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大名著文学网
会员注册 会员登录

第370章:回京就办

(快捷键←)[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第370章:回京就办

    黄茹却只是看着丫鬟磕头半晌,等瞧见了青瓷砖上的血迹印子,才淡淡的摆摆手:“起来吧。”

    丫鬟再抬起头时,已是满脸泪痕,额头破开了一个口子。

    黄茹目光淡凉:“你既都听到了,那便说说,你是如何看的。”

    丫鬟不知怎么回答,只能垂着头,委委屈屈的道:“奴婢……当真什么都没听到……”

    “咯噔。”黄茹将茶杯一搁,语气不轻不重:“让你说,便说。”

    意识到夫人生气了,丫鬟不敢违逆,忙斟酌着道:“奴婢……奴婢觉得,那两位大人,是要找那位姓纪的客人。”

    黄茹笑了一声:“这还用你说?”

    丫鬟连忙又磕个头,那磕头声也一如既往的响。

    黄茹有些无趣:“方才那位容大人,提到了什么日子,什么白银,还是对奶娘说的,你可听懂了?”

    丫鬟一听这茬,便顿时闭了嘴,埋着头。

    黄茹原本就是随意一问,却不想竟真的问到了,这便凝起眉继续:“你是知情的?”

    “奴婢……奴婢不知道……”

    “说!”不给她狡辩的机会,黄茹寒声命令。

    丫鬟哆嗦一下,整个身子都在发抖:“奴婢……奴婢也是听人说的,夫人饶命,夫人饶命……”

    “让你说就说,你若说的属实,你的命自然保得住,若胡言乱语,那便……”

    “奴婢说的句句属实,句句属实……”丫鬟连忙保证,这才咬着牙,脱口而出:“那……那日子和银子……若奴婢没猜错,该是……该是……”

    “该是什么?”

    “该是发工钱的日子和……和发工钱。”

    黄茹皱起眉,自己虽然不管家多时,但也知道,发工钱是每月初三,哪里是之前说的那些日子。

    意识到夫人听岔了。

    丫鬟又解释:“不是府里发的工钱,是,是额外的工钱……以,以前老爷还在时,会……会给府里一些人,发一些,别的工钱。”

    别的工钱?

    黄茹挑了挑眉,突然意识到什么。

    “说清楚。”

    那丫鬟很害怕,但话到这里,也不能不说了,便道:“以前老爷,会给府中有功的下人,多一份钱银,比方是……能……能将夫人每日做了什么,说了什么,转达给老爷的,会根据事故大小,给不同的银子……”

    “啪!”

    黄茹面色一寒,顺手手臂一挥,将桌上茶杯挥到地上,摔裂开来。

    “再说!”黄茹语气冷阴极了。

    丫鬟颤颤巍巍的说:“夫人房中的……的小丫头,也传不了夫人什么秘事,都是……都是得些碎银子,但奴婢们都知道,奶娘……奶娘得的多,但这也不光是奶娘卖夫人的消息,奶娘是老爷的人,平日老爷出门……的时候,也都是奶娘在府里头周旋,奶娘……是老爷身边最得力的,钱银就……”

    “最得力的?”不等丫鬟说话,黄茹已经面色铁青一片。

    黄茹万万没想到,竟然还问出了这等消息!

    长久以来,她不信府中任何人,唯独信一个奶娘,却未成想,竟是脑子糊涂,人发了傻。

    那奶娘居然早已被黄觉杨收买,还成了他手下最得力之人。

    讽刺,当真是天大的讽刺!

    每个月都有几百两银子,这是立了何等的功,才给这般多!

    快抵上一家小铺子一个月的收益了!

    黄茹深吸一口气,勉强让自己稳住,没气到肝火。

    为了这样之人大动干戈,伤了自个儿身子,她还没这般傻。

    喘了口气,再看地上跪着的这丫鬟,黄茹问道:“你叫什么?”

    丫鬟老实回答:“奴婢春喜。”

    “春喜……”咀嚼着这个有些耳熟的名字,黄茹却怎么也没想起来。

    春喜犹豫一下,还是自报家门:“奴婢以前……也伺候过夫人,在夫人成亲前,奴婢的姐姐春欢,也是夫人跟前的。”

    若说别人黄茹还没印象,一说春欢,黄茹想起来了。

    春欢便是黄茹以前的丫头,还是娘亲未过世前,为她选的贴身人,只可惜春欢为人死板冷硬,不通人情,在她身边不多的日子,弄得周遭人怨声载道。

    后来黄茹成亲,还寻摸过,将春欢给相公收房,毕竟虽然春欢性子冷淡,但对她这个主子,是一颗心的。

    可是,黄觉杨并不喜欢这个冷冰冰的丫头,最后也没收房,再过了两年,春欢到了年纪,黄茹做主,原本想给她许一个铺子掌柜什么的,可春欢不愿意,最后是与她一个同乡的哥哥好了。

    这几年下来,早已经回了老家,多年没有见过。

    一提到春欢,黄茹脸色柔和了不少,刚刚知道奶娘竟是黄觉杨的人,转眼再提到曾经对自己忠心耿耿的丫头,黄茹一口气好歹上来了,再看春喜的表情,也稍稍宽和些。

    “我记得春欢有个小七八岁的妹妹,你进府,是春欢牵的线?”

