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59章:禁欲界楷模!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59章:禁欲界楷模!

    将这泛黄泛青,还有些发霉的纸条打开。

    柳蔚却发现这纸条一层层折开竟然很大,至少有人脸那般大,上面,用蝇头小楷,整整齐齐的写了许多字。

    密密麻麻,看得人眼睛发疼。

    如今还在下雨,乌云本就遮天蔽月,让人看不清明,这纸条上的字又太小,并且有些地方还受到不小污染,更有墨迹融化的现象。

    柳蔚抿了抿唇,将纸条交给容棱,让容棱看。

    这男人的视力,比她好。

    容棱抬手接过,只随意看了两眼,而后眉毛轻动了一下,便将纸条折叠起来,放进精致袖袋。

    柳蔚诧然,朝容棱比划一下——是什么?

    容棱道:“回去再说。”

    柳蔚看了容棱一眼,明白了,决定回去再说。

    骨头虽然全部找回了,但现场需要收拾。

    曹余杰带来的衙役总算派上用场。

    干尸尸骨与四姑娘的碎肉尸块,被一起带回衙门柴房后面,等待柳蔚详细检验。

    黄临被暂时留在黄府。

    但黄府里头,明面上也多了两名衙役盯梢,但暗处里,却多了四名暗卫,严守。

    黄临身上的地图关系重大,柳蔚恨不得将黄临带在身边,但这样太过刻意,所以只得听容棱的,换一种方法。

    不过,柳蔚提醒了黄临,如不想连累他的母亲,身上有地图之事,最好不要告诉他母亲。

    黄临听柳小黎转达后,是个懂事的孩子,沉默了许久,却是问柳蔚:“你坚持否认我乃凶手,便是因为我身上的东西?那我死了不是更好,你可以扒掉我的皮,将这东西随身携带。”

    柳蔚闻言,蹙起眉毛,大概是没想到这孩子会说出这样的话。

    果然是杀过人了,连人皮都能信口拈来的说出口了!

    柳蔚比划着告诉黄临——你身上的东西于我而言是重要,但于你而言更重要的是什么,你知道吗?

    小黎急忙转达手语意思。

    黄临摇头。

    柳蔚——是你母亲,你母亲不想你有事,我给你机会,让你趁着还有机会,对你母亲尽尽孝道,并且还给你时间,让你亲自为你生母下葬,你不愿意?

    黄临再次沉默,半晌,抬头道:“我的皮,随时给你,只要你想要。”

    柳蔚:“……”

    这算孩子的报恩?

    可这报恩的方式,有点别致。

    将其他事暂且搁下,今日发展到这步田地,按理说是要忙通宵的,但雨太大,加上折腾了一上午,中午也没好好吃一口饭,所有人都累了。

    容棱被柳蔚带回客栈。

    柳小黎老实的没有跟去,他现在是留校察看,犯的错还没捋掉,还得谨小慎微一点。

    房门关上,柳蔚还没来得及问容棱,那字条写的是什么,容棱已将她一把拉住,反手拽过来,压在门板上!

    柳蔚吃了一惊。

    下一秒,容棱的吻却落了下来,汹涌,霸道。

    不偏不倚的对准柳蔚的唇,柳蔚“唔”了两声,伸手拍着男人的手臂,可男人却丝毫不放松,滚烫的舌尖还总往她嘴里面探,没一会儿,便被攻城略地,一番强硬占领。

    唇齿相依,不到半盏茶的功夫,柳蔚的呼吸便急促起来,容棱这个吻,突然又可怕。

    柳蔚不明所以的同时,他却激情得这样莫名其妙。

    柳蔚很想推开他,好好说话。

    但后来想起,推开了也没法子说话,毕竟自己现在还是个哑巴,只有任人宰割了。

    估摸就是吃准了柳蔚连反抗的话都说不出,容棱单膝横进柳蔚双脚中,迫使她不得不放松身体,并将大部分力气,交在他身上。

    柳蔚很生气,是真的气了。

    这男人,突然发什么疯?

    容棱却根本没打算解释,双唇交缠的同时,他的手还猛然搂住她的腰,手指虽然没有直接往里面探,但温厚的掌心,带着令人发痒的动作,却实实在在让人从尾脊椎往上,一劲儿的麻。

    “恩恩……”柳蔚用鼻音表示反抗。

    容棱动作麻利的将她直接抱起来,身子一转,往床上走。

    柳蔚这下真的吓坏了,这么没个前因后果的,是要干什么?她到底做了什么就刺激这人了?

    前阵子天天盖棉被纯聊天的时候,不是挺好。

    那时候,只要她不主动,容棱连多碰她一下都不会,规矩得简直能称之为禁欲界楷模!

    虽然柳蔚怀疑,这是小黎给容棱出的招,毕竟追女人之前,切记粗手粗脚,蛮来蛮去,最打动人心的,绝对是恰得其所的体贴,和不要大意的尊重。

    而不可否认,柳蔚也的确被容棱的这股“耐心”,驯服得有些食髓知味。

    但是刚刚和谐几天,这会儿突然就怎么了?

    她做错了什么,说错了什么,她道歉还不行吗?就一定要一进门就往床上逼吗?

    问题是,明明知道逼了她也不会从,必要时候,两人也只有打一架,这男人还非要这样,是什么意思?

    事实就是柳蔚想的这样。

    容棱突然发疯,但他依旧守了规矩,手在外面摸来摸去,就是没往衣服里面钻,唇在她唇上啃噬磨咬,再转到脖子,可也就是没解她衣领的扣子。

    容棱是知道尺度的,他可能现在有点不正常,但他也还不至于彻底疯狂。

    等到两人折腾完,都是大汗淋漓,一个因为反抗得太激烈,一个因为阻止她反抗,还必须不能伤害她半分。

    等到一刻钟后,柳蔚盯着被她踢下床的容棱,捂着自己发疼的嘴角,瞪圆了眼睛手舞足蹈——你疯了吗?

    容棱不紧不慢的从地上站起来,嘴唇抿得很紧,但仔细看,还能看出他唇角几道带着血印子的伤口,那是柳蔚咬的,用她带着尖儿,藏在牙缝里的小虎牙咬的,下了狠力气的。

    容棱起身,稍稍整理一下衣服,将怀中的那字条,放在桌上:“自己看。”

    说完,拉开门,便出去了。

    容棱需要冷静一下身体里的躁动分子。

    柳蔚狐疑的坐在床上,看着房门开了又关,这才从床上下去,趿着鞋子,拿起那字条。

    因为上头的字有年头了,还不清晰,不好辨认,柳蔚特地点了蜡烛,凑近了看。

    等她将纸上内容看完,眉毛已经拧成一股绳,僵坐在原地,看着眼前的蜡烛火光,瞳孔收缩着,愣愣出神。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