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热门推荐: 全职高手  剑来  逆天邪神  魔道祖师  醉迷红楼  赘婿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69章:柳蔚胸口滞了一下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69章:柳蔚胸口滞了一下

    奶娘也只能趴在地上那里,浑身瑟瑟的回忆:“那……那位客人……身长五尺不到,脸盘子尖细,眉眼温和,眸是杏眸,柳叶眉,双腮粉嫩,样子俊俏,就是嘴唇有些白,眉眼间带着淡淡惆怅……”

    这样的形容词,能画出来才有鬼了!

    柳蔚用自己的法子问。

    奶娘一路再不敢撒谎,都一一老实描述。

    直到半个时辰后,一幅画像才算勉强完工。

    将宣纸拿起来,看着上面雍容淡雅的清愁佳人,柳蔚胸口滞了一下。

    画中之人,虽说容貌不是百分百肖似,但五官上,依旧与柳蔚现代的母亲,有六七分相似。

    柳蔚将宣纸转过去,问奶娘:“是她?”

    奶娘只看了一眼,就瞪圆了眼睛,这上头这幅画,哪里是幅画,分明就是本人站在眼前了。

    奶娘连连点头,一迭嘴道:“是是是,就是她,就是她!一模一样,当真是一模一样!”

    黄茹也看了那副画像,只觉得惊异。

    就是沁山府最好的画师,也画不出这么像的,这真的是用炭条画出来的?那若是用正宗的狼毫笔,该是更加好看了!

    果然京里来的就是京里来的,个个都是卧虎藏龙的主.

    莫非京中画师,都是画的这等摸样的画像?简直像是将人拓印在上头一样,太是神奇。

    黄茹还在惊叹,奶娘却突然“啊”了一声.

    黄茹看去,只见奶娘头顶那把长剑,竟无人拔动的,就自己从柱子里头退了出来.

    接着,长剑再一点停顿都没有,直接往后直直冲去,落进了那一身玄袍的冷面男子手中。

    内功?

    黄茹此刻只能想到话本戏说里,那被形容得上天遁地,无所不能的内功。

    就在黄茹愣神之际,奶娘已经颤颤巍巍的爬起来,一脸惶恐的站去了黄茹背后。

    柳蔚看着手中画像,眼睑微垂着。

    沉默许久,才将画小心叠上,抬眸,看了奶娘一眼,起身,对黄茹礼貌的拱拱手:“打扰了。”

    黄茹愣了一下,规矩的颔了颔首,对外头唤道:“来人。”

    外头很快有丫鬟进来。

    黄茹吩咐下人送柳蔚、容棱离开了,才转头,看着还躲在她背后的奶娘,眼中露出深意:“奶娘受惊了。”

    奶娘摸了摸额上的冷汗,尴尬的摇摇头,却依旧心有余悸:“夫人,那两位大人……不会……不会再来了吧?”

    黄茹笑了一下:“都送出去了,自然是不回来了,奶娘宽心便是。”

    刚刚才发生头顶悬剑这样的事,如何能说宽心就宽心?

    奶娘长出一口气,正要与黄茹说,自己要回房歇息一番,却听外头下人来报:“夫人,夫人……公,公子跑出来了,正……正去找方才那两位大人。”

    “什么?”

    黄茹从椅子上站起来,整张脸都变了颜色。

    下人瑟瑟缩缩,紧着脖子不敢再说话。

    黄茹已经快步走出大厅,朝着出府的大路,一路走过去。

    果然,到了府门口不远,就听到远处传来黄临的声音:“我身上的……”

    黄临的声音并不算大,黄茹听了两句,后头的便听不清。

    等黄茹走过去时,黄临已经停止说话。

    只挺直背脊,站在那里,看着黄茹。

    黄茹上前,牵住黄临的手,冷面对下人吩咐道:“还不将公子带回去!”

    两个下人立刻上前要带走黄临,却听黄临不轻不重的道了句:“母亲,孩儿有事要与两位大人商议。”

    黄茹一低头,就对上黄临认真澄清的黑眸。

    黄临眸中,似有星辰,明明只是这么对视,却已经透出眼底醇厚光泽。

    “你……”

    黄茹迟疑一下,话还没说完,黄临已经对黄茹点点头:“母亲,孩儿不会意气用事。”

    不会意气用事吗?

    可是,之前说了那么多混账话,一心求死,这还叫不意气用事?

    黄茹知道,自己不能信黄临这番话。

    自己与这个孩子感情虽不深,但这两日下来,却反倒比过去多年对这孩子了解更甚。

    黄茹觉得,自己还是该把黄临拴起来,至少,保证他的安全,更不能允许他在衙门的人面前乱晃。

    可黄临此刻笃定温和的眼神,却令黄茹忍不住觉得,这个孩子,或许也没她想像的那么稚嫩。

    这个孩子,其实是明白自己在做什么的,是吧?

    抿紧了唇,直到过了好半晌,黄茹才蹲下身,突然握住黄临的肩膀,看着他的眼睛:“你要与他们谈什么?”

    黄临在黄茹柔软的掌心捏了捏,嘴角勾起一丝笑意,似乎很高兴母亲愿意相信自己:“母亲恕罪,孩儿不能说,只是,孩儿保证,不会辜负了母亲的一番心意。”

    不辜负她一番心意,言下之意就是说,他不会甘愿认罪,不会再一心求死?

    黄茹半信半疑,又看了看旁边的容棱柳蔚二人,最后,还是妥协了。

    ……

    黄临的房间外,黄茹坐在石凳上,喝着下人们送上来的清茶,啄了一口,抬眸看了眼紧闭的房门,问身边的丫鬟:“多久了。”

    丫鬟叹了口气道:“夫人,才一炷香不到,小公子与两位大人才刚刚进去。”

    “唔……”黄茹抿了抿唇,看了看左右,又问:“奶娘呢?”

    丫鬟道:“回夫人,奶娘回房歇息了,说是身子不爽利。”知道奶娘是眼下夫人最器重之人,丫鬟回答时,免不了也谨慎了几分。

    黄茹听了,却只是沉默一下,又喝了一口茶,才看着丫鬟问:“方才厅内的话,你都听到了?”

    丫鬟唬了一跳,连忙跪下来:“夫人,奴……奴婢什么都没听到,奴婢什么都不知道……”

    方才正厅里,那两位衙门来的大人与奶娘掰扯了那般久,外头的下人没听见里面什么气儿,守在门口之人却听了个明白。

    这个丫鬟之前就守在门口,自知听了一些自己不该知道的,原还以为能瞒过去,没曾想,夫人直接提起了。

    丫鬟不知怎么解释,只得一个劲儿磕头,指望着夫人能绕她一命。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