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43章:你先勾引本王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43章:你先勾引本王的

    见到她们回来,柳蔚便将她们上下打量一番。

    金南芸和浮生都很紧张,两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一起回避柳蔚的视线。

    原来柳蔚还不觉得可疑,只是不解她们为何表情这样古怪,可现在,柳蔚却觉得她们的眼神,透着心虚。

    柳蔚走过去,用手比划了两下。

    金南芸梗着脖子,一幅“我根本听不懂你在说什么的表情”。

    柳蔚继续比划。

    金南芸还是装不懂。

    柳蔚不高兴了,去柜台,找掌柜要了纸笔,洋洋洒洒在上面写了一行字。

    可拿着纸,刚一转身,却看一楼大厅一个人都没有,金南芸和浮生,早已不见踪迹。

    柳蔚将宣纸揉成一团,一掌拍在柜台上!

    掌柜忍不住哆嗦一下。

    自从这间客栈被这几位京都来的大爷包下后,他连着好几天都没吃过一次好饭,睡过一次好觉了。

    此时,容棱从外面回来。

    容棱见柳蔚也在客栈,便问道:“怎的不在衙门等我?”

    柳蔚看他一眼,比划两下——你去哪儿了?

    容棱道;“有些事处理。”

    柳蔚走近他,在他身上使劲地闻了闻。

    柳蔚这突然的举动,让容棱愣住,他顺势搂住她的后背,低声笑道:“在闻什么?”

    柳蔚不说话,继续地闻。

    容棱笑意不觉加深,凑她耳边道;“本王没出去见旁的女人。”

    柳蔚一把推开他。

    容棱凝视她:“真的。”

    柳蔚翻了个白眼,摆摆手,端着桌上的蔬菜娄子,上了二楼。

    柳蔚是想闻闻,容棱是不是去见了小黎。

    到底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小黎身上什么味,做娘亲的熟悉得很,一闻便知道。

    不过,难道是她想多了,容棱身上,的确没有小黎的味道。

    莫非,容棱真的没有私藏小黎?

    带着揣测,柳蔚上了二楼。

    容棱也跟了上去,走到走廊时,刚好瞧见正要出房的浮生。

    浮生手里端着冷掉的茶壶,正想下去给夫人换热水,可一开门就惊了一下,然后快速退回去,砰的一声,关上房门!

    金南芸问道:“怎么了?”

    浮生拍着胸口指着门外:“都尉大人。”

    金南芸顿时也惊住,凑到门口,透过门缝往外面的瞅,问道:“没过来吧?”

    浮生摇头:“看着是去了柳先生的房了。”

    “去柳蔚房里了。”金南芸松了口气:“那今晚是不会有功夫质问我们了,没事了。”

    浮生也是这样想,但还是很担心:“那若是容都尉问起来,咱们怎么……”

    金南芸想了一下,拍手:“不怕,就说还是那死士主动找上的我们,逼迫我们送他出城。”

    浮生满脸苦涩:“可是,不是都给听了去吗?是咱们找上他的。”

    “这就叫做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容都尉又没亲眼瞧见,但凭暗线一堂之言可不公平,我们反正咬死了是被迫就好,不管旁的人怎么说,咱们硬撑下去。”

    到了这步田地,只能如此了!

    浮生很惆怅,再问:“那夫人,要不要再问问容都尉,关于那游姑娘之事?”

    “呵呵。”金南芸冷笑两声,扶着额道:“过两天吧,这两日,还是莫要去捋他的胡须了。”

    浮生深以为然,连连点头。

    与此同时,柳蔚房中。

    柳蔚将手中的芹菜折断,微微拧眉,看向容棱,比划两下——她们当真如此大胆?

    容棱点头,挪了一下椅子,离她近些,也摸了一片菜叶子,放在好看的手里把玩。

    柳蔚嫌容棱手贱,在他手背拍了一下,把菜薅过来,不让他乱动。

    容棱收了手,摩挲一下手指,道:“你那位朋友,只怕是等急了。”

    柳蔚比划——那便将那游氏的身份告诉她,我倒不知,这有何可隐瞒的。

    容棱摇头:“暂时还不可说。”

    柳蔚问——为何?

    容棱却不说了。

    柳蔚想了一下,想到了——那日死士要求见你,他是不是,与你说过什么?关于游氏的?

    容棱点头。

    柳蔚这便明白了,别的也不用问了,事关重大,有些隐瞒也可以理解。

    就是金南芸只怕觉得亏了,说好的卖掉闺蜜,换情敌的消息呢,这下,闺蜜没了,情敌消息也没了。

    这么一想,柳蔚突然很解气,再看容棱时,便对他露出一个笑容。

    容棱看她突然朝着自己笑,沉默一下,突然起身,倾身过来,在她唇上吻了一下,甚至用手按在她的后脑,不让她退。

    柳蔚吓了一跳,可退又退不开,最后挣扎两下,索性张嘴,在男人的舌尖探入的第一刻,狠狠咬下他的唇瓣。

    容棱吃痛一下,唇上有了血腥味。

    松开嘴,柳蔚舔了舔沾上自己唇瓣的血迹,恶狠狠的比划——你又发什么疯?

    容棱抹了抹嘴角,淡声道:“你先勾引本王的。”

    柳蔚气笑了——笑也算勾引?

    容棱理所当然:“你笑,便算。”

    柳蔚气结,心说以后当真对这男人一点好脸色都不能给了!

    容棱吃了苦头,也没放弃,见柳蔚还在弄那些蔬果,便问:“做什么?”

    柳蔚不耐烦的比划——你不用知道。

    容棱沉默,有些执着的看着她。

    柳蔚被他盯得不舒服,犹豫一下,还是妥协了——做药。

    “菜可以做药?”

    柳蔚看他一眼——这是药引,天下万物,只要配方得当,都可作为药引,便是童子尿,牛大便,也能作为药用。

    容棱听到后面两样,脸色变了变,又看向一桌子的蔬果,问道:“给谁吃?”

    柳蔚随意比划——给死人吃。

    容棱挑了挑眉:“明日用?”

    柳蔚点头——十来年的干尸,不用药汤先泡一泡,不好验的。

    说起来,古代的干尸,柳蔚还没验过,现代一些科技,倒是还能还原数据,可是古代只能靠一双手,倒是有些难度了。

    这么想着,柳蔚估摸,自己的显微镜还是要快些做出来。

    要做显微镜,先就需要做玻璃,等到这件案子结束,得跟金南芸商量一下玻璃的制作渠道。

    销售是一回事,自用才最重要。

    还有一些烧制玻璃的原材料,有金南芸这个商人替自己找,倒是方便许多。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