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45章:金色瞳眸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45章:金色瞳眸

    一切都安排得很好,利用黄临也好,利用那死士也好,包括放走另一名死士,都在计划之内。

    虽说原本不打算放走那人,但既然金南芸已经擅作主张,那放走也就放走了,那人不会成为变数,更没这个能力。

    所以,到底还有什么地方柳蔚想漏了?

    明明一切都已经整理好,就等事情发生,好一件一件的去完成,可究竟,是什么让她心里毛毛的?

    是小黎吗?

    应该是了,小黎现在行踪不明,有可能会有危险。

    那应该就是小黎了。

    柳蔚现在的不祥预感,应该就是儿子的安危了。

    这样想着,柳蔚猛地坐起来!

    抬手一抹额头,发现额头很凉,很湿润,竟是冷汗。

    容棱在这一刻也惊醒,他黑色的双眸中几乎是立刻,迸射出警惕的冷光,而在短短两个呼吸,确定周围并没危险后,他才将身体放松,收拢眼中的杀意,看向身边的女人。

    容棱撑起身子,问道:“怎的了?”

    柳蔚回头,紧紧抓住他的衣袖,一双眸子,闪烁不停。

    她这表情非常不好。

    容棱皱起眉,将她搂住,轻声问道:“做恶梦了?”

    柳蔚摇头对他比划——老实告诉我,你找到小黎了是吗?

    容棱沉默的看着她,没说话。

    柳蔚继续比划——那你跟我保证,他是安全的。

    容棱迟疑一下,握住她的肩膀,对她保证:“他是安全的。”

    柳蔚露出一个“果然如此”的表情,却并没生气,也没谴责,只是捏紧容棱的衣袖,郑重的比划——他一定要安全,必须安全!

    容棱点头,不管柳蔚是否故意炸她,总之,他不忍看她这样的表情。

    惊恐。

    柳蔚,也会惊恐。

    这一刻,或许也是被外面的大雨影响,容棱心跳突然加快,仿佛被感染一般,忍不住胡思乱想。

    他拍了拍柳蔚的小手,让她松开。

    柳蔚听话的松开,容棱却出了房间。

    离开了一刻钟,才回来。

    回来后,容棱看柳蔚还坐在床上,用一种近乎恍惚的表情看着他,他快步走过去,握住她冰凉的手,道:“小黎很安全,本王保证。”

    容棱这样言之凿凿,言语间那般笃定,柳蔚总算被安抚了些,半晌,懵然的点头。

    容棱看了眼外面雾蒙深沉的天色,问:“再睡会儿?”

    柳蔚摇摇头,伸出脚,却踩床边的鞋子,随意趿着鞋,她走到桌前,开始检查昨晚准备的材料可有遗漏。

    柳蔚一身白色亵衣,看来单薄又消瘦,容棱起身,捞起椅子上的男人外袍,走上前,给她披上。

    而后又为她仔细拢好,确保她不会着凉,才问:“有何不对?”

    柳蔚放下手中的称好分量的芹菜果,转首,看向容棱,很认真的凝视他许久,才比划——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容棱敛眉:“关于小黎?”

    柳蔚比划——我不确定,但,我只能想到小黎。

    容棱说道:“小黎很好,你若不放心,将他接回来?”

    柳蔚有些好笑,比划——怎的突然都承认了?不打算继续阳奉阴违的瞒下去?

    容棱紧盯她:“你在害怕。”

    柳蔚一愣,忍不住摸摸自己的脸。

    容棱呼了口气,将她抱住,搂紧,贴着她的耳朵道:“本王从未见过,你如此怕。”

    有在怕吗?

    柳蔚不知道。

    这世上,另她讨厌的有很多,另她喜欢的有很多,害怕的,却真的非常少。

    要说她唯一怕的,大概,便是家人了。

    从小,就迈不过这个坎。

    一旦涉及家人,她就无法理智。

    还是外面的雨太大,大得摧毁人心,才让她产生错觉?

    但无论如何,她不能拿小黎的安危去堵。

    她从容棱怀中缩出来,对他比划——我要见小黎。

    ……

    雨下得很大,小黎将珍珠小心的搂在衣服里,手上打着小雨伞,在人流稀少的街道上走过。

    “我爹真的不生气了吗?”走了两条街,小黎还是不放心,仰头对走在他前方的某位暗卫,问道。

    那位暗卫大概是不习惯明着在街上走,脚步很快,听到小公子询问,才转过头,保证:“是,司佐大人不生气。”

    小黎点点头,心里安定不少,但还是不确定:“一点都不生气?”

    暗卫按照都尉大人所教,一字不漏的回答:“一点都不。”

    总觉得娘亲真的不生气的几率很小,但容叔叔答应会帮他,既然是容叔叔叫他回去,那多半是真的有转机。

    在外面流浪了好久了,小黎有时候也想,宁愿被娘亲打一顿,也不想再过这种有家归不得的日子了。

    拢了拢怀里的珍珠,发现珍珠正缩着脑袋,把小身子都藏在他的衣服里,小黎就问:“还冷吗?”

    鸟儿都不喜欢下雨,因为羽毛湿了,很不容易干。

    动物的本性,就是避雨,在雨水来临之前,鸟儿就会找到避难所,然后等到雨水停下,才会探出头。

    在这种风雨交加的日子还要出门,对珍珠来说,很不舒服。

    珍珠抖着小身子,因为不小心被飘过来的几滴雨水溅到,它赶紧又往小黎的衣服里钻了钻,把脑袋塞好,撅着自己的小屁股,“桀桀”两声。

    小黎把衣服掀开一些,再回笼过来,把珍珠完完全全罩在里面。

    他因为忙着照顾珍珠,以至于没怎么看路,等再抬头时,前面刚好走过来一人。

    两人“砰”的一声,相撞。

    “呀。”一时间的撞击,令小黎身子一歪,险些将怀里的珍珠扔出去。

    小黎极快的反应过来,在空中翻了个跟头,稳稳停下,可伞已经飞到老远。

    暗卫见状,赶紧把自己的伞撑过来。

    可伞还没撑到小公子头顶,另一把伞,已经撑了过来。

    小黎看着头顶上再次出现的纸伞伞面,然后看看眼前之人。

    是个男人,男人浑身笼罩在一件黑色的雨衣里,大大的帽子,将他半张脸遮住。

    男人身上湿淋淋的,在这么大雨的街头,男人却并没有打伞,看起来颇为狼狈。

    这个男人此刻手里拿着的伞,是小黎方才掉落的。

    “抱歉。”男子温和的声音飘出,他蹲下身,露出一双深邃的金色瞳眸,将伞把递到小黎手边,道:“雨太大,我没看到你,撞疼了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