    春喜连忙点头:“是,奴婢七岁起便在府里,之前在夫人的院子做三等洒扫,后老爷给夫人身边换了人,奴婢便被指派去了别的院子,这次……夫人清了周遭一些人,才将奴婢又调了回来。

    黄茹看了春喜一会儿,问:“之前,你去了哪个院子?”

    “是小西院。”小西院几乎是个闲散的院子,平日府中不来客人,是做不了什么事了,游手好闲的,成日躲躲懒子,扫扫院子,一个月工钱就入袋了。

    府中丫鬟们没野心的,一个个都想往小西院钻。

    那地方,就适合养老和待嫁的,没什么大风大浪,平日也图个清闲悠哉。

    春喜在小西院几年,日子过得滋润随意,这里头,估摸也有春欢的疏通,或是有些人,看了春欢的面子。

    说到底,春欢十岁进府,可从十一岁起,就被母亲养在身边,直到她出嫁前,母亲才命她来照顾自己。

    想到这上头的关系,黄茹再看这个春喜,眼底又多了些柔和。

    “既是春欢的妹妹,往后,便在我跟前吧。”

    春喜听了,一来确保自己不会被夫人灭口了,二来,也为自己能搭上夫人的大船而高兴。

    要知道,小西院里住的,都是府里上下最有能耐,又看得最透之人,她在小西院这么多年,看似避世而居,实则府中上上下下里里外外,就没有她不知道的。

    就拿奶娘之事来说,便是其他为老爷办事的丫头,也不见得都知道奶娘早就投靠了老爷。

    可春喜在小西院和其他丫鬟姐姐,管事妈妈,却早就一清二楚,也仗着这份多知,春喜并不怎么忌讳再来夫人身边伺候。

    春喜知道,凭自己的聪明,要站稳脚跟也不是多困难。

    看,现在她至少已经得了夫人的青眼,相信假以时日,她的前途,会只上不下。

    同时,想起几天前姐姐的来信,春喜眼中也多了一份认真。

    姐姐春欢,平日与她都没什么书信往来,唯有年节时候,才会托人捎来口信,说两句体己话,再寄点家乡特产过来。

    但这次,姐姐突然来了一信,信中还提到,若是有机会去夫人身边,要她定莫要贪图小西院享乐,而推拒出去,一定要争取名额,到夫人跟前来。

    春喜当时还闹不懂,为何姐姐突然来这样一句话,更不懂,在老爷把持下,这铁桶一般的内院,怎么还有可能,自己能进入夫人身边。

    没成想,才过了两天,就传出老爷遭害的消息,接着,夫人就开始往其他院子招人。

    春喜虽然惊讶姐姐这封不知是巧合还是先知的信,但到底还是遵循姐姐的命令,进了夫人身边。

    眼下,夫人对她上了心,她这头也算没有白磕。

    想到往后能有多少好日子,春喜忍不住心中窃喜,同时也寻摸,过两日也回姐姐一封信,顺道问问姐姐,自己如何,才能在主院最快的稳下来。

    而就在春喜心中百转千回时。

    不远处,黄临的房间内,黄临却已经从自个儿的床褥底下,掏出了一张牛皮卷。

    他将牛皮卷展开,推到桌前,让容棱柳蔚看。

    容棱淡淡的瞥了一眼,柳蔚也看过去,两人在看到上面红色的拓印图时,都闪了闪眼瞳。

    “这是……”柳蔚端起牛皮卷,看了一会儿,突然又看着黄临。

    黄临抿着唇,点点头:“是我身上的,我自己拓印下来的。”

    柳蔚看着黄临。

    容棱眼神也有些深。

    黄临道:“我昨晚试了一晚,我这身上,的确是有很多纹路,我不知道是什么,但看着,像是一张图,但是平日不会显现,这可能与这烙印的工具有关,也不知道是什么刀子在我身上雕的,没个伤疤,没个痕迹,唯独沾了有颜色的东西,才会浮现出一条条的杠。我昨晚在身上涂了猪血,用牛皮卷拓印了一晚,才全部拓印妥当,就是这份,如果你们不信,我可以脱了衣服,你们一一对比。”他说着,真的开始解自己的腰带。

    柳蔚按住他的手,没让他动,却问:“为何这么做?”

    黄临看着她道:“你们不是想要吗?”

    “你不觉得这个东西,来的古怪?”

    黄临点头:“是古怪。”

    又道:“我虽然不知道这东西是谁雕在我身上,又是几时雕上来的,但这东西既然在这儿,便算是天意,我借花献佛,权当多谢两位大人。”

    柳蔚捏着牛皮卷,看向容棱。

    容棱沉默一下,道:“回京就办。”

    柳蔚微笑,点头!
先看到这(加入书签) | 推荐本书 | 打开书架 | 返回首页 | 返回书页 | 错误举报 | 返回顶部