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永夜君王  赘婿  金瓶梅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53章:小哥哥身上有很多纹身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53章:小哥哥身上有很多纹身

    柳蔚将画中的人脸面,稍稍做了遮掩,这次,黄临才露出恍然的神色,慢慢点头。

    将画像收好,柳蔚起身,让小黎看好黄临,自己出去,找容棱。

    容棱与曹大人正在隔壁房间说话,因为又死了人,曹大人愁得头发都快白了,眉毛更是都要凝成一股绳了。

    看到柳蔚进来,曹余杰立刻起身。

    顾不得之前还觉得柳蔚没礼貌,立刻就问:“柳大人,可查清楚了?”

    柳蔚摇头,只是将画像交给容棱。

    容棱揭开画像,待看到画中人时,眉头蹙了一下。

    柳蔚观察到容棱的表情,比划——认得?

    容棱没回答,只是走到门口,对外面比了个手势,没一会儿,暗处不知从哪飞出来一道身影。

    “大人?”暗卫躬身请安。

    容棱站在原地,看向柳蔚。

    柳蔚看看那暗卫,再看看那画像,还不等柳蔚说话,旁边的曹余杰已惊呼出声:“就是他!”

    曹余杰直冲冲过来,仔细辨认画中人,再笃定的指着那一无所知的暗卫。

    “没错,容大人,就是他,您看。”

    是的,画中人就是这暗卫。

    可是,这暗卫不会是凶手!至少,他们眼睛的颜色不同!

    而且同时,柳蔚容棱在四姑娘家对面等待的那半个时辰里,这名暗卫也一直潜藏等候着。

    这个事实,柳蔚和小黎许是看不到,但容棱作为都尉很清楚。

    所以,凶手肯定是故意的!

    易容成了容棱身边一名暗卫的容貌。

    画像因此不再起到作用,那凶手的线索,此刻便成了谜。

    柳蔚现在唯独希望,之前烙印下来的指纹和尸体身上的痕迹,能重新作为证据。

    可是,指纹需要对比,古代没有数据库,便是有,也需要记录再案,有前科的指纹。

    柳蔚哪怕真的在指纹中找到凶手指纹,那也需要下次遇到他,同时再采取一次他的指纹,才能进行对比确认。

    而尸体上的线索,若真的按照黄临所说,是一种火药,那……只怕希望更是渺茫。

    柳蔚很好奇,这个凶手究竟从哪儿冒出来的?要做什么?

    来得这样突兀!

    令人毫无防备,并且没有道理。

    莫非,是辽州之人?

    那逃出城的死士回去通风报信了?

    可是辽州距离沁山府天南地北,要回去,至少得两个月。

    便是那死士立刻通风报信,飞鸽传书,只怕也要花费半月以上,况且,柳蔚并不觉得,在容棱的监视下,会给机会让那死士找救援。

    但不是辽州之人,还会是谁?

    柳蔚脑中想了很多可能,最后,却是容棱一语点破:“看来,还有人想要那件东西。”

    柳蔚眼瞳一闪,对容棱比划——你是说,权王想得到的那件,藏在黄家的东西?

    容棱看了曹余杰一眼,确定曹余杰看不懂后,才点头。

    柳蔚吐出一口气,继续比划——估计等不到下午了,现在我们便去黄府走一趟。

    若真的藏着东西,那么,藏在那具干尸底下的可能性,是最大的。

    而那凶手若是目的便是夺取那样东西,届时,凶手一定还会再出现。

    这是抓捕凶手的最后机会,若是失去……

    “大人。”还不等柳蔚思忖完,外面突然进来个人,那人面色惶恐,表情急促。

    瞧见容棱后,那人便直直过来,在容棱耳边禀报一句。

    容棱听完,眼神猛然变深。

    柳蔚比划一下——怎么了?

    容棱上前,抵着柳蔚耳畔,说了一句。

    柳蔚听完,脸色又变了变。

    原本还留在沁山府中的那名死士,不见了。

    镇格门暗卫的跟踪竟然被甩开了。

    这么多天都没被发现跟踪,为何独独这个时候被发现了,并且还能逃脱?

    太巧合了。

    不正常。

    柳蔚这么想着,眉头拧得更紧,又比划问——干尸如何了?

    容棱点头:“还在。”

    柳蔚却比划——估计也没什么用了,若是要找的东西就在干尸里,只怕,已经被带走了。

    容棱沉默。

    今日突然冒出来个高手,断掉他们所有线索,这人,要说不是来自辽州,无人会信。

    但是,这高手是如何来的?谁通知他来的?从辽州过来,还是从其他地方过来,金色瞳眸之人,装扮怪异之人,若是还有这种人,藏在沁山府周边的镇格门眼线,怎可能会没发现!

    这件事,透着种古怪,而更让人在意的,还是断手手掌中心,那颗与柳蔚掌心一模一样的红色朱砂痣。

    是种暗示?

    还是一种警告?

    容棱不愿深想,他不担心任何人被威胁受制,唯独,不能牵扯柳蔚。

    而就在容棱思考着对策时,柳蔚也在思考。

    柳蔚的思考范畴,却是八卦。

    金瞳,八卦,断掌,这三条线索,足够柳蔚延伸出很多想法。

    但,凶手已经逃之夭夭,即使延伸得再深,都无济于事。

    悬案?

    此案最后会在她手里变成悬案?

    柳蔚不愿。

    柳蔚手里,从未悬过一门案子,在这里也不想打破这桩记录。

    思考了一下,想不出对策,只好要先将那些尸块检验。

    柳蔚走回房间,想叫小黎,却见小黎正抓着黄临的手,嘟嘟哝哝的说:“这个就叫纹身,我娘亲说的,不是胎记。你看,上面还有凹凸不平的手感,胎记都是平的,没有这些。”

    纹身,胎记?

    柳蔚直接走了过去。

    感觉到娘亲回来,小黎仰起头,对着娘道:“爹,小哥哥身上有很多纹身。”

    纹身一说,是柳蔚曾教过小黎的。

    当时柳蔚只是脱口而出,见小黎调皮捣蛋,就问他“你这样没出息,长大了想纹个身去当小混混?”

    这句话说出来,没有起到震慑作用,因为纹身和小混混是什么,当时的小黎都不明白。

    但好孩子的精神就是,不明白就要弄明白!

    于是,柳小黎就问了。

    最后柳蔚又只得给儿子解释一通纹身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柳蔚给儿子解释过很多稀奇古怪的现代知识,全都是古代没有的,当时只是图省事。

    小孩子想听故事,做娘亲的就说故事。

    却不想,这些话小黎近乎全部都记得,时不时会翻出来说两句,好几次,听得柳蔚心惊胆战。

    最后才决定,不能再告诉儿子现代之事,唯恐这孩子口无遮拦。

    而现在,小黎又秀了懂纹身一次。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