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49章:一室炼狱!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49章:一室炼狱!

    “他看到我们了。”其中一个暗卫惊讶道。

    按理说,他们隐藏在暗处,加上天气雾朦,视线受阻,一个普通孩子,根本不可能发现他们。

    但黄临却如此直接的迎视他们,这说明,黄临的确看到他们了。

    容棱面色很沉,他一挥手,两旁数位黑衣暗卫,立刻群起而下,利落的施展轻功,将四姑娘家,团团包围。

    柳蔚远远地看着这一幕,指尖微微颤抖。

    柳蔚终于知道,自己从昨晚开始的不安,究竟是因为什么了。

    大概,下去后就会得到答案。

    大雨冲刷着世间的一切,柳蔚白色的衣袍,被泥水溅脏,她的袍摆湿润又沉重,就如她现在的步子,带着绊脚的阻滞。

    小黎安分的走在娘亲后面,看着娘亲焦躁的背影,他很懵然,想了想,他就上前,握住娘亲的手。

    柳蔚感觉手心有个软软的东西贴近,她垂了垂眸,看到小黎正仰着头,担忧的看着她。

    她直接将儿子抱起来,伞太小,小黎站的太远,肩膀已经湿了。

    小黎乖乖缩在娘亲怀里,小心翼翼的问道:“爹,你怎么了?”

    柳蔚摇摇头,继续往前面走。

    小黎这才想起,娘亲还不会说话,他沉默一下,也想不出更好的办法,只得努力的抱住娘亲的脖子,把自己贴近娘亲。

    不得不说,柳蔚虽说生气小黎胡闹下药,但是她向来嘴硬心软,小黎撒撒娇,很有用。

    看儿子很努力的讨好自己,柳蔚也不忍心推拒,实际上,好几天过去,她早就没有生气了,小孩调皮,每个人都有这么个不懂事的过程,况且毕竟是自己的孩子,又能狠得下多少心。

    此刻小黎已经鼓起勇气找她了,柳蔚也不想太吓着他,尤其是在这种她自己本身状态也不好的情况下。

    因此,柳蔚没有推开儿子,只是脚下的步子,快了几分。

    当柳蔚赶到四姑娘家的庭院附近时,就看到黄临手捧一颗早已溃烂的人头,全身是血的站在那里。

    是的,是血,一靠近,柳蔚便闻出来了。

    黄临的脚下已经有了一个血红色的水坑,是雨水冲刷他的身体,打落下来的血液堆积。

    黄临的表情很僵硬,嘴唇发白,瞳孔发青,唯独手上那颗女子人头,被他抓的很紧,毫不放松。

    周围站满了人,可所有人都默契的没有靠近。

    便是容棱,一样也站在三步外,转首,看着柳蔚。

    柳蔚将小黎放下,把伞递给他。

    小黎自然的抱住伞,容棱便拿着另一把伞过来,遮住柳蔚的头顶。

    柳蔚比划两下。

    容棱却只是面色深沉的摇头。

    柳蔚眼瞳动了一下,迈开步子,走到黄临面前,靠近黄临了,才低头与黄临平视。

    柳蔚打了一个手势。

    容棱看着黄临,问道:“还好吗?”

    柳蔚无奈极了。

    自己无法说话,必须要容棱转达才行,但容棱这冷冰冰的声音,跟她现在要表达的态度,真的差了很多。

    柳蔚稍稍看了容棱一眼,示意他用词温柔些。

    容都尉却板着一张冰山脸,犹豫一下,这才放软了声调:“你还好吗?”

    柳蔚:“……”

    柳蔚放弃了,不可能让容棱温柔的,这个男人,生来大抵就没有温柔的细胞。

    柳蔚打算放弃对话,伸手,用肢体语言给予黄临安全感。

    可是,柳蔚的手刚碰到黄临的肩膀,黄临便缩了一下,快速后退,用警惕又惊恐的目光,瞪着柳蔚!

    柳蔚皱眉,慢慢施展笑容。

    容棱适时的道:“我们不会伤害到你。”

    可是容棱的声音,一听就是我们马上就要伤害你!

    柳蔚看向一旁的容棱,示意他不要说话,又转头,把小黎招过来,对小黎比划一番。

    小黎看着娘亲手舞足蹈,看了一会儿,就明白了。

    然后五岁不到的小豆丁,就抓着比自己还大的雨伞,仰着头,看着对面那浑身是血的小男孩,说:“我爹是好人,不会伤害你的,也不会抢你的人头,你不要害怕。”

    抢人头?

    黄临条件反射的搂紧生母的脑袋,用憎恨的目光,看着柳蔚。

    柳蔚气得打了小黎一下。

    小黎捂住被揍的脑袋,躲远一点,才期期艾艾的说:“我爹不抢你的头,你先冷静一下,我们说说话,你告诉我们,你身上是怎么了?”

    黄临眼瞳一下有些涣散,但是也慢慢的转头,看向房内。

    容棱对暗卫招手,立刻有人进去查看。

    接着,便是接连的倒吸声,从里面传出。

    随后,暗卫出来回禀。

    回禀的那人,方才进去时还精神奕奕,这会儿出来,却已经脸色苍白,嘴唇发青。

    他艰难的道:“回大人……里头,好像死了个人。”

    容棱微微蹙眉:“好像?”

    暗卫喘了口气,为难的道:“属下……看不出是否……”

    后面的话,暗卫还没说完,已是喉咙一酸,捂着嘴,跑到一边,扶着墙干呕起来。

    接着,后面出来的暗卫,一个个皆是如此。

    唯有一个,坚强的忍着没有干呕,但表情,已经苍白得没有温度。

    容棱见状,自己抬步进入房内!

    柳蔚放弃了追问黄临,起身,打算一起进去。

    容棱拦住柳蔚,对小黎道:“羽叶丸。”

    小黎愣了一下,还是乖乖从怀里掏出一瓶羽叶丸,递给容叔叔。

    容棱抖出一颗,强制性的塞到柳蔚嘴里。

    嘴里被动的含住,一边咬着,一边用手比了个问号。

    容棱没解释,只牵着柳蔚的手,带着她进入房内。

    还没走近,柳蔚便嗅到一股扑面而来的血腥气,接着,柳蔚抬起眸,入目的,首先便是一片红色。

    这是四姑娘家的前厅。

    厅子范围不说大,但也绝对不小,而此刻,厅内一个人也没有,是的,没有人,没有尸体,只有一片血红。

    诡异的红,悚然的红!

    地上,掉满了碎肉,一块,两块,还有破碎的眼球,破碎的脑浆,破碎的头发,甚至眼耳口鼻,手脚散乱。

    这是一室炼狱!

    柳蔚只能如此形容!

    在现代时,柳蔚曾经破过一起案子,一起极具变态性质的灭门案,那次的案件,与此时非常相似。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