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58章:骨头上,一张纸条(有阅饼,速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58章:骨头上,一张纸条(有阅饼,速抢!)

    柳蔚看得出,黄茹,其实对黄临是在乎的。

    黄茹无法生育,多年来都将黄临视作亲子身份。

    虽因身体问题,无法给孩子过多关怀。

    又因不是亲生,平日关切上,多少有些怠慢。

    但黄临到底叫了黄茹近十年的母亲,要说半点情分没有,那是不可能的。

    观黄茹此刻一心维护的摸样,柳蔚的确心软了,想哪怕时间有限,也能让这对母子,有个团聚机会。

    但柳蔚很明白,现在的维护只是暂时,等到未成年法落实,黄临,还需认证坐牢。

    柳蔚给自己找了好几个借口,终于说服了自己,反正自己现在不会说话,不管要怎么样,都稍后再说。

    现场陷入了诡异的发展。

    曹余杰此刻头疼欲裂!

    曹余杰有很多问题想问,可这老人精又如何看不出,都尉大人分明是要对黄临网开一面。

    作为地方官员,不与京都官员冲突,这是为官之道中最基础的。

    所以,既然都尉大人都不管,他也索性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反正,此案早晚要破,都尉大人早晚要给一个交代。

    现在,曹余杰乐意顺驴下坡,将这个问题暂且搁下。

    这么想着,曹余杰便赶紧出声,示意要去见那湖中亭底下的尸体。

    黄茹如蒙大赦,长长吐了口气,坚持拉着黄临在身带,带着一大帮人,前往施工中的小湖畔。

    小湖畔此刻也是狼藉一片,坑坑洼洼,碎石满地的湖泊也就不说了,就单说湖畔旁边的小径,便已经泥泞得寸步难行了。

    曹余杰怎么都走不过去,正要下令下头的人先将碎石挪开,就见三道光影闪过!

    再回神时,就见容都尉,柳大人和柳小公子,已经进了小径,停在了临时搭建的粗棚子里。

    而那棚子里头,则是躺着一具尸体。

    昨晚下了一夜的雨,黄茹惟怕这尸体被淹了,坏了高人的大事,因此特别吩咐做工之人,搭着棚子做事,莫要让雨水将地上弄乱了。

    黄茹这要求很是古怪。

    但毕竟施工就是锤锤打打,工人还没要求下雨天做事得多收些银子,主人家竟然就怕石头淋雨,还给特地搭建了棚子。

    可是无论如何,给工钱的便是老大。

    既然上头吩咐了,下头就这么办。

    反正搭起了棚子,他们做事也不会淋雨,省的回头伤寒了还得自己花钱买药吃。

    也多亏了这个棚子,黄觉新的尸体被挖出来后,才几乎滴水都没沾,完完整整的搁在原地。

    柳蔚一过去,便嗅到一股伴随着腐烂尸体的泥土腥臭味。

    嗅了嗅那味道的浓重,柳蔚点头,的确是死了超过十年以上的,这味道不会错。

    柳小黎少见死了这么久的尸体,一时觉得趣味,就一个劲儿往里头看,可尸体早已跟石头混淆一起,哪怕没沾水,也是黑黑灰灰,原样都看不出。

    “爹,只剩骨头了。”等柳小黎扒拉半天,将周边的石头都丢开,看到只余下尸体那一块时,面上难掩失望。

    这些骨头,竟无一处完整,头骨更是磕破了一个大口子,对柳小黎而言,都是些废骨头,不能做标本的。

    柳蔚斜眼瞪儿子一下。

    小黎瞧见娘亲不悦的眼神,耸了耸脖子,后退两步。

    柳蔚慢慢蹲下,伸手将骨头拿起来看看,发现果然都是废骨头,七零八落的,而且显然是挖出尸体时动作太大了,都散落了,不是一个完整的人形。

    拿起头骨,柳蔚左右看了一会儿,指了指上面有明显挫伤的位置,比给小黎看。

    小黎见状,哦了一声,又问:“头部遭受重击,是致命伤吗?”

    柳蔚摇摇头。

    这里不是致命伤,但这个伤口明显是生前造成。

    柳蔚再看了一会儿,在曹余杰等人想方设法进来时,柳蔚已经将骨头全部集齐。

    曹余杰带着大队人马已过来,就看到一堆灰扑扑的人骨头。

    曹余杰打了个哆嗦,后退一步,站在离得不远的容棱身后,小心翼翼的问道:“容都尉,柳大人无法说话,那这尸骨……”

    “头部重击,右臂断裂,双腿以下粉碎性骨折,推测非毒杀,死前受虐打,杀人凶器为铁棍一类武器。”

    曹余杰瞠目结舌,满眼错愕的看着都尉大人。

    容棱解释道:“柳大人说的。”

    骗人,柳大人根本不会说话!

    曹余杰这么想着,却不得不说,能将无法人言的柳大人所想之意,完整明了的翻译过来,可见,容都尉与柳大人,是真的至交好友!

    若是自己家婆娘哑巴了,只怕他早乐得清闲,哪里会知道婆娘咿咿呀呀地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自家婆娘哑巴?

    对了,柳大人是如何哑巴的?

    要不要朝柳大人拿个能哑巴的方子,指不定,还能解了府中后庭争奇斗艳,混乱不堪之局。

    这么想着,曹余杰突然岔神了,没看那散落一地的人骨头,只看着柳蔚的背影,目光灼灼。

    但曹余杰刚看了两眼,视线便被阻挡。

    曹余杰蓦地回神一看,才发现容都尉不知何时上前一步,伟岸身躯恰恰挡住他的视线。

    毕竟是自己上峰,曹余杰也不敢有半点不满,只忍气吞声的缩在后面,等着柳大人将案子破了,他也好省事。

    “还差一块胸骨。”理了理骨头,柳小黎说道。

    站在坑洞里的柳蔚闻言,就卷着袖子,又在石块中翻找,可找了一圈儿也没找到。

    柳蔚随即看到旁边干尸的衣物,猜想骨头会不会夹在衣服里了,便上前拿起来,稍稍抖了一下。

    顿时,灰尘漫天,可破旧不堪的精致特制衣服中,果然掉出来一块骨头,而骨头上,还粘着一张纸条。

    这是?

    柳蔚将那纸条轻轻弄下来,发现是粘在骨头内壁上的,也就是说,这骨头一开始应该是在干尸的胸口里。

    胸口?不,应该是喉咙连接胸腔的那块位置。

    所以,这纸条是被死者临死前吞下肚的?

    但因为死的太快,纸条并未下到胃部,更没被胃液融化,所以如今看来,还算完好。

    柳蔚感叹,古代富裕人家的衣服料子和纸张,质量真不是吹得!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