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44章:心里总是觉得毛毛的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44章:心里总是觉得毛毛的

    柳蔚想着自己的计划,一不注意便入了神。

    等到回过神来,发现容棱还没走,不止没走,还双目灼灼地看着她。

    柳蔚摸了摸自己的脸,在空中画了一个问号——做什么?

    容棱这才放开视线,手却再次凑上来,想帮她弄这些蔬菜。

    柳蔚看容棱一心想帮忙,便找了几片菜叶子让他拿去玩。

    容棱捏着那几片叶子,手无意识的乱掰,没一会儿,就全部都掰成了烂菜叶子。

    两人之间再未说话。

    柳蔚容忍了容棱在她工作的时候帮倒忙,容棱也不介意柳蔚投入工作,而不理他。

    两人就这样难得宁静的各干各的,直到外头小二敲门,说晚膳做好了。

    此时,柳蔚的菜已经摘得差不多。

    柳蔚起身,拍拍手,想将手上的菜汁拍开,容棱见了,便捏住她的手,替她仔细的擦。

    柳蔚心安理得的接受这个男人的照顾,看着男人微垂的眸子,她嘴角无意识的勾了一下,而又在男人抬眸看她时,快速将那浅薄的笑容收了,装作面无表情的样子。

    擦干净柳蔚的手,容棱也没放开,直接牵着她出房门。

    柳蔚本来想挣扎一下,但想到反正这几日两人同出同进,晚上还同床共寝,虽然什么越轨之事都没做,但外面人只怕早已经浮想联翩,便也懒得挣扎,让他牵着走。

    两人一起下楼。

    到了楼下,容棱很自然的拉开椅子,让柳蔚坐。

    柳蔚也老老实实的去坐,并没觉得半点不妥。

    可是,隔壁桌的金南芸和浮生,却对视一眼,两人眼中,皆有深意。

    果然,连柳蔚自己也没发现,她已经被软化得,只怕容都尉现在将她折吧折吧,揣进兜里,她都能从善如流了。

    容都尉这招温水煮柳蔚,就是高明!

    轻易便能将这个不男不女,阴阳怪气的柳蔚给折服了。

    而实际上,唯有容棱自己清楚,他现在的地位,也就是占了小黎不在的便宜罢了。

    柳蔚总是习惯享受,平日在柳蔚身边跟进跟出的,都是小黎。

    小黎会将柳蔚伺候得很好,怕是一杯茶都不让娘亲自己端着喝。

    柳蔚习惯了这样,若让柳蔚自己动手做一些事,柳蔚就不乐意,而现在,没了小黎,容棱自觉替补。

    柳蔚刚开始不习惯,过了几日又习惯了,但尽管如此,两人这种看似亲密,实则,却并没多大进展的关系,也是岌岌可危的。

    这么想着,容棱便思考起来,第一,小黎不能回来,第二,小黎说过的那个约会什么,还是要实施下去。

    上次夜游赏月,好像失败了,明日中午的共进午膳,许胜不许败。

    因为惦记着自己的药汤,柳蔚吃的很快,吃了就上楼。

    容棱也跟了上去,时不时在旁边递个东西,帮帮忙。

    两人这一忙,就是两个多时辰。

    等药物都准备好,成分也都计算好,柳蔚将一切放在旁边的盒子里,对容棱比划——明日尸体出土,让人将这个盒子给我送来便是。

    “嗯。”容棱应下。

    柳蔚累了一晚上,有些疲惫,伸了个懒腰,一边往床榻走,一边若有似无的瞧了窗外一眼。

    这一眼看去,柳蔚便愣住。

    柳蔚忍不住走到窗棂旁,伸手到外面,果然接到了细密的雨丝。

    容棱走到她身旁,将她沾上雨水的手拉回来,擦干净道:“雨水很凉。”

    柳蔚用另一只手比划——何时下的雨?

    容棱道:“是晚膳后。”

    柳蔚皱了皱眉,看着外头原本还很小,可没一会儿工夫,便越下越大的雨,不觉皱眉。

    “怎么了?”瞧见她表情不好,容棱问道。

    柳蔚摇摇头,吐了口气,将窗户关上,上了床。

    或许是心理原因,柳蔚一贯不喜欢下雨,这或许是法医的本能,雨会冲刷罪证,掩埋真相,加剧案件侦破难度,所以,柳蔚此刻不太喜欢雨。

    不过有时候,雨也有一些别样的奇效,能拨乱反正。

    希望,今晚这场冬雨,能带来好的效果吧。

    ……

    大雨,一下便下了一整夜。

    第二日清晨,柳蔚起得很早。

    看着还在睡梦中的容棱,柳蔚没有急着起身,只侧着身子,盯着他发呆。

    窗外,没有太明显的光线,大雨还在磅礴不止,乌云遮天蔽月一般,在这样的视野里,柳蔚的视线,其实是受限的,加上容棱睡在外侧,背着光,她更有些看不清。

    这一夜,柳蔚睡得其实都不好,上半夜因为容棱总是骚扰她,动手动脚,而下半夜,则是雨声太大,吵得她不得安宁。

    无声叹了口气,柳蔚心里总是觉得毛毛的,仿佛什么不好的事,正在降临。

    今日能出现什么不好的事?

    顶多,也就是尸体可能出些问题。

    而不管出什么问题,也总有一些蛛丝马迹留下。

    况且,按照黄临所言,那尸体黄觉新,若真是黄觉杨所杀,其实,便没有多少可疑,毕竟两男娶一女这等于理不合之事,虽说荒谬了些,但也没到成为悬案的地步。

    还有,那辽州之人冒险留在沁山府,破开黄府的湖中亭,或许真的只是怀疑他们要找的东西就在黄觉新的尸体边。

    若真是如此,那么这就是一件很简单的案子。

    容棱估摸也不觉得这件案子有多重要,他只是想看看,辽州如此兴师动众派人前来寻找的,究竟是何物,又跟黄家究竟有多大牵扯。

    听着外面轰隆的雨声,柳蔚忍不住安慰自己,或许只是因为讨厌雨,所以让自己胡思乱想了,今日只是很普通的一日。

    按照事前打探,早上黄临会去执行他的杀人计划,他的目标是四姑娘。

    而自己和容棱要做的,就是在阻止的同时,找回女尸剩下的遗骸。

    到了下午,更简单了。

    黄府会有安排好的人,在尸体出土后,来衙门通风报信。

    而等衙役封锁现场,容棱的人也会将那辽州的死士缉拿!

    那具干尸,和辽州之人寻找的东西,都要交给她来调查,当然,如果是那东西真的在尸体旁边的情况下。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