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剑来  魔道祖师  逆天邪神  全职高手  赘婿  永夜君王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54章:心脏剧跳!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54章:心脏剧跳!

    柳蔚走过去,想让小黎闭嘴,不要以为所有人身上的纹络都是纹身,没准人家真的就是胎记。

    可当柳蔚看到黄临手背上那繁复的图案,不得不皱起眉。

    柳蔚走过去,抓着黄临的手,仔仔细细看清上面的纹络,还时不时用手去抚摸。

    黄临觉得不自在,有些痒,一直挣扎!

    柳蔚却抓紧了黄临,不让他动弹,再继续往上看。

    这一看,柳蔚便发现,不止是手背,胳膊,脖子,黄临整个身上,差不多都遍布这样的纹络。

    而身上遍布的地方,无一不是被血水触碰过的地方。

    也就是说,身上,衣服上,染了血迹,渗透进去,才让这些纹身一一浮现出来。

    柳蔚试着将血洗干净,果然,那个位置的纹络,便变得浅了,浅的肉眼几乎看不见。

    这个发现,使柳蔚心脏剧跳!

    有个什么东西,在心口呼之欲出。

    柳蔚让小黎去把容棱叫进来。

    而后四人在房中,柳蔚脱掉了黄临的衣服。

    黄临不愿意,柳蔚也说不出话来安抚,只幸亏黄临不是成年人,手段跟大人比起来,算是有限。

    柳蔚三两下,便钳制住他,把衣服都脱干净了,将黄临推到容棱面前。

    此时外面的雨依旧很大,但房间里打了火盆,很是暖和。

    黄临没觉得多冷,但依旧缩卷着身子,怀里,还是抱着自己娘亲的头颅没撒手。

    容棱看着这光裸的男孩,再看柳蔚拿着带血的湿布,在他身上擦拭,渐渐地,黄临身上浮现出更多的纹络。

    等到柳蔚给黄临全身擦拭完,黄临身上,从前到后,从上到下,竟然是一幅巨大无比的地图。

    容棱目光晦涩的站在原地,柳蔚已经拿起旁边的宣纸,对着地图,绘制起来。

    可是地图太过复杂,而且有些地方并不是很清楚,容易出错,画了一会儿,柳蔚便放弃了,只拿着四分之一的地图,递到容棱面前。

    容棱看了看,深吸口气。

    柳蔚对容棱比划——你认得。

    这不是疑问,而是肯定。

    容棱认得,容棱的眼神告诉她,他认得。

    容棱跟柳蔚之间没什么好隐瞒的,便直接点头。

    柳蔚追问——是什么?

    容棱深深看她一眼,半晌,低声,却是反问:“你说呢?”

    柳蔚之前还不确定,但听容棱这么说,便知道自己猜的没错。

    目前柳蔚所知的地图一类的东西,便只有一个几代人传承下来的——海外藏宝图。

    可是这个,怎么会在这儿?

    怎么会在黄临身上?

    柳蔚想前因后果想了一遍,突然抬起头,看向容棱。

    容棱对柳蔚点头,显然,容棱已经想到了:“辽州要的东西,就是这个。”

    辽州权王要找的,是藏宝图。

    权王作为先帝的儿子,又是堂堂亲王,虽说帝王秘辛都是只传下一代皇帝,但身在皇宫,总有耳目通天的时候。

    容棱见过一次藏宝图,因为他是镇格门都尉,这东西,他总有门路可以见一次。

    权王若想见,虽说困难一些,但这世上,本就没有完全保证毫不泄露的秘密。

    权王不知从哪里得到的藏宝图消息,一路竟追来了沁山府。

    可是,沁山府为何有这东西?

    黄临,又为何会成为活地图……

    只是短短一个时辰不到,在这片大雨之下,究竟发生了多少匪夷所思,难以理解之事。

    柳蔚坐不住了,看着黄临的后背,在宣纸上,写道——你身上的图案,是谁弄上去的?

    黄临摸了摸自己的手臂,看着上面浮现出的纹路,表情有些迷茫。

    柳蔚写——你不知道?

    黄临摇头:“不知道。”

    要在人身上刻出这么大一幅图,其中痛处,非是常人所能忍,黄临怎么可能不知道?

    若是不知,除非是在人没有意识的情况下。

    可即便没意识,醒来后,难道不会疼痛?

    纹身带来的痛楚,绝对不是一个几岁的小孩能忍。

    柳蔚表情很难看!

    很好,现在无从考察的疑点又多了一个,将事情,推向了更不可预知的方向。

    “容大人,柳大人?”房间外,曹余杰的声音传来。

    柳蔚把衣服给黄临穿上。

    容棱去开门,就见外头,曹余杰表情急促的道:“两位大人,出事了。”

    两人同时看着曹余杰。

    曹余杰道:“黄府这几日重建小湖畔,拆了一栋湖中亭,刚刚有人报案,说湖中亭底座下,有一具尸体。”

    曹余杰说完,便抖了一下。

    显然是想起曾经自己也去过黄府做客,还夸赞过那小湖畔风景秀丽,甚至还在那湖中亭中吟诗作对。

    如今再回忆起来,那下头,竟是有具尸体,他顿时毛骨悚然,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

    柳蔚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如今才是正午时分,不是说好,报案之人,下午再来报案吗?

    柳蔚这么想着,便看向容棱。

    容棱没有作声,走到门外,出去了两个呼吸才回来,回来后,就对柳蔚摇头。

    柳蔚愣了一下,比划——什么意思?不是你安排的人报的案?

    容棱再次摇头。

    看不懂手语的曹余杰在中间干着急:“容大人,究竟……”

    “去看看。”容棱淡声说道,上前,牵住柳蔚的手。

    柳蔚现在心思很乱,任凭容棱牵着,走了两步,才回过头来对儿子柳小黎比划。

    小黎立刻抓过黄临的手,带着黄临,跟在娘亲和容叔叔背后。

    黄临身上带着这样的滔天秘密,柳蔚不敢让黄临单独和其他人一起,沁山府来了个神秘人,行事迥异,手段诡异,柳蔚也不敢让小黎离开自己身边,便只能将两个孩子都给带上。

    四姑娘那堆尸块,要被送回衙门,等待柳蔚之后的检验。

    黄府的干尸提前被挖出来,令柳蔚原本设想好的简单事情,变得复杂。

    而在此刻,柳蔚也绝对不会想到,从今日之后,她的人生,会发生怎样翻天覆地的改变。

    这场大雨,是不祥的。

    至少,对柳蔚而言是如此。

    它会将一个原本简单,对未来目标明确的人,带往另一个不明所以,不知险恶,其中是福是祸,也只有天知道的方向……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