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68章:能动手的时候,别动嘴,麻烦(有阅饼,速抢!)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68章:能动手的时候,别动嘴,麻烦(有阅饼,速抢!)

    深怕黄茹多问,多想,怀疑自己,奶娘忙道:“实不相瞒二位大人,当年……的确……的确是来过一位姓纪的客人。”

    “可是那位客人只待了一个时辰,前前后后加起来,当真就一个时辰,多一刻也没有了,那位客人当真是来了就走了,老奴连脸都没看见,还是后头听丫鬟说,才晓得的,此事,老奴当真不清楚,还请两位大人明察。”

    奶娘说着,恨不得膝盖一弯,给两人跪下算了。

    柳蔚皱起眉:“只来过一个时辰,便记得住对方姓纪,到如今还记忆犹新?”

    “那是自然,只因……只因……”

    奶娘说到一半,有些迟疑,悄悄抬头,左看看,右看看,还往窗子外头瞅瞅,像是深怕隔墙有耳。

    容棱啄了口茶,将茶杯搁下,声音不轻不重,可那“咯噔”一声,还就在奶娘心口打了一个鼓,令奶娘再不敢顾左右而言他。

    奶娘低头急忙道:“只因老夫人对其的称呼,让老奴不得不记忆犹新。”

    容棱黑眸微敛:“称呼什么?”

    “小……”奶娘一咬牙:“小姐。”

    “咔嚓!”柳蔚手指掰着木椅扶手,一个用力,将扶手掰断。

    厅堂内陷入短暂的寂静。

    黄茹不明所以的看着所有人。

    奶娘低垂着头,求神拜佛自己一家平安。

    柳蔚眸光闪烁,心中千回百转,理不清明……

    唯独容棱,他只是很平常的拉过柳蔚的手,将她紧拽的手指掰开,把那半截扶手丢去,用自己的袖子,给柳蔚掌心擦了擦,妄图将那明显被木扶手铬出来的红印子抚散。

    直到过了好半晌后,柳蔚才抿紧了唇,死死的盯着奶娘,问道:“后来呢?”

    “后来?”奶娘摇头:“没有后来!老奴从头到尾都没见过那位客人的脸,这些话也都是听下头的奴婢丫鬟说的。老奴当时也好奇,想问老夫人,可老夫人说身子不爽利,回房歇息。过了两日,这事儿就给忘了。如今若不是两位大人咄咄相逼,老奴定是记不起来,两位若是不信,还可问问府里其他人,当初伺候老夫人的,还有苏妈妈和马妈妈在,不过两位妈妈早就退了下来,都回了儿子的庄子养老,不在沁山府内。”

    不在沁山府内,那眼下被奶娘推出来又有什么用。

    说来说去,不也就是奶娘的拖延。

    奶娘的确想拖,拖一拖,也好来得及将那些银子转移!

    届时,自己咬死了嘴不再多说一个字,那全家的命保住了,夫人也找不到自己的茬,一举两得。

    思忖着这个万无一失的计划,奶娘低垂的眉宇里,满是期待,就等着这两位大人找别人麻烦去。

    可事实往往不尽如人意。

    柳蔚看出了这个奶娘是个老油子,不用点狠手段,从她嘴里挖不出东西。

    柳蔚心思正徘徊着,是威逼好,还是利诱好,容棱却已经替柳蔚拿定了一个主意。

    “砰。”

    一把长长的重剑,被放在旁边的案几上。

    柳蔚看着容棱随手解下的那把随身长剑,顿了一下,又转过视线,看向奶娘。

    果然,奶娘的脸色又变了。

    奶娘满脸懊恼痛苦,几番挣扎之下,终于再次出声:“大人您拿剑出来也没用,老奴是当真不知,不过……后来有些碎嘴的丫头说了些闲话,听着倒像是……”

    “说。”低冷的男音里,蕴着沉稳的魄力。

    奶娘咽了口涌上来的心血,掐头去尾的道:“丫头们说,那位客人,不但是老夫人曾经伺候过的小姐,身上还带了个许多宝贝,更是将其中一样宝贝,交给了老夫人。”

    柳蔚脱口而出:“然后人呢?”

    是什么宝贝,不用想也知道,指定就是那真的藏宝图,而柳蔚在乎的只是母亲的下落。

    奶娘以为他们要问宝贝是什么,还真寻思着该怎么说,毕竟库房里,可从未见收录过这件谣传的宝贝。

    但听他们竟然不问宝贝,只问人行踪,奶娘断不会多这个嘴,便道:“那客人只来了这么一会儿,说走就走了,至于去了哪儿,老奴是当真不知。”

    柳蔚沉吟一下,吸一口气:“那位客人,后来可还来过?”

    “没有没有。”奶娘连连摇头:“再是没见过了。”

    “那客人的容貌,你可记得?”

    奶娘刚要说,猛然想起什么,继续摇头:“大人这不是排揎老奴吗?老奴连那位客人一眼都没瞧见过,哪里知道容貌?”

    柳蔚眯起眸:“眼角徘徊,双腿微张,身子倾斜百分之五,眼珠转动速度快于正常双倍以上,说谎的征兆。”

    奶娘听不懂柳蔚这些话,却听得懂最后一句!

    这位大人这么说,什么意思,看出是撒谎了?

    可是,撒谎哪里是能这么看出来的。

    柳蔚不管奶娘心中疑虑,只硬声道:“告诉我,那客人长相如何。”

    奶娘还想摇头,坚持自己没见过此人,可眼睛一错,看到那位佩剑的大人竟直接将长剑出鞘。

    容棱修长的一只手,手持剑柄,只听“咻”的一声破空之声,奶娘还没回过神来,便感觉耳边冷风刮过,身后“叮”的一声。

    等奶娘瞪大眼睛转过头,便看到身后木柱上,横插的长剑,剑身还在微颤,发出凌厉的叫嚣之音。

    奶娘再也扛不住,腿一软,跌在地上,小腿一片发麻。

    “大人,大人饶命,老奴说,老奴什么都说……”

    一个本就劣迹斑斑的刁奴,又怎么可能不怕死。

    柳蔚看向容棱。

    容棱却只是重新端起茶杯,淡缪的喝了口茶,似乎并不觉得,自己在别人家里动刀动剑,有什么不妥。

    柳蔚再次吸一口气。

    好吧,无论过程怎么样,结果始终是可喜的,果然应了那句老话,能动手的时候,别动嘴,麻烦。

    柳蔚问黄夫人要来宣纸和煤条,等将纸铺好了,便看向奶娘:“说吧。”

    奶娘头上还悬着那把长剑,尽管想躲远点,但腿脚却不听使唤,竟然动都不能动了。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