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42章:不安好心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42章:不安好心

    金南芸看着星义,一下子顾不得大事悬在头顶,猛地上前,一拳头砸在星义头上:“调戏女子!”

    星义知道金南芸没武功,也没提防,冷不丁被她打了个正着,气得拧眉。

    他又觉得男人不计女人过,便忍下了那轻微的痛。

    星义道:“你既然答应了,事便一定要办。”他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张银票,是一百两,塞到金南芸手中。

    金南芸看着那一百两银子,手都在抖。

    “银票你自己先拿着,出门在外的不方便。”金南芸说着,强行把银票还给他。

    星义却不接,只拉着她的手腕,在她耳边,恨声道:“送我出城,立刻。”

    “放开我家夫人!”浮生见状这就要出手。

    星义却放开金南芸,将她推给浮生。

    浮生条件反射的抱住自家夫人,金南芸跄踉两下,这才站稳。

    金南芸看了看自己的手腕,方才,被捏住的那个位置,好像就是传说中的脉门。

    一下子,一颗冷汗从鬓角划出。

    金南芸终于到此刻才体会到,柳蔚曾经说过的——不作不死,是什么意思。

    正在金南芸束手无策,骑虎难下时,远处,又有一对巡逻衙役走来。

    星义警告金南芸一声:“记住你说的话。”而后,星义便快速躲进旁边的铺子里。

    金南芸终于松了口气,赶紧拉着浮生要回客栈。

    只要回了客栈,就安全了,客栈布满了暗防,那死士绝对不可能自投罗网,跑进去。

    可是还没迈开脚步,浮生突然拽了她一下。

    金南芸狐疑的看过去,却看到浮生正直勾勾的盯着前方。

    金南芸和浮生立刻僵在原地,一动不动,但容都尉却只是从她们身边走过,甚至连一个眼神都没给,冰山脸的带着人离开。

    金南芸已经明白,自己做的蠢事,容都尉都知道了。

    并且,很是不悦。

    金南芸绝望:“怎么办?”

    浮生安抚:“其实……容都尉说不定真的只是路过呢。”

    这时,一股熟悉的气流再一次席卷而来,浮生立刻做出防御的姿势。

    可那气流依旧只是轻轻从浮生头顶吹过,并没伤害,而这次,浮生同样领悟到了。

    浮生说:“容都尉的人找我,夫人,您在这儿等,我去去就来。”

    金南芸点头,让浮生快去快回。

    等浮生再回来时,手上捏着两张新买的锦帕,并且脸上沉重的表情已松缓。

    浮生偷偷对自家主子使了个眼色,接着很大声的道:“小姐,您的锦帕。”

    金南芸明白浮生的意思,将锦帕接过,反复看着:“不错不错,样式挺好看的。”

    “是小姐眼光好。”浮生吹捧一声。

    金南芸却依旧搞不懂,浮生究竟是闹哪一出,只是看懂了浮生方才的眼神,是让配合。

    两人说着闲话,浮生对金南芸露出一个安抚的眼神,很自信的等着星义回来。

    星义果然过来了。

    方才浮生离开,星义是看到的,还以为浮生去通风报信,正想着,如果真有人过来,他不介意拿这位柳家三少夫人做人质,但没想到,浮生只是去买了两张锦帕。

    浮生道:“送你出城,不过你这样显然不行,得换身衣服。”

    浮生看了看左右,瞧着一间成衣店道:“就是那儿,走吧。”

    说着,就拉自家夫人走在前头,星义无法,这大庭广众的,也不能将人拽回来。

    成衣店里掌柜的很热情,他们换了三件衣服,金南芸换上了农妇装,星义换做了农夫装,浮生则换了一套丫鬟装。

    走出成衣店,浮生道:“夫人与这位公子,扮作姐弟,是乡下来的穷亲戚,问城里大富商黄家借钱的,黄家如今出了大事,就命我这个丫鬟,拿了些银子给二位,再送二位出城,一会儿到了城门口,有人问起,就由我来说,夫人与这位公子,你们缄默就好。”

    金南芸看着自己的手:“农妇的手不会这么细,铁定穿帮。”

    浮生一噎:“不会的,一会儿您把手揣在衣服里。”

    金南芸却还是强迫症的觉得,现在的乔装,简直太简陋,若是城门口的衙役真的看不出来,只怕其中就有黑幕……

    猛然想到黑幕二字,金南芸愣了一下,看向浮生。

    浮生背着星义,几不可闻的点了点头。

    猜测被证实,金南芸着实惊讶一下,惊讶完,便突然胆子肥了,既然有人后门已经打开了,那不管他们穿什么,一切都没问题了。

    等到三人一起到了城门口,看着那黑压压,排队出城的人流,他们走到了队尾排队。

    终于排到他们,按照之前浮生设计好的,浮生去交谈。

    浮生本就是丫鬟,丫鬟语气,用的非常好,且不管那些衙役是不是真的信了,总之,衙役放了他们。

    三人离开得畅通无阻,但就因为太无阻了,星义突然握住金南芸的肩膀,五指并拢,手上力道大起。

    金南芸感觉到肩膀一痛,艰涩的问:“做什么?”

    “果然不安好心。”星义冷笑一声,摆明了因为离开得太过容易,而反生了疑。

    就在几个呼吸后,有衙役看着他们三人,突然出声:“站住!”

    顿时,三人停住脚步。

    那衙役走过来,目光在三人间徘徊:“这三人排查过了?”

    同伴点头:“查过了,是黄老爷家的亲眷。”

    衙役却没放心,只是围着三人走来走去,仔细的看。

    同伴笑道:“黄老爷家的亲戚你也不信,我记得你还吃过黄老爷的恩德,人家才刚走,你就为难起人家的远亲了。”

    那衙役被同伴泄了底,涨红了脸:“少说两句,没人把你当哑巴。”

    同伴嘿嘿一笑,闭了嘴。

    衙役对星义三人挥挥手:“好了好了,你们走吧。”

    浮生赶紧脆生生的道了谢。

    大概因为有这小小的劫难,星义总算放开了金南芸,浮生赶紧扶住夫人,三人一起出了城。

    一出城门,走到无人的地方,浮生才道:“你可以走了,我们也该回去了。”

    星义沉着眸说:“此刻回去,不就穿帮了?”

    “我们有我们的法子,你自己走便是了。”浮生冷静的道。

    星义看向金南芸,却只看到她捂住肩膀。

    星义道歉:“出手重了,给你捏捏?”

    “滚!”金南芸咬牙:“我再也不想见到你了!”说罢,拉着浮生就往回走。

    看着她们的背影,星义突然觉得无趣,架起轻功,没一会儿便不见人影。

    金南芸和浮生畅通无阻的回到城内,换了衣服,回到客栈的时候,刚好看到一楼大堂里,柳蔚正问小二要了一娄子蔬菜。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