没有一般女儿家的小心肠,为人算是比较豁达爽气的,但女子说这种字眼,总是有碍观瞻。

    也是急糊涂了,才说这样的话,着实难听得很。

    金南芸正想改口时,星义却道:“你若是想,也可以。”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