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63章:接受容棱的侵袭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63章:接受容棱的侵袭

    柳蔚这一忙,就是在房间里忙碌了很久。

    先把哑药的配方弄出来,再把解药弄出来,等到熬制成品这一步,眼看着已经天黑了。

    在入睡前,柳蔚把药烘焙出来,放进嘴里。

    容棱坐在柳蔚旁边,见她吃了药,就开始收拾桌子,那随意的摸样,仿佛吃的就是一颗糖,而不是一颗药。

    药效是需要挥发的。

    中毒容易,解毒却难!

    柳蔚也不指望着立刻便能开口说话,估计要明早才能起效。

    毕竟柳蔚用的都是普通药草,并没用什么珍贵药物,沁山府也真没什么珍贵药草。

    珍贵的都放在京都了。

    收拾完屋子,柳蔚就洗漱了准备睡,容棱已经上了床,靠在床榻边,手里捏着本书。

    柳蔚洗好了回来,爬上床的时候,凑过去看了一眼,发现是自己的一本医书,便问他——看得懂吗?

    容棱又翻了一页,邪气眼尾看着她,“嗯”了声。

    柳蔚不信,笑了声,盖着被子,对他比划——睡了。

    然后,就背着容棱,脸朝床内,睡了过去。

    容棱看她一会儿,也将书合上,手一扬,将蜡烛熄灭,盖上被子,伸手,从被窝里将柳蔚的腰搂住。

    柳蔚皱起眉,推开他不安分的大手。

    容棱再次霸王般贴上来。

    柳蔚一翻身,想正对着男人,警告男人别太得寸进尺。

    但却刚一转身,嘴唇就被男人咬住。

    她闷哼一声,想后退,容棱已经熟门熟路的按住她的后脑勺,不让她退。

    小黎回来了,柳蔚并没有让容棱离开这间房,今晚还是一起睡,对容棱来说,这已经是个暗示。

    加上白日两人所做的一切,柳蔚也并未不满,这便是对容棱的鼓励。

    暗示加鼓励。

    男人都是肉食动物,在这种事情上,都是有空子就钻的,自然不会白白放走自己的福利。

    所以,容都尉现在不过顺应本心,乘胜追击。

    何错之有?

    容都尉身份多,王爷,都尉,但他做的最久,也最喜欢的工作,是领兵。

    容棱喜欢在沙场上驰骋张扬,更甚在京都内入朝为官。

    而对于这种表面上看来淡漠清冷,骨子里却嗜血狂烈的男人而言,食髓知味这四个字,便是本能。

    小黎针对娘亲说的那些主意,好像的确太慢了。

    多久了,也没见柳蔚多软化。

    今日白日之事,令容棱醍醐灌顶,明白了,人和人不同,每个人的法子也不同。

    他用的他的法子,军人的法子,估计比那些文绉绉的法子,要起效得快。

    而此刻。

    当容棱再次撬开柳蔚的唇,柳蔚在嘤咛了一声后,手揪着他的亵衣袖子,嘴唇发麻,指尖发紧,但却没有挣扎。

    容棱知道了,自己的法子,对了。

    实则柳蔚今晚也是亢奋的,嗓子明天就好了,娘又可能没死,双喜临门,不值得放纵一下吗。

    人都是有情绪的,柳蔚也是,前阵子有多憋闷,愁心事有多多,这会儿畅快起来,就有多开心。

    也因此,接受容棱的侵袭,她也不见得多生气。

    甚至还有一些,些微的激动。

    不过再是激动,也明白一个度。

    柳蔚没有要一战到底的意思,所以哪怕容棱的腿,一直勾着她的脚,她也没给任何回应。

    容棱知道心急太过不好,哪怕直来直往的法子有效,也不能太直了,终究,柳蔚不是别的女人。

    柳蔚是他打心底喜欢的女人,便得拿出点耐心。

    事情到最后,是以容棱的吻从嘴唇,到脖子,几度流恋,不愿放开,但柳蔚却呼吸均匀,双目紧闭,睡着了而落幕。

    黑夜中,看着女人因为疲惫,而乌青的眼底,听着她平静的呼吸,男人勾起唇瓣,在她唇上又咬了一下,力道却轻的没将人弄醒。

    两人抱着睡了一夜,第二日起来时,窗外大亮。

    大雨,不知何时停的。

    总之睁开眼的一霎那,外面已经有了暖哄哄的太阳。

    柳蔚伸个懒腰,一偏头,就看到身边正噙着一双黑眸,盯着她的男人。

    柳蔚挑眉,手指比划了一个问好。

    容棱凑近一分,盯着她的嘴,问道:“没好?”

    柳蔚指指自己的喉咙,然后又比划两下。

    这两下,动作古怪,比的又快,容棱没看清楚,皱了皱眉:“什么?”

    柳蔚再次乱比一次。

    容棱沉默的看着柳蔚,等看清女人嘴角的笑,便眯起眼。

    柳蔚咧开唇笑起来:“我说好了!”

    大概是许久没说话,刚说出一句,便透着股沙哑。

    容棱的掌心随即贴了过去,揉揉她细白的脖子,动作很轻,手指的温度却很热。

    柳蔚是习武之人,习武之人最不会干的,就是将命脉交到别人手中,喉咙,脉门,这都是人的死穴。

    柳蔚该是很强烈的反抗,或者本能的打开容棱的手,但她没有,她只是含笑着看着他,然后仰起头,看着床顶的帷幔,弯着眸子说:“容都尉按摩的手法,不错嘛。”

    按摩是什么,容棱是知道的。

    他捏住女人的下巴,将她脸掰过来,柳蔚也没反抗,顺势这么看着他。

    容棱盯着她的眼睛,倾身,又咬住她的唇。

    柳蔚痴痴的笑了两声,反口,也咬住他的唇。

    容棱眼神亮了一下,翻身,直接将人压在身下,俯身,再次吻住,手也慢慢向下,大掌在她腰间徘徊游动。

    柳蔚知道他不会乱来,也不担心,只弯着眸子,单手搂住他的脖子,将他拉下来点。

    容棱顺势去咬他的肩窝,柳蔚呼吸一滞,唇凑到他耳边,抑制住出口的绵软之音,低低的问:“你想要的,就是这样吗?”

    容棱将她要搂起来,迫使柳蔚必须弓着身子,后背一下全是空的。

    她仰起头,容棱的吻便从肩窝,移到她的锁骨,在慢慢往上,在她脖子上咬着几下,又转向她的唇,舌尖探入。

    柳蔚接受了他的侵略,在他吮吸自己舌尖时,也含住他的上唇,又笑了起来。

    容棱放开她一点,柳蔚笑的更欢:“就是这样?”

    容棱眯起眼,掰住她的下颚,沉声:“嗯。”随后声音沙哑地补了句:“很乖。”

    不反抗,不说酸词儿,配合,又回应。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