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51章:调查到底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51章:调查到底

    柳蔚的心脏,从一开始的稳定跳动,再次变得杂乱无序。

    柳蔚深深的喘出一口气,直到确定自己的血液继续流动,才慢慢的放下手,将手指,攥成了拳头。

    “爹……”小黎将那只断手丢开,握紧娘亲的手,表情有些慌乱:“是……巧合吗?”

    柳蔚闭上眼睛,努力控制着自己的心态。

    等到确定控制好了,柳蔚才睁开眼,此时,眼中迸出寒意。

    小黎害怕的看着娘亲。

    就见柳蔚比划——准备工具,验尸。

    尸体都没有,要怎么验?

    小黎没有问出来,只是咬着小牙齿狠狠点头,然后跑出去,问外面要了大篓子和白布。

    用白布将篓子下面包好,走进大厅,戴着手套,一块一块的捡着地上碎了的肉块。

    柳蔚则拿着一瓶小小的底粉,用毛笔沾着,在桌椅上刷粉。

    等到数秒后,再用干净的毛笔,将底粉拂开。

    有些地方,便出现了形状各异的纹路。

    有指纹的地方,柳蔚再用胶液,舀出来两滴,盖在上面,等待着凝固后,将指纹撕走。

    母子二人在屋里足足忙碌了近半个时辰,才将所有现场罪证全部收集好,等到再出去时,两人身上,都布满血渍。

    柳蔚对着外面一直严肃凝视她和儿子的容棱比划一下,示意可以进去了。

    容棱只是拿着锦帕为柳蔚擦手,道:“衙门的人,快来了。”

    柳蔚点了点头,视线一转,看向黄临。

    柳蔚抽出手比划——他如何?

    容棱眸子微沉,道:“一言不发。”

    一个半大孩子,刚刚看过这样的画面,沉默一些也是正常。

    但作为案发现场唯一的目击者,黄临,是必须要去衙门录口供的。

    柳蔚将尸体托付给容棱,看守好,自己则是带着小黎走到黄临的面前。

    黄临整个人都是迷迷糊糊的,眼神散乱,表情痴呆,像是早已被吓得不轻。

    柳蔚抓住他的手。

    黄临条件反射的甩开!

    抱紧了怀里的人头,往后面缩。

    小黎急忙道:“我爹没有恶意,小哥哥你不要害怕,我们都是好人。”

    这样说着,小黎又拉近距离的指着他怀里的人头说:“小哥哥你也喜欢收集人头?我也喜欢,我有一个七彩的,晚上还会发光,我给你看好不好,我们一起玩,好不好?”

    黄临闻言,原本混沌的视线猛地清明,他看着柳小黎,声音沙哑的道:“这是……我娘!”

    “呃……”小黎愣了一下,忙说:“你娘真是漂亮。”

    黄临低头看了眼怀中的人头,快烂的五官都没了。

    柳蔚叹了口气,无奈地握住小黎的肩膀,对小黎比划几下。

    小黎看得懂娘亲的手语,连连点头,问黄临道:“小哥哥,里面死的那个人,是你杀的?”

    从尸块总量上来看,的确是一个人的身体量,并且还是个女人,因为女性表现部位,都还算完好。

    可是,黄临并不回答。

    黄临选择沉默着,低头,不言不语。

    小黎又问:“你为什么要杀她?”

    这次,黄临抬起头,声音有些发凉的开口:“是她先杀了我娘……”

    小黎下意识地看了眼他怀中的人头,想伸手去摸摸,又害怕惊动这个小哥哥,赶紧收回手,继续问道:“所以你就杀了她?”

    黄临掐着手指,又不说话了。

    柳蔚蹙眉,对小黎比划一下,小黎便转达:“我爹问你,人不是你杀的,对不对?”

    黄临眼睛闪烁一下,将头埋得更低了,继续不说话。

    柳蔚再次比划,小黎再次传达:“有人跟你说过什么,是吗?”

    黄临还是不说话。

    但柳蔚已经可以确定。

    死者是四姑娘。

    而在黄临进入大厅,四姑娘的丫鬟茉莉出门借衣服,并被打晕藏起来的这半个时辰,大厅里,出现过另一个人。

    是那个人,杀了四姑娘,并且用尸体,布下了一个邪性八卦阵。

    不过,柳蔚要知道,黄临见证过这一切吗?

    黄临是被人打晕了,在凶手杀了人,布置完之后,才叫醒他?还是他眼睁睁就看着凶手制作这一切,并且被凶手灌输了保密的信息?

    黄临的回答很重要,柳蔚必须知道。

    但此刻柳蔚无法说话,这让调查步入一个死循环。

    刑侦的技巧,只靠小黎和容棱的传达无法完成,柳蔚需要自己问,并且,面对黄临如今这种情况,还需要采取点特别措施。

    让小黎看着黄临,柳蔚便起身,走到容棱面前,对容棱手语比划一番。

    容棱看懂后,沉默一下,却没答应,只是问她:“凶手,你有把握?”

    容棱也看得出,凶手并非是黄临。

    是啊,什么样的人,能在短短半个时辰内,将一个活生生的人,绞碎成大小不一的肉块。

    凶手用了什么手法,是如何做到的,包括凶手为何懂得八卦?这些问题,都是需要调查的。

    坦白说,柳蔚没有把握。

    这么想着,柳蔚便很诚实的看着容棱,告诉他。

    容棱的视线随着柳蔚手指移动,直到柳蔚停下,他才握住她的手,道:“你手心有颗痣,是红色的。”

    柳蔚愣了一下,低头看着自己的手,再看了眼不远处那白布盖着的大篓子。

    容棱捏起柳蔚的下巴,迫使她看着他,目光深邃,声音发沉:“凶手,是针对你?”

    柳蔚捏住容棱的指尖,摇头,再拍拍他的手背,示意他不要担心。

    可容棱,如何能不担心。

    容棱紧握着她的肩头,强行将她抱入怀里,下巴抵着她头顶,低低的说:“回京都。”

    柳蔚眼皮一动……

    “此案你若没有把握,明日便随本王回京都。”

    柳蔚推开他,皱起眉,比划——我不会回去,此案我即便没有把握,也要调查到底。

    容棱捏住柳蔚的手腕:“别固执。”

    柳蔚什么也没说,什么也没比划,只是噙着一双漆黑的眸子,定定的直视容棱。

    柳蔚向来便不是容易放弃之人,尤其是,在悬案方面。

    两人对视了许久,直到远处传来一阵脚步声……

    曹余杰带着官府衙役,赶来了。

    柳蔚轻轻拂开容棱的大手,在容棱冷峻的目光下,想了想,看看左右,确定无人察觉,踮起脚尖,在他唇上印了一吻。